三包衣物

上周第一批物资送完后周间又陆续收到一些陌生朋友捐赠来的衣物,共计三包,今下午已统一送到了“盼望之际慈善项目组”,之前那批物资也是由该项目组统一安排运送到缅甸难民营。

注:该项目组2012年3月16日给缅甸难民发出第五批物资(棉被、毛巾被、蚊帐、衣物、牙膏牙刷、学习用品)共计30包。(我这里收集的物资也在这批物资中)

感谢各位的爱心,愿神纪念那些在灾难和贫乏中的人!
了解近期缅甸难民情况:http://blog.sina.com.cn/goldentriangle99

====================================================

以下是该慈善项目组的介绍:

项目进行理念:和灾区人民一同经历爱与被爱的过程
发放物资的原则:根据爱、灾区、需要

目前已经开展和将持续开展的项目:
1、 对孤老、孤残、孤儿、特困家庭等不具备劳动能力和十分弱劳动能力的家庭进行基本生活补贴,即每家每年500元人民币的补贴
2、对困难家庭的中学、小学学生进行学习补贴、目的是减轻其家庭的压力,促使其能够完成9年基本教育的学习
3、物资发放:除已经开展的攀枝花、凉山州和云南元谋灾区和困难山区的新旧衣服、棉被等物资的长期援助之外,也将根据事态的发展和需求,对云南境内的地区进行稳定的援助
4、公共卫生宣传:我们已经在凉山州地区开始了一个前期的铺垫,在简单的卫生信息方面进行了小范围的宣传,拟定此项将继续寻找专业的人士去到上述地区,根据其生活中的习惯等编辑适合当地人的简易卫生常识

项目计划:
1、开展支教计划:在教师资源、教材资源、等方面进行帮助
2、开展小菜园项目:因理念和技术气候等多种因素,导致当地居民长期无新鲜蔬菜可以食用,因此计划购买对地区、气候等要求不强的菜种,到当地与我们的各村向导合作示范,并逐渐推广
3、开展微型图书阅览室计划:在各个村庄建立50-100种农业、养殖、公共卫生等方面特殊易懂的技术类书籍
4、寻求资源开展农业等技术辅导
5、根据单亲家庭孩子多的特殊情况,将计划开展初级心里辅导,目的是促使孩子有个正确的积极的人生观价值观和良好的健康的人际关系

援助地点:凉山州、攀枝花、元谋、武定、禄劝、缅甸难民、福贡孤儿、寻甸,大理、临沧麻疯村、马龙,昆明流浪人员、民工子女辅导站

更多详情请访问“盼望之际慈善项目组”的博客:http://wlzjzys.blog.163.com/

第一批物资

在发出《吁请:救助缅甸难民爱心行动》的博文之后得到许多人的响应。今下午刚从各处收集完第一批物资,近期准备发往盈江地区。感谢大家的奉献!

物资塞了大半车,主要是衣物,也有部分蚊帐。最后整理成几个大的编织袋和箱子。
这批捐赠物资一部分来自昆明两间家庭教会,一部分来自我个人收集来的主要是昆明的艺术家朋友们的捐助,另外还有几个陌生人在网上看到我的博文之后联系捐赠的。期间有几位昆明以外教会同工跟我联系,我就直接把盈江地区的联系方式给他们了。

====================
2012/3/17 补记:这批物资统一送到了“盼望之际慈善项目组”,该项目组统一安排汇集各处捐赠物资运送到缅甸难民营。该项目组2012年3月16日给缅甸难民发出第五批物资(棉被、毛巾被、蚊帐、衣物、牙膏牙刷、学习用品)共计30包。我这里收集的物资全部在这批物资中。
====================

目前我看到衣物的捐助是比较积极的,因为这也是最方便的一种方式。不过目前在药物、食品等方面的需求量还是很大也很急,加上云南连续干旱三年,食品和饮水问题比较严峻。这需要大家奉献金钱,以便当地采购。如果读到这篇文章有意做金钱奉献的,请与我联系,我会提供当地联系人账户(钱不过我手)。

