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滔:北欧旅行随笔(二)

离开马尔默,我们坐上火车,火车结束后又转了两趟汽车才来到玛丽安娜隆德,这是个非常理性的村庄,理性得只有大自然及汽车来往的声音。这里非常安静、有序,安静得甚至没有多余的人在路上行走,我和罗菲每天在路上走来走去,轻而易举就获得了马路占有率第一的好成绩。

Continue reading »

薛滔:北欧旅行随笔(一)

直到今天,我才开始为大家讲这个故事,在之前的几天时间里,我一直在消化它,它给我的感触太深,以至于我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中国最早的文明,居然是瑞典人发现的,这个事实超越了我来瑞典的所有准备,我一时手足无措……

Continue reading »

漫游在无尽的河床

我从埃利亚松的“河床”上拾回一块来自冰岛的火山石,希望借此我可以继续游走在那崎岖的河床上,倾听那清澈的穿透心灵的潺潺水声,从每一块石头上看见启示。风随着意思吹,随着风,我们继续追寻那河流的源头和将要去的地方。

Continue reading »

北欧微信日志集2014

丹麦路易斯安娜美术馆正在展出冰岛艺术家奥利弗尔·艾利森Olafur Eliasson的大型场景装置“河床”,美术馆一半空间被改造成崎岖的河床,一条涓涓细流悄无声息源源不断从高处流淌下来,人们都想跋涉去到源头,或者在途中坐在火山石上休息片刻。

Continue reading »

拜访托马斯·特朗斯特罗默的蓝房子

特朗斯特朗姆今年八十一岁高龄,他在九十年代初患脑溢血,之后半身不遂,右手悬在胸前,柔柔的,两根指头微微撅起,像一墩美妙的佛手。老先生慢慢从台阶上挪下来,我们想扶一把,莫妮卡说他可以自己来。坐上轮椅,笑眯眯地,满足地看着远道而来的客人。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