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画让心灵可见——有感于白雪娟的绘画

在数本巴掌大的笔记簿上,每页都画满了许多色彩绚丽的图形,它们看上去像是自然生长的某种痕迹。其中一本的封皮上写着:害怕醒来,醒来就不会做梦了。这位害怕从梦中醒来的人是云南女画家白雪娟,住在个旧,一座离越南仅200公里的中国南方小城,她在那里一所中学教书。可她最近几年的绘画一直围绕着北欧海岛的景象:廖无人烟,黑森林,流淌的冰河。

Continue reading »

别象:四种不同的观看

通过采集他们手中的“图像标本”(作品),我们或许可以发展出对图像与这场旅行的一些理解。这种想法后来发展成为本次展览主题的初衷,即图像这一观念以及相应的观看方式在四位画家手上所表现出的差异性。这也是“别象”这个名字的由来,一是“别像”的谐音,无论师承还是手足,在艺术上都在于发现每个人内在的独特自我,在艺术上,不要像任何人

Continue reading »

突变与扩张——唐志冈绘画中的疾病隐喻

疾病不只是一种个人经历,不只是身体层面的战斗,更是一场象征领域的战斗。这些图像深深扎根于唐志冈个人经验中,他从会议、抗洪抢险等宏大叙事,发展出以细胞突变与扩张活动为隐喻的微叙事。他从个别历史困境中剥离出一种根本性的疾病隐喻的批判性图像。

Continue reading »

有感于丁章玉的绘画

在丁章玉充满动感和不安的绘画里,我们也可以感受到他对大自然和生命的赞美,仿佛那些大山小山、大树小树都欢快地手舞足蹈起来。这或许能为我们解释,为何艺术能成为艺术家的安慰吧。只有当艺术成为艺术家的安慰与快乐,他的艺术才能成为他人的安慰与快乐,不是吗……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