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还在写博客

通常,一个展览或项目的前后我都会用文字尽可能的记录下来,一方面需要留此存照,更重要的是通过写作来厘清自己的思绪,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么,抓住那些在毫无准备下迸发来的火花。

和我一起工作过的朋友都知道,我速度很快,当天录音采访,一般当天就出文稿了。比如前晚,从早上七点工作到夜里十点回到家,我赶紧整理当天的讲座录音、图片和思绪,找出其中可以发布的内容。我有个习惯,当天的事情当天做,当天的事情当天消化。这是写博客养成的习惯,不管再晚,一定会再花一两个小时把有意思的现场和思考整理出来,分享出去。因为第二天肯定记不得了,也没心思写,何况第二天还有第二天的精彩。当然,一般是一些有意思的艺术现场、旅行和阅读会很快激发写作的冲动。

发布博客之后,就会有一些朋友阅读。那天赫尔马在云艺讲座,当他讲述他的故事的时候,他留意到在场一些同学的眼神里好像已经知道了什么。对,因为他们读了我的博客。我就像夏洛克里的华生,让大家可以对一些事件背后的故事有所了解。 继续阅读

快递一张A4纸

上周拍摄关于A4纸的表演录像期间,头脑风暴了许多关于一张纸的各种“艺术”用途。7月29日夜里22点多,突然冒出一个想法,把一张普通空白的A4纸快递给一个陌生人。于是立即在微博上发布了这条信息:

有谁需要一张A4的白纸吗? 我可以快递给ta 。有需要的可以回复。发私信给我姓名、地址和电话。唯独一张,寄给第一个回复的。

微博截屏

微博截屏

这条信息同时发布在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上,很快有人开始回应。后来第一个跟我确定要接收的在上海的云南嘉恒,于是就准备按他给的地址寄过去。可是打了申通快递的电话之后两三天都没人来取件,直到8月2日我又挂过去,对方让我直接联系送货员,最后才在8月2日下午递了出去。快递员一看是一张白纸,非常茫然,就这个啊?!我说是的,当着他的面在A4纸右下角签上我的名字,并且告诉他,这是一件艺术品。他说送我这个比其他任何货物都更小心,不敢折又怕弄丢弄潮,我还专门给了他一个塑料文件夹保护这张纸。

快递单

快递单

8月5日嘉恒收到了这件作品,拍了照放在微博上,看上去纸已经皱巴巴的,不成样了。

云南嘉恒

云南嘉恒

这张A4纸使用之后

这张A4纸使用之后,右下角有我的签名,这张草图是谁的作品呢?

今早(8/10)凌晨02:46嘉恒发条微博

@撒把盐 罗菲哥给的纸,被用于思考草图,灯光、机位……估计99%的人看不明白,但它是我一天的工作记录,我在拍摄一个垃圾广告!当然,这是生活所必须的来源……这是我在上海这个城市还能安逸生活的保障!

感谢嘉恒的参与!这张画着他工作草图的纸,却签着我的名字,看上去很幽默。

这是我使用微博做艺术的一次尝试,结合了快递。微博上也有人批评说这个作品一点也不环保,意思是一张纸本来就应该珍惜,我还空运了,让人联想到树木砍伐、飞机尾气排放、臭氧层受损、地球变暖……这件作品的确不低碳。恰巧今天收到一个人的邮件,其中一个文件需要打印,邮件最后一句写着:Think before you print – help save our environment。看来人们对环境的意识越来越强,我们的确应该有意识地保护我们的环境,也许下次可以尝试下有关“低碳”的艺术。然而在这些细节上,我的确不是一个精致的环保主义者,因为我相信造物主是慷慨和充满童心的。

哭墙与石头

今天再拍了一些“哭墙”的照片,和另一组石头的照片。“哭墙”显得郑重其事,安娜说,那些纸团在黑屋里很美,看上去非常让人意外。

每年玛瑞安娜伦德艺术馆都会选择一个艺术家的作品来纪念过去一年的艺术项目,今年是我的作品,很荣幸。前两年都是户外的大型装置或地景作品,相当费力的大动作,这次却是室内的几乎看不见的作品“玛瑞安娜伦德的哭墙”(Western Wall in Mariannalund),小动作做到极致也挺好。

mariannelund10

mariannelund07

mariannelund08

石头是另一组作品,从站台铁路边捡来一大堆,布阵,其中一块用瑞典语写着“救命!”(Help!)放在另一个展馆的窗户下,像是正襟危坐在教堂里的会众。

2011北欧游记(3):小镇里的哭墙


在火车站铁路边捡石头

mariannelund12
裁剪纸条

进驻玛瑞安娜伦德火车站是为这里的15平方米的“艺术馆”做作品,展览将在9月中开幕,届时镇上的其他艺术空间也将一起开放。在这里差不多用了五天时间来考虑方案,在尝试过程中又不断更改,十分沮丧,差点以为自己已经不会做艺术了。不过我的确很少有进驻项目的经验,而且这次要根据一个具体空间来创作,只能留下作品等到展览时展出,这不是我擅长的方式,我更擅长展览现场的表演,或创作与表演有关的录像作品,对空间和材料不是那么熟悉。但是消息已经散布出去,总不能什么都没有,抓破头皮不断思考、勾画、尝试、更正、再尝试。

