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创作手记 | Artists Notes

艺术家的创作手记

pledge01

“誓言”书写现场

今天的作品名为“誓言”,方案是这样: – 在三本作文本上写满“我再也不笑了”,然后寄给我初中的英语老师。 – 写完大概需三十个小时,总共六万字,其中重复书写“我再也不笑了”一万次。 相关说明: – 我初一上英语课喜欢嬉笑,屡教不改,被英语老师罚写三本“我再也不笑了”,从此之后认真听课,英语成绩大幅提高,名列前茅。 – 那位英语老师是一位姓赵的年轻女教师,可能她早已不在我所就读的初中任教,不过,我仍会把这三本作文本寄到我就读初中的英语教研室,收件人是赵老师。 – 我会在信中留下我的作品说明和联系方式,期待有人回复。 我下午两点多就进展厅开始写字,比想象的进展缓慢很多,写了两页字就开始潦草起来,没多久手就酸疼,心里开始恶心,而且很快就饿了。 开幕式上很多观众围观议论,认为我是在无声地抨击当下的教育制度。也有的朋友以为我今后再也不笑了,就想方设法逗我,于坚老师在旁边看了很久,悄悄绕到背后挠我痒痒,得意地说:“笑了!笑了!!”还有人认为我受到的伤害太深,有心理阴影,认为我是想报复。我就突然想到马太福音里耶稣说的这段话: 只是我告诉你们,不要与恶人作对。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 有人想要告你,要拿你的里衣,连外衣也由他拿去。 有人强逼你走一里路,你就同他走二里。(太5:39–41) 英语老师当年罚我写三本,我如今加上以前写的总共写了六本给她。算不算同“恶人”走二里路呢? 感谢今天给我拍照和录像的雷姐、羊还有骨折,以上图片是他们拍的。 展览开幕式接近尾声,九点半的样子,手实在酸疼得不行,起来休息,跑去喝点饮料找朋友聊两句,十分钟不到的功夫,就有一些观众坐到我的椅子上,开始认认真真一页一页地翻看,然后就掏出笔来帮我写了。我一开始想阻止,后来想想算了,这也是作品的一部分。不过很快情况就发生了变化,刚开始他们只是帮我写“我再也不笑了”,接下来他们就自由发挥,诸如“我要笑了”、“我笑了,你哭吗?”、“他妈的你咋个整?”……他们开始打情骂俏说粗口,甚至他们开始写“罗菲我爱你”,我就站在旁边拍照拍录像,他们一边写一边议论罗菲是谁。后来一个伙子写“关爱不爱你?!”,又补充到“关温爱你!”。我问关温是谁啊?他说温是他老婆,关是他自己。他们边写边念着作品的题目“这是誓言哦!”,真荒诞的场景。最后要收摊的时候,一位漂亮女子又坐下来,掏出一枚印有中国福利彩票字样的圆珠笔,郑重其事地写了一页“我是狐狸精”。我问她为何写这个?她说就想写这个。突然觉得,他们这伙人应该去注册一个微博帐号,没事可以瞎唠叨,或者去注册一个兜售隐私的网站,一定会喜欢。他们的介入让我的作品发生了很大改变,这种改变不是在原计划上丰富,而是直接消解掉原来的理念,我不可能把这些内容寄到学校,那就成了恶搞,不是观念艺术。可以想象许多人没有什么机会这样认真地瞎玩,但这样的场景却让我想起哥本哈根海边一群中国游客猥琐地捧着美人鱼雕塑的乳房在一起合影留念,他们的确为作品添加了今天的涵义,艺术也为他们提供快乐的想象,不过,心灵里深刻的匮乏却昭然若揭,缺乏文化训练和民主表态机制下的人们,在他们有权利表达的时候,他们只是想到了娱乐娱乐再娱乐。 这些素材我都收藏起来,今后展出这件作品的时候,会很有意思。字还没写完,回到家继续奋斗,9月1日开学前完成寄去就好,整个过程我都会记录下来,期待更多意外的惊喜。

Continue Reading

缠什么禅?!

整理档案资料的时候找到一盘6年前的DV带,里面记录着我参加“焦虑与保留”展时做的行为“缠什么禅?!”。 我事先用采访机录制好一段反复的人音“禅什么缠”,表演过程中一直在理清一堆杂乱如麻的鱼线,理顺的部分缠到那部采访机上,直到用鱼线将声音掩盖住。过程中鱼线缠到我身体上,最后用剪刀剪开才得以脱身。 “缠什么禅?!”翻译为“Tied Up In Meditation, Meditation Tangles?!”,一个美国艺术家的点子。我觉得翻得挺好。 这两天整理录像资料也留意到,这件作品和去年的“盲点”其实蛮像,看上去都很“无解”,一个源自对禅宗的理解,一个源自对神秘主义的体验,前者通过“禅”的谐音“缠”让二两拨千斤的智慧(禅)无解,后者通过反复书写“光”,让“光”走向黑暗,都带着颠覆的意味儿。 视频片段: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g0MDcxNjE2.html