目前我这边暂停收集衣物,等当地有需要的时候我会再跟大家吆喝的。如果你家已经有多余的衣物,可打包搁着,需要总是有的,我可以联系其他地区这方面的需要(比如贫困地区、某些民族地区、山区等)。

这只是一次很小也很实际的捐助行动,得到许多朋友的支持和赞美,我只想说,实在不是我们自己有什么美德可夸,如果有,那也是美善的上帝形象在我们心中残存的痕迹吧。

Transport-materials01

Transport-materials02

时间管理工具Toggl

在网络上发现一款新的时间管理的在线工具Toggl。用了几天,发现很有意思,对我比较有帮助。

一般时间管理都是按日历来进行,比如google日历,方便各种日程和任务安排。但很多时候会发现,计划许多事情要做,最后真正完成的只有那么几样,有的往后推,有的不了了之。而Toggle则专注在“当下”,而非“整体计划”,它为每一个任务赋予一个跑表,用Toggl自己的话说是“时间追踪工作(Time tracking that works)”。

如此一来可以更直观地看到时间的流逝,更专注在手上正在进行的工作,有一种紧张感。这对我这种大量工作需要在电脑和网络上进行的人来说有个好处,我在电脑上有个不好的毛病,就是分心,比如正在写一个邮件或文章,写着写着就去看微博或新闻去了,晃了阵又回来继续,有时在电脑上花大量时间也不知道怎么一天就完了。用这个工具之后发现可以帮助我及时专注在眼前正在做的事。比如下面这张图表可以说明我是如何使用时间的(有选择地记录我的时间任务)。

Toggl

因此对我来说在时间管理上大约有4点帮助:

1,对手上工作更专注,因此也更有效率;

2,对任务和时间产生界限意识,把工作、私人事务和娱乐分清;

3,对时间产生管理意识,把一些模糊、无目的和浪费的时间节省起来塞进更具明确任务的项目中(通过项目命名和tag命名可以定义如何使用时间)。

4,最后通过报表,还可以看到自己的时间都是怎么花去的,原以为只是偶尔无聊或踹口气在网络上闲逛,原来会花去那么多的时间。因此可以有意识地调整自己在某些方面的时间。

Toggl分免费版和专业版,免费版其实也够简单使用了,只是需要和如日历这样的整体日程规划工具搭配使用。

在这里注册使用Toggl:http://bit.ly/zP1oeg

昆明创库着火了(图片+视频)

中午12点半左右和XR开完会,留意到办公室的灯泡一闪一闪的好一阵,我琢磨是开关坏了,又重新开一下,还是一样。出去看看楼下画廊里的射灯,整个空间也是忽明忽暗,像是电压非常不稳定,我第一反应是去把电脑等电器关了,以免烧掉。这时突然看到加里森(诺地卡邀请来的美国进驻艺术家Jonathan Aumen)急匆匆跑进来让我赶紧给唐志冈挂电话,说他楼上胡俊工作室着火了,我冲出去一看,黑烟正从三楼屋顶缝往外串。赶紧通知诺地卡的人关电源,离开画廊,给唐挂电话。好几个人都在拨火警……

胡俊很着急打来电话了解情况,他正在呈贡大学城上课,丢下学生往回赶……

火势很快越发汹涌,浓烟滚滚,很刺鼻的味道,还不停传来爆炸声,石棉瓦四溅,不敢轻易上去。大伙抱着灭火器到处跑,确定各种可能性和应对方案……

消防车赶来,找水源……

加里森是这次发现火灾最早的艺术家,他正在画室画画,在失火的画室对面一栋楼,很近,一个楼道的距离。他闻到刺鼻的味道,听到噼里啪啦的声音,就出去看,然后就跑来告诉我,让路人报火警。他跟我要了一把钉锤,让我告诉老唐,他要砸门救画,那些画可是价值连城啊。后来老唐的好些大幅作品被营救出来,还好,最后没有烧到老唐那儿。但加里森的表现相当优秀,所有人都称他英雄,媒体把他围的团团转。

