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个人随笔 | Personal Text

作者个人生活杂记与随笔

sabayan-calligraphy

本博荣获题字

这幅篆书版的“撒把鹽”由冯贤波创作。据介绍,“鹽”这个汉字是到汉代才出现,之前写“鹽”都一直沿用“卤”字,这也是繁体的“鹽”由“卤”构成的原因。今天不少人看到繁体“鹽”,也会念成“卤”。

Continue Reading
three-bags-clothing

三包衣物

上周第一批物资送完后周间又陆续收到一些陌生朋友捐赠来的衣物,共计三包,今下午已统一送到了“盼望之际慈善项目组”,之前那批物资也是由该项目组统一安排运送到缅甸难民营。 注:该项目组2012年3月16日给缅甸难民发出第五批物资(棉被、毛巾被、蚊帐、衣物、牙膏牙刷、学习用品)共计30包。(我这里收集的物资也在这批物资中) 感谢各位的爱心,愿神纪念那些在灾难和贫乏中的人! 了解近期缅甸难民情况:http://blog.sina.com.cn/goldentriangle99 ==================================================== 以下是该慈善项目组的介绍: 项目进行理念:和灾区人民一同经历爱与被爱的过程 发放物资的原则:根据爱、灾区、需要 目前已经开展和将持续开展的项目: 1、 对孤老、孤残、孤儿、特困家庭等不具备劳动能力和十分弱劳动能力的家庭进行基本生活补贴,即每家每年500元人民币的补贴 2、对困难家庭的中学、小学学生进行学习补贴、目的是减轻其家庭的压力,促使其能够完成9年基本教育的学习 3、物资发放:除已经开展的攀枝花、凉山州和云南元谋灾区和困难山区的新旧衣服、棉被等物资的长期援助之外,也将根据事态的发展和需求,对云南境内的地区进行稳定的援助 4、公共卫生宣传:我们已经在凉山州地区开始了一个前期的铺垫,在简单的卫生信息方面进行了小范围的宣传,拟定此项将继续寻找专业的人士去到上述地区,根据其生活中的习惯等编辑适合当地人的简易卫生常识 项目计划: 1、开展支教计划:在教师资源、教材资源、等方面进行帮助 2、开展小菜园项目:因理念和技术气候等多种因素,导致当地居民长期无新鲜蔬菜可以食用,因此计划购买对地区、气候等要求不强的菜种,到当地与我们的各村向导合作示范,并逐渐推广 3、开展微型图书阅览室计划:在各个村庄建立50-100种农业、养殖、公共卫生等方面特殊易懂的技术类书籍 4、寻求资源开展农业等技术辅导 5、根据单亲家庭孩子多的特殊情况,将计划开展初级心里辅导,目的是促使孩子有个正确的积极的人生观价值观和良好的健康的人际关系 援助地点:凉山州、攀枝花、元谋、武定、禄劝、缅甸难民、福贡孤儿、寻甸,大理、临沧麻疯村、马龙,昆明流浪人员、民工子女辅导站 更多详情请访问“盼望之际慈善项目组”的博客:http://wlzjzys.blog.163.com/

Continue Reading
materials

第一批物资

在发出《吁请:救助缅甸难民爱心行动》的博文之后得到许多人的响应。今下午刚从各处收集完第一批物资,近期准备发往盈江地区。感谢大家的奉献! 物资塞了大半车,主要是衣物,也有部分蚊帐。最后整理成几个大的编织袋和箱子。 这批捐赠物资一部分来自昆明两间家庭教会,一部分来自我个人收集来的主要是昆明的艺术家朋友们的捐助,另外还有几个陌生人在网上看到我的博文之后联系捐赠的。期间有几位昆明以外教会同工跟我联系,我就直接把盈江地区的联系方式给他们了。 ==================== 2012/3/17 补记:这批物资统一送到了“盼望之际慈善项目组”,该项目组统一安排汇集各处捐赠物资运送到缅甸难民营。该项目组2012年3月16日给缅甸难民发出第五批物资(棉被、毛巾被、蚊帐、衣物、牙膏牙刷、学习用品)共计30包。我这里收集的物资全部在这批物资中。 ==================== 目前我看到衣物的捐助是比较积极的,因为这也是最方便的一种方式。不过目前在药物、食品等方面的需求量还是很大也很急,加上云南连续干旱三年,食品和饮水问题比较严峻。这需要大家奉献金钱,以便当地采购。如果读到这篇文章有意做金钱奉献的,请与我联系,我会提供当地联系人账户(钱不过我手)。 目前我这边暂停收集衣物,等当地有需要的时候我会再跟大家吆喝的。如果你家已经有多余的衣物,可打包搁着,需要总是有的,我可以联系其他地区这方面的需要(比如贫困地区、某些民族地区、山区等)。 这只是一次很小也很实际的捐助行动,得到许多朋友的支持和赞美,我只想说,实在不是我们自己有什么美德可夸,如果有,那也是美善的上帝形象在我们心中残存的痕迹吧。

