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家如何在一幅画中度过

艺术家们常说“画出了陌生感”,这种陌生感其实首先是艺术家对自己和自己经验的陌生感,然后是表达方式、语言方式的陌生感,这种陌生感可以通过改变工具、视野、画面尺寸、作画姿态、创作周期等因素进行策略性调整。陌生感,就是让未知出场。在巨幅的未知中,一位画家又如何在一幅画中度过?

Continue reading »

艺术是一种会面状态

“在云上”的艺术家们带着各自的形式世界、问题意识和轨迹来到云南菌子山,在一天一夜里,他们分别实施自己的作品计划。这些计划相当部分都以人的关系与其社会脉络作为实践的出发点,邂逅、约会、仪式、庆祝、导览、问候、邀请、手势都成为作品的框架和方法。

Continue reading »

魔性的,太魔性的!

胡军强的艺术就这样以单刀直入的象征手法,用近乎宣泄的表现主义风格开展对后极权体制和人的异化的抨击与嘲讽,揭露人成为非人的荒唐,阳光之下的幽暗。他的艺术粗粝狂放,率真激进,玩世不恭。他游走在各类媒介、语言和符号之间,对威权和人们的审美发起偷袭。

Continue reading »

杨忠义的精神样本

正是这些形象、材料和方法的选择,显示出杨忠义对艺术有非常准确的直觉,以及他对当代人精神处境的理解。在这个祛魅的时代,诸神、偶像、先知、导师们皆如化石般在残风中渐渐风化,却又在低贱如草纸中显影出来。庄子说,道在屎溺,正是此意。杨忠义通过他独特的沉积岩样式的草纸雕塑向人们呈现了宗教生活及其精神性渐渐风化远去的世俗现实……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