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与偶发

回复一条评论,主要谈及行为艺术中的偶发因素,以及观众的娱乐方式:

1,我并无藐视普通观众的意思。我指的匮乏不是一无所有的那种匮乏,而是缺乏以心灵的真诚来回应现实的能力(无论是一件行为艺术或其他事件),反而被娱乐节目的方式潜移默化:书写成为一种表演,语言表白成为相互比拼的笑料,同时对意义失去了信心。

2,我对娱乐并不全盘否定,但却是十分警惕,特别是当下中国社会普遍存在的娱乐精神及其方式。

Read More: 731 Words Totally

Continue reading »

缠什么禅?!

整理档案资料的时候找到一盘6年前的DV带,里面记录着我参加“焦虑与保留”展时做的行为“缠什么禅?!”。

我事先用采访机录制好一段反复的人音“禅什么缠”,表演过程中一直在理清一堆杂乱如麻的鱼线,理顺的部分缠到那部采访机上,直到用鱼线将声音掩盖住。过程中鱼线缠到我身体上,最后用剪刀剪开才得以脱身。

“缠什么禅?!”翻译为“Tied Up In Meditation, Meditation Tangles?!”,一个美国艺术家的点子。我觉得翻得挺好。

Read More: 393 Words Totally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