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滔:北欧旅行随笔(三)

为了表示热情,也可能是他在中国工作时积累的经验,每天晚上我们都被他的好酒招待着。哇!这些洋酒喝得我甚至有些不适应,对于太舒服的环境我总是不能很快适应,就像舒服休闲的玛丽安娜隆德一样,看来我真的是无药可救了……

Continue reading »

薛滔:北欧旅行随笔(二)

离开马尔默,我们坐上火车,火车结束后又转了两趟汽车才来到玛丽安娜隆德,这是个非常理性的村庄,理性得只有大自然及汽车来往的声音。这里非常安静、有序,安静得甚至没有多余的人在路上行走,我和罗菲每天在路上走来走去,轻而易举就获得了马路占有率第一的好成绩。

Continue reading »

薛滔:北欧旅行随笔(一)

直到今天,我才开始为大家讲这个故事,在之前的几天时间里,我一直在消化它,它给我的感触太深,以至于我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中国最早的文明,居然是瑞典人发现的,这个事实超越了我来瑞典的所有准备,我一时手足无措……

Continue reading »

被定义为艺术的骑车运动

可以为五斗米奔忙,不可为五斗米折腰。2014年5月18日我们一行18人又开始了骑车环行滇池的运动,我们为此次活动定义为艺术运动,为参加活动者定义为艺术家。是的,我们事先定义了这个概念,那么事后必然的就与这个概念产生关系。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