Continue Reading
toggl-logo

时间管理工具Toggl

一般时间管理都是按日历来进行,比如google日历,方便各种日程和任务安排。但很多时候会发现,计划许多事情要做,最后真正完成的只有那么几样,有的往后推,有的不了了之。而Toggle则专注在“当下”,而非“整体计划”,它为每一个任务赋予一个跑表,用Toggl自己的话说是“时间追踪工作(Time tracking that works)”。

Continue Reading
fire2

昆明创库着火了(图片+视频)

中午12点半左右和XR开完会,留意到办公室的灯泡一闪一闪的好一阵,我琢磨是开关坏了,又重新开一下,还是一样。出去看看楼下画廊里的射灯,整个空间也是忽明忽暗,像是电压非常不稳定,我第一反应是去把电脑等电器关了,以免烧掉。这时突然看到加里森(诺地卡邀请来的美国进驻艺术家Jonathan Aumen)急匆匆跑进来让我赶紧给唐志冈挂电话,说他楼上胡俊工作室着火了,我冲出去一看,黑烟正从三楼屋顶缝往外串。赶紧通知诺地卡的人关电源,离开画廊,给唐挂电话。好几个人都在拨火警…… 胡俊很着急打来电话了解情况,他正在呈贡大学城上课,丢下学生往回赶…… 火势很快越发汹涌,浓烟滚滚,很刺鼻的味道,还不停传来爆炸声,石棉瓦四溅,不敢轻易上去。大伙抱着灭火器到处跑,确定各种可能性和应对方案…… 消防车赶来,找水源…… 加里森是这次发现火灾最早的艺术家,他正在画室画画,在失火的画室对面一栋楼,很近,一个楼道的距离。他闻到刺鼻的味道,听到噼里啪啦的声音,就出去看,然后就跑来告诉我,让路人报火警。他跟我要了一把钉锤,让我告诉老唐,他要砸门救画,那些画可是价值连城啊。后来老唐的好些大幅作品被营救出来,还好,最后没有烧到老唐那儿。但加里森的表现相当优秀,所有人都称他英雄,媒体把他围的团团转。 加里森(Jonathan Aumen)把老唐的画救到自己工作室摆着 加里森发现起火的时候正在画画,这张画的乌云似乎是在预言这场屋顶的火光之灾,我们都为此惊叹不已。 大约两点左右大火被扑灭,消防人员进去勘察,具体原因尚无定论。不过这种老房子本来就比较危险,加之油画材料十分易燃,木料、亚麻布、颜料、各种油。当然,很多人都猜测是电线老化引起的,这个中国最早也最懒散的艺术社区。还好,火灾只是吞灭了一层楼。 最后看到其实胡俊的工作室只是烧到了一面墙,大家开始都误以为是他工作室着火,因为在街上只看得到他的屋顶在冒烟。损失惨重的是隔壁苏斌那间画室,连屋顶都没了。不过听毛老师说,他最好的作品都运出去展览了,还好还好。 当时我们做了最坏的打算,如果烧到诺地卡,除了撤离,什么也不能做。在火势越演越凶的时候,有人祈祷说,主啊,若不是你建造房屋,建造的人就枉然劳力,若不是你看守城池,看守的人也枉然警醒。但愿这次火灾成为艺术家们的祝福。 我就在想,我们一群艺术家和文化工作者在这里究竟要做什么呢?价值连城辛苦经营的画作分分钟被烧得不见踪影,十年的耕耘也可以瞬间化为乌有。其实我们一直以为踏实和拥有的事物和意义,原来那么轻易就失去了。那么人活着和工作是为了什么呢?如果没有永恒,这一切难道不是一个玩笑么? 用手机拍摄的现场视频:http://v.youku.com/v_show/id_XMzI3NzY4NTgw.html 加里森砸开老唐工作室用的钉锤和灭火器 =========以下图片来自网络=========