Continue Reading
Blind-Spot6

行为作品《盲点》

行为表演《盲点》 表演者:罗菲 2009年9月28日晚8点30分,行为持续约15分钟 昆明TCG诺地卡画廊 说明:我用一张A4尺寸的白纸遮住脸,用舌头顶着纸前行并爬上人字梯,过程中纸张滑落地面数次,拾起来放在舌头上继续。待爬到梯子顶上,将纸顶到聚光灯下,随后纸张再次滑落地面,我将脸部贴到聚光灯下并凝视强光约2分钟直到眼睛和皮肤难以忍耐,眼前几乎黑暗,然后爬下梯子,在那张纸上反复书写“光”字,直到将A4纸全部写黑,行为结束。 摄影:阿辉 有关该作品的更多文字介绍>>>

Continue Reading
Blind-Spot7

关于“盲点”

Alfred Vaagsvold开展前三小时问我,是否愿意在他开幕式上表演我去年在瑞典做的那个行为,我楞了下,因为那件作品绝对不可能在中国表演的,调整方案,仅剩三个小时,心里琢磨了下,或许可以吧,也想借此提升这件作品的质量,因为去年的表演自己不太满意,于是答应了。也算是对自己一年一件小样的交差。 立即查看调试现场可用的道具,删除原作品中的画面,删除爬到梯子上的说话,为白纸重新拟定含义,方案在开幕前20分钟基本确定下来。 我用一张A4白纸遮住脸,用舌头顶着纸前行并爬上人字梯,过程中纸张滑落地面数次,拾起来放在舌头上继续。待爬到梯子顶上,将纸顶到聚光灯下,随后纸张再次滑落地面,我将脸部贴到聚光灯下并凝视强光约2分钟,直到眼睛和皮肤难以忍耐,眼前几乎黑暗,然后爬下梯子,在那张纸上反复书写“光”字,直到将A4纸全部写黑,行为结束。 表演大致与我之前的设想一致,根据现场气氛适当调整,比如纸张在舌头上滑落的情况,以及在书写到后面部分,我也和观众一样,有点开始按奈不住,琢磨着:是大致写黑就可以,还是需要完完全全写黑,如果是前者,那我需要拿着满是墨的纸重新盖在脸上,爬上梯子,那接下来呢?那张纸最后如何处理是这个行为的关键,如何处理它意味着我将赋予它什么样的意义,这也是我和Alfred商量的时候一致认同的。开始都是简单的想法,比如撕掉、烧掉、归还原处、随风而去……但这些都不能让整个行为亮起来,要么有太刻意的强制性,缺乏过程感,要么有点太随便的感觉,缺乏触动的地方,我觉得对这张纸的处理必须是让整件行为作品的含义最后显影完全的过程。否则,这张纸就是多余,这件作品就有点语焉不详。 最后行为做完,自己还是比较满意,气氛也非常好。我看到了自己四年来的一个突破,就是在政治和宗教语言受限的时候,艺术语言开始生长,而这种生长反过来,丰富了整体的含义。 其实有关这件作品的含义,我在做之前自己也是模糊的,在做的过程中以敏锐的心去察觉它,这同时牵引表演的进展,在做完之后与他人的交流中,在反复的表达中才显明出来。 总有一种光,就是我们未曾见过的光,极为强烈,当我们面对它的时候,不是让我们看到更多,而是让我们看到更少,以至于什么也看不见,眼前一片黑暗,我们在这个时候或许会惊慌失措、焦虑、颠覆、毫无办法,这黑暗不是因为没有光,而是因为我们正在面对那光。这样的体验不只是感官的,更是心灵的,如同前往大马士革的扫罗在强光下跌下马匹瞎眼的经历。 有关《盲点》行为的更多图片

Continue Reading

谈洗脚与圣艺术

“洗脚”系列的行为图片今年有幸参加了北京的复活节艺术展,前几日有机会和岛子老师等弟兄分享为人洗脚的经历与感动。他认为,这件作品作为圣艺术样式,已经具备基本特征,作者由圣灵感动,并在创作过程中经历圣灵,最终通过朴实直白的手法将这种艺术家个人感动转移到了对象身上,这就是为何最终都会有参与者为此感激的原因,第一次是纳西老太太,第二次是一个瑞典智障男孩。他说圣艺术的行为艺术方式一下就和其他行为艺术拉开了差距,一眼就可以识别圣艺术,以往的行为艺术是以艺术家自己为中心,是自我的极端化表达,甚至有的行为艺术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不惜以暴力和极端化的方式,最终的目的是放大自我。而今天当代艺术的根源就是尼采的超人论(说到我当年走路的行为计划时,岛子老师如是说),是一种酒神意志的自由,而非真理里的自由、基督里的自由。而圣艺术,最终是以艺术家自我降卑的方式,将艺术家的感动转移到受众的心灵里,这就是圣灵和基督的价值,重要的不是我,而是他人。艺术家为人洗脚,就是以一种几乎卑贱的方式进行的。 当然,我也深知这个系列的“洗脚”作品作为行为艺术,其语言还有待转换和提升,岛子老师也认同这一点。但作为重生之后的生命和艺术,一个“刚开始学会”创作的人而言,这个苗子仍旧是值得保留,并在圣灵里缓慢生长。

Continue Reading

两只耳朵一张嘴

收到陈来容医生的新书《两只耳朵一张嘴》,内容关于《箴言书》,以医生的视角来看箴言书里关于耳朵、眼睛、嘴、骨头和心的内容,全英文,由新加坡出版。荣幸为陈医生担任其中插画的部分。好几年没画画了,画得也不好。惭愧。

Continue Reading

© 2018 撒 把 盐.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