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口述 艺术评论

郭鹏:看上去很旧

郭鹏说,他希望提供一个认识这个世界的新方式。这是一个宏大的目标,在不断的收集、凝视和相处中,通过摄影,那个安详而隐蔽的世界或将从这个世界显影出来。这个过程令人欣喜,这是艺术的恩惠。至于我们能否从摄影中得到认识世界的新方式……

Categories
书和碟

从《寻路中国》认识中国

一口气读完了何伟的《寻路中国》,真心写的好,立即推荐给身边的朋友。显然,他比许多中国人更了解中国和中国人,那些习以为常、被忽略的现实(或超现实),像一道道奇观被带回来。这让我这个中国人也好奇,原来我们的确是这样生活的。而我从前竟然不知道!

Categories
口述

陈梵元、冯贤波访谈

罗:你的作品中有层峦叠嶂的山、湖泊,有茅草屋、船舶,但都是古代样式,你认为这真实吗?冯:我觉得“真”和“假”在艺术中不是那么清楚。艺术家表现的是最理想的心理精神状态。

Categories
口述

薛滔访谈:当代艺术在云南

罗:你在最近一次为几位70后云南艺术家写的前言上用 “非流”(non-stream)一词来表述,你写到“非流是一种既不在主流也不在非主流的状态,这种在流之外的状态,是云南艺术家的突出特征”。你认为这是一种尴尬还是自处之道?薛滔:都有。要看云南艺术家自己的期望是什么,如果他们期望进入潮流,那就是尴尬。如果不期望进入潮流,那就是自处之道。

Categories
北欧漫游

在森林里

下午去森林里采蘑菇,最后女士们“全副武装”采蘑菇,一会儿就采了五公斤“皇后菇”,欢快而归。我随丽斌往山上密林里爬,拍摄他的行为作品。突降阵雨,我俩站在半山坡长满厚厚苔藓的岩石上,撑一把伞,电闪雷鸣,兀立站着纹丝不动,分不清是人还是树。明天就要离开这座小镇,前往乌普萨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