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 创作手记 | Artists Notes

艺术家的创作手记

express-small

快递一张A4纸

上周拍摄关于A4纸的表演录像期间,头脑风暴了许多关于一张纸的各种“艺术”用途。7月29日夜里22点多,突然冒出一个想法,把一张普通空白的A4纸快递给一个陌生人。于是立即在微博上发布了这条信息:有谁需要一张A4的白纸吗? 我可以快递给ta 。有需要的可以回复。发私信给我姓名、地址和电话。唯独一张,寄给第一个回复的。

Continue Reading
mariannelund09

哭墙与石头

今天再拍了一些“哭墙”的照片,和另一组石头的照片。“哭墙”显得郑重其事,安娜说,那些纸团在黑屋里很美,看上去非常让人意外。 每年玛瑞安娜伦德艺术馆都会选择一个艺术家的作品来纪念过去一年的艺术项目,今年是我的作品,很荣幸。前两年都是户外的大型装置或地景作品,相当费力的大动作,这次却是室内的几乎看不见的作品“玛瑞安娜伦德的哭墙”(Western Wall in Mariannalund),小动作做到极致也挺好。 石头是另一组作品,从站台铁路边捡来一大堆,布阵,其中一块用瑞典语写着“救命!”(Help!)放在另一个展馆的窗户下,像是正襟危坐在教堂里的会众。

Continue Reading
sky

“天堂”让你想到哪三个词?

【词汇征集】“天堂”让你想到哪三个词? 可以是形容词、副词、代词、名词(包括物名人名地名),或与你经验记忆相关的词汇。最好是非宗教性词汇。谢谢! 说明: 1,这个征集活动是我艺术作品的一部分,向所有人长期征集。 2,这个征集活动会在下周四(2010-10-7)以前暂告一段落,将从即日起收集的词汇整理为作品,并在下周五昆明TCG诺地卡画廊的一个展览上出现。关于具体作品方案,暂不剧透。展开开幕式之后会给大家惊喜! 您可以在此留言,或在这里写邮件给我,谢谢啦!

Continue Reading
pledge04

娱乐与偶发

回复一条评论,主要谈及行为艺术中的偶发因素,以及观众的娱乐方式: 1,我并无藐视普通观众的意思。我指的匮乏不是一无所有的那种匮乏,而是缺乏以心灵的真诚来回应现实的能力(无论是一件行为艺术或其他事件),反而被娱乐节目的方式潜移默化:书写成为一种表演,语言表白成为相互比拼的笑料,同时对意义失去了信心。 2,我对娱乐并不全盘否定,但却是十分警惕,特别是当下中国社会普遍存在的娱乐精神及其方式。 3,我也并没有否定他们的介入行为,否则我就不会让他们介入了。他们的“作品”将来会和我的作品一同展出,包括他们用过的笔、擦过墨水的纸巾、书写过程中的录像和其他细节。他们的态度和反应构成了作品的一部分,但不是核心部分。 4,我对行为艺术现场观众的介入是有选择性地接受,有时我主动去激活它,并以此纳入我作品的核心部分(如“意外死亡现场”、“人人都是政治家”、“洗脚计划”等等)。而有时我不会给观众介入的机会,或者说我不会去激活他们(如“缠什么禅?!”、“盲点”等)。而这件作品,原计划并没有偶发部分,但既然发生了,我就选择性地运用它。在最后展出时使用它们,而不是将他们写的内容直接寄给我的英语老师,直接影响到作品的观念和发展方向。这就像有人在我的画上画了一笔红色颜料,我尊重它选择不覆盖它,但我也不会将就他的那笔未干的红色调出另一个颜色来,因为我此刻需要的是绿色,而不是橙色或粉红色。 5,严格意义上说,我在现场的书写并非表演,只是坐在那里写,毫无观赏性可言,也没有特别的身体语言,我自己并不将它称作行为艺术。正如开幕式上策展人介绍我正在做一个“项目”。如果非要定义,我称之为观念艺术。 相关阅读《“誓言”书写现场》 http://blog.luofei.org/archives/2426

Continue Reading

© 2018 撒 把 盐.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