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共和国:乌普萨拉文化节上的集体作品

我们在林奈的植物园里安排一个帐篷,名为“植物共和国”,观众进去之前需要通过相关申请手续,比如回答一些匪夷所思的问题,保证尽快出来不滞留等。我将我的吹纸的作品延伸了一下,要求每个进去的观众吹起那些申请材料的纸,如果吹不起来就不允许入内,因为植物国里空气稀薄,肺活量不够难以生存。

Continue reading »

绘画即行动

斯德哥尔摩现代艺术博物馆的另一个展览是关于整个行动绘画的发展历史,从上世纪50年代维也纳行动派赫尔曼•尼奇(Hermann Nitsch)让人震惊的献祭仪式,到波洛克的滴洒绘画、克莱因人体拓印,再到东方书法,还有蔡国强的火药绘画,十分丰富地呈现了行动绘画发展的历史和多样性。有狂躁不安的行动,也有精微经营的极简风格;有身体行动绘画,也有机械自动绘画。展览名为“迸发!”(Explosion!),副标题:绘画即行动(Painting as Action)…

Continue reading »

柚子:小野洋子的事件乐谱

在斯德哥尔摩现代博物馆参观了几个重量级展览,一是小野洋子的事件乐谱及录像作品展“柚子”,另一个是行动表现主义绘画展“爆炸”(explosion),还有毕加索与杜尚的展览“他错了”。我将分作几篇博文分别发布出来,与大家分享。这里是关于小野洋子的展览,展出了好些录像作品、事件乐谱、手稿等,其中包括著名的“柚子”书,不同时期“剪衣服”的表演录像等等。

Continue reading »

“桥梁II”在乌普萨拉

瑞典中部已经开始有入秋的意思,森林的绿色不像南部那么润,稍显从盛夏走过来的疲惫。乌普萨拉这座古老的大学城开始活跃起来,游客离去,学生返校,学生、教授、表演团、艺术家,一路匆匆疾走。下火车后拎着行李直接被送到乌普萨拉博物馆和布鲁豪斯博物馆(Bror Hjorths Hus),分别看场地,与馆长会面,谈空间布局。拿到一张两周密集的日程表,布展、聚餐、开幕式、工作坊、座谈会、出行……

Continue reading »

在森林里

下午去森林里采蘑菇,最后女士们“全副武装”采蘑菇,一会儿就采了五公斤“皇后菇”,欢快而归。我随丽斌往山上密林里爬,拍摄他的行为作品。突降阵雨,我俩站在半山坡长满厚厚苔藓的岩石上,撑一把伞,电闪雷鸣,兀立站着纹丝不动,分不清是人还是树。明天就要离开这座小镇,前往乌普萨拉。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