20111130080
加里森(Jonathan Aumen)把老唐的画救到自己工作室摆着

20111130081
加里森发现起火的时候正在画画,这张画的乌云似乎是在预言这场屋顶的火光之灾,我们都为此惊叹不已。

大约两点左右大火被扑灭,消防人员进去勘察,具体原因尚无定论。不过这种老房子本来就比较危险,加之油画材料十分易燃,木料、亚麻布、颜料、各种油。当然,很多人都猜测是电线老化引起的,这个中国最早也最懒散的艺术社区。还好,火灾只是吞灭了一层楼。

最后看到其实胡俊的工作室只是烧到了一面墙,大家开始都误以为是他工作室着火,因为在街上只看得到他的屋顶在冒烟。损失惨重的是隔壁苏斌那间画室,连屋顶都没了。不过听毛老师说,他最好的作品都运出去展览了,还好还好。

当时我们做了最坏的打算,如果烧到诺地卡,除了撤离,什么也不能做。在火势越演越凶的时候,有人祈祷说,主啊,若不是你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劳力,若不是你看守城池,看守的人也枉然警醒。但愿这次火灾成为艺术家们的祝福。

我就在想,我们一群艺术家和文化工作者在这里究竟要做什么呢?价值连城辛苦经营的画作分分钟被烧得不见踪影,十年的耕耘也可以瞬间化为乌有。其实我们一直以为踏实和拥有的事物和意义,原来那么轻易就失去了。那么人活着和工作是为了什么呢?如果没有永恒,这一切难道不是一个玩笑么?

用手机拍摄的现场视频:http://v.youku.com/v_show/id_XMzI3NzY4NTgw.html

loft-fire03

loft-fire04
加里森砸开老唐工作室用的钉锤和灭火器

20111130073

20111130082

20111130077

20111130078

20111130084

=========以下图片来自网络=========

fire

fire5

fire4

fire3

荒凉的房子

匆忙中回了趟重庆,看父母,看即将被拆除的建筑,不是国家文物,是承载记忆的一栋栋荒凉的房子。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有这样的情结,在思绪飘溢甚至是在梦里,就好几次想起小时候在表哥家过暑假的日子,小孩子总喜欢跟大孩子玩,特崇拜似的,总能在他家里捞出一摞一摞的卡通书、港台流行乐卡带、健美杂志,去他就读的学校看看会很满足。也常常想起那时好几个大家庭在节日时聚集在一起,闹哄哄的,乌烟瘴气,大人打麻将,小孩儿自己玩自己的。那时没有电话,如果看到谁快到开饭时间还没来,或者有什么口信要捎给哪个亲戚,就派小孩儿跑腿,谁都不愿意去,一去就是个把小时,但去的有奖励,最后会评出这家里谁最喜欢走路,谁最懒,遗憾我小时候好像并不喜欢走路。然后吃完饭小孩得送婆婆去乘车,也是一段路,这个责任一般由家里的长子来完成。我在家族里的小孩中排在中间,也没我的事。我并不擅长逗趣耍嘴皮子,也不懂得搞关系,他们夸人聪明的时候从来与我无关,所以我只能成为一名观察员,一直到今天,曲终人散,人去楼空,各家根据各自的收入情况迁入了新兴小区,来往越来越少,童年一起长大的孩子们也几乎没有来往。我又回去那间屋子看看,看能否闻到当年的气味,侦查那些似懂非懂的蛛丝马迹。

在空楼里细细打量,卫生间、厨房、阳台、壁橱、角落、隔壁邻居,楼上楼下……算是把一些碎片的记忆串在了一起,算是喂饱了混沌饥饿的记忆。

原来,小时候那么熟悉的房间竟然那么小。

原来,每一栋房子每一块地,都要如此荒凉,不再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