这座15平米的房子曾是火车站工作人员的洗衣房,估计是遭遇过一次火灾,屋子里木墙都成了木炭,但仍旧很结实。仔细观察木墙是由一条一条木头组成,中间有些缝隙,于是尝试把一些纸条塞进去,貌似隐藏的某种秘密。于是发展了这个想法,且借鉴了耶路撒冷哭墙的形式,塞一些祈祷的纸条在墙缝里。那些纸条来自twitter以及《圣经》上有关“秘密”和“祈祷”的句子,有严肃的,也有娱乐的。摘录twitter时正值挪威发生连环袭击案,很多“祈福”都与挪威有关。我自己也亲手写了一张祈祷的纸条,为挪威,也为中国火车追尾的遇难者,签上名,把它塞进墙缝,并在墙面前祈祷。

我希望把这间火车站的废弃小屋扮作玛瑞安娜伦德的哭墙,某种类宗教的空间。人们进来发现一无所有,焦黑的墙上星星点点有些白色的纸团。希望人们可以来这里悄悄讲述自己的秘密,在这里安静祈祷,写下来,然后塞进墙缝里。被烧焦的墙面质感很好,可以帮助人们进入到某种破损的历史和心境。希望这样的艺术方式能培养起人们到一个隐秘、安静、严肃的地方来面对奥秘、面对自己的生活方式。何况这个世界的确没有安全感,那么我们的安全感在哪里?唯一的要求是,观众可以进来写,祈祷,但不可以偷看或者带走其他人的祈祷条,这样的规矩瑞典人基本都会遵守。遗憾我不能参加开幕式,安娜她们会继续关注,把后续记录发给我。在9月中旬前,这个空间并不向公众开放。

mariannelund01

mariannelund11

mariannelund06

mariannelund03
当地报纸的报道

mariannelund02
WY和我一起工作,她拍摄纪录片,届时也将在那栋房子的另一间屋子展出

“天堂”让你想到哪三个词?

【词汇征集】“天堂”让你想到哪三个词?
可以是形容词、副词、代词、名词(包括物名人名地名),或与你经验记忆相关的词汇。最好是非宗教性词汇。谢谢!

说明:
1,这个征集活动是我艺术作品的一部分,向所有人长期征集。
2,这个征集活动会在下周四(2010-10-7)以前暂告一段落,将从即日起收集的词汇整理为作品,并在下周五昆明TCG诺地卡画廊的一个展览上出现。关于具体作品方案,暂不剧透。展开开幕式之后会给大家惊喜!

您可以在此留言,或在这里写邮件给我,谢谢啦!

娱乐与偶发

回复一条评论,主要谈及行为艺术中的偶发因素,以及观众的娱乐方式:

1,我并无藐视普通观众的意思。我指的匮乏不是一无所有的那种匮乏,而是缺乏以心灵的真诚来回应现实的能力(无论是一件行为艺术或其他事件),反而被娱乐节目的方式潜移默化:书写成为一种表演,语言表白成为相互比拼的笑料,同时对意义失去了信心。

2,我对娱乐并不全盘否定,但却是十分警惕,特别是当下中国社会普遍存在的娱乐精神及其方式。

3,我也并没有否定他们的介入行为,否则我就不会让他们介入了。他们的“作品”将来会和我的作品一同展出,包括他们用过的笔、擦过墨水的纸巾、书写过程中的录像和其他细节。他们的态度和反应构成了作品的一部分,但不是核心部分。

4,我对行为艺术现场观众的介入是有选择性地接受,有时我主动去激活它,并以此纳入我作品的核心部分(如“意外死亡现场”、“人人都是政治家”、“洗脚计划”等等)。而有时我不会给观众介入的机会,或者说我不会去激活他们(如“缠什么禅?!”、“盲点”等)。而这件作品,原计划并没有偶发部分,但既然发生了,我就选择性地运用它。在最后展出时使用它们,而不是将他们写的内容直接寄给我的英语老师,直接影响到作品的观念和发展方向。这就像有人在我的画上画了一笔红色颜料,我尊重它选择不覆盖它,但我也不会将就他的那笔未干的红色调出另一个颜色来,因为我此刻需要的是绿色,而不是橙色或粉红色。

5,严格意义上说,我在现场的书写并非表演,只是坐在那里写,毫无观赏性可言,也没有特别的身体语言,我自己并不将它称作行为艺术。正如开幕式上策展人介绍我正在做一个“项目”。如果非要定义,我称之为观念艺术。

相关阅读《“誓言”书写现场》 http://blog.luofei.org/archives/2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