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还在写博客

通常,一个展览或项目的前后我都会用文字尽可能的记录下来,一方面需要留此存照,更重要的是通过写作来厘清自己的思绪,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么,抓住那些在毫无准备下迸发来的火花。

Continue reading »

快递一张A4纸

上周拍摄关于A4纸的表演录像期间,头脑风暴了许多关于一张纸的各种“艺术”用途。7月29日夜里22点多,突然冒出一个想法,把一张普通空白的A4纸快递给一个陌生人。于是立即在微博上发布了这条信息:有谁需要一张A4的白纸吗? 我可以快递给ta 。有需要的可以回复。发私信给我姓名、地址和电话。唯独一张,寄给第一个回复的。

Continue reading »

哭墙与石头

今天再拍了一些“哭墙”的照片,和另一组石头的照片。“哭墙”显得郑重其事,安娜说,那些纸团在黑屋里很美,看上去非常让人意外。

每年玛瑞安娜伦德艺术馆都会选择一个艺术家的作品来纪念过去一年的艺术项目,今年是我的作品,很荣幸。前两年都是户外的大型装置或地景作品,相当费力的大动作,这次却是室内的几乎看不见的作品“玛瑞安娜伦德的哭墙”(Western Wall in Mariannalund),小动作做到极致也挺好。

Read More: 273 Words Totally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