Continue Reading
zhengxu-art2

怀念郑旭老师

从善文的博客上得知郑旭老师离世的消息,2011年6月18日上午。 郑旭:著名画家、云南绝版木刻的创始人。 当一个人出席某种重要场合时需要如此介绍。这样一种称谓,也可用来作为一个人离开这个舞台,进入另一个剧场的介绍词。尽管,那个剧场其实并不需要这样的开场白。 郑旭老师是我学版画时的第一位老师,我也是他最后教的一届学生。后来没教多久,因为身体的缘故,就没继续教下去。再也很少见到他,只是常常听说这是一位非常具有传奇色彩的优秀画家和老师。倒是常常在学院图书馆见到在那儿工作的左老师,郑旭老师的妻。一幅常常笑逐颜开的模样,总是很乐意帮忙,我们班好几位同学都与她很熟。很难想象,她服事自己病重的丈夫那么多年,却不见消沉的面孔,即使在最后的时刻——至少在人前是如此。 更难想象,在这位行动困难、走路东倒西歪的病人面前,他身后竟然有那么多的荣誉,学生时代的我很难理解这样一种“不公平的命运”。人们会拿这位在全国美展靠版画拿金奖的才子和同时代靠油画拿金奖的才子罗中立相提并论,不是比才艺,而是比荣誉之后的命运。然而命运真是比不得的,每个人从造物主那里领受的不一样,成就的就不一样,留给世人自然也不一样。有人以自己的成就来激励别人,有人以自己的失败来安慰别人,前者获得众人尊敬和崇拜,后者获得人们的爱戴与怜惜。 善文在悼文中如此写道: 他二十多睡岁就才华横溢,他二十多岁就摘取全国美展的金奖,他实现云南零的突破。他四十多数就小脑萎缩,从一个足球场上的健将,到走路失去平衡,到失语。他见证自己,这颗躯体,衰退的过程。他见证着自己。见证和理解着自己的能和不能。 能和不能到底意味着什么,我想,不只是成功与失败。有时,我们仅存的那点能力,或许就是为了说出我们的无能为力,说出生命的有限,由此进入永恒盼望的开始。人在无所不能时,真是不会懂得盼望的。盼望只为绝望者而预备。 几个月前,我曾代表我们班去医院探望郑旭老师,我很怀疑他压根不认识我了,我们只是十年前短暂的谋过面,何况他学生桃李满天。他躺卧病床带着呼吸机,认真看了我一眼,吃力地点点头,左老师高兴地翻译说,他认识你。 在病房跟左老师还有他们女儿交流了一下,也鼓励他们要有信心。那几日,云南版画界的许多人都来过病房,他们都意识到情况并不妙,都说是来见最后一面的。但没过几天,挂电话过去,得知已经出院了,我以为会越来越好,本来答应要再去看望他的,后来也淡忘了……直到今日。 遗憾终归是遗憾,这样的遗憾总归还会有好几回吧,谁叫我们是人呢。倘若最大的遗憾是人与人不能见最后一面,是心有余而力不足的牵挂,那么我们有理由说,最大的盼望就是人与人能在永恒中相遇,在人所不及的迷失与伤痛处,被造物主得着和医治,不是吗? 以下推荐两篇有关郑旭老师的文章,都是善文写的,特别纪念。 延伸阅读: 《向郑旭提出的十二个书面问题与回访》 《云南版画——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以下是郑旭的部分版画作品: 《为了绘画的鱼形》,绝版套色木刻,尺寸:36×45cm 《满是植物与鱼》,套色木刻,尺寸:45×50cm 《鱼 镜心》,绝版套色木刻,尺寸:44×60cm 《鱼 镜心》,绝版套色木刻,尺寸:36×45cm 《染.拉怙风情之一》  绝版套色木刻 57X70CM  1984 第六届全国美展金奖 中国美术馆收藏 《偶像的崇拜》绝版套色木刻,尺寸:45×40cm

Continue Reading
磁器口

荒凉的房子

在空楼里细细打量,卫生间、厨房、阳台、壁橱、角落、隔壁邻居,楼上楼下……算是把一些碎片的记忆串在了一起,算是喂饱了混沌饥饿的记忆。原来,小时候那么熟悉的房间竟然那么小。原来,每一栋房子每一块地,都要如此荒凉,不再纪念。

Continue Reading

Powered by WordPress. Designed by Woo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