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菲行为艺术《 我是一个难民吗?》

am-i-a-refugee-live-space

行为艺术《 我是一个难民吗?》

艺术家:罗菲

时间:2016年8月19日晚8点

地点:瑞典斯德哥尔摩Studio44画廊

持续时间:约15分钟

01 02 04 10a 12a 14 17b 17a 18 19

当我从画廊一面墙后举着轮胎缓缓走出,凝视前方,瞬时观众安静下来。

赤裸上身,身上用英文写着“Am I a Refugee?”(我是一个难民吗?)。

我缓缓弯下身躯,匍匐在地上,可以看到我的手和轮胎由一些黑色皮筋紧紧绑住。

我仅用双臂和手肘的力量拖着整个身躯匍匐前进,保持自行车轮胎立着,并将其向前推行。

行进几分钟后变得非常吃力,呼吸变得非常局促,身体变得吃力并且发红,每一次前行,手肘、手腕和轮胎在地上都敲打出清脆有力的声音……后来越来越吃力,举步维艰,不断踹着粗气,甚至有好几秒趴在地上纹丝不动,有观众来问艺术家是否要喝水,是否可以接受帮忙。

我在画廊绕着爬行一圈后,最终奋力到达设定地点,由于双手已经发紫发麻,我不得不用嘴咬着皮筋一条条取下,最终挣脱了轮胎和橡皮筋,并使劲敲打胸口奋力呼喊:“Am I a Refugee?”(我是一个难民吗?)

行为结束。

因为整个身体在地板上拖行,我的手腕、手肘、脚背都被严重磨破,些许鲜血在地板上留下痕迹。

也因为身体与地板摩擦的缘故,艺术家身上的“Refugee”(难民)二字也被渐渐抹去。

wound02 wound01 wound03

整个行为表演过程气氛强烈,不少瑞典观众为之动容流泪,有人递水,有人甚至试图帮助艺术家提前完成表演,但都被我默默拒绝,直到行为表演结束。

一些瑞典人说,如果这次艰难的旅行以后却被拒绝入境,那你还得回去,因为你没有被接收为一名难民。这岂不是更悲惨?!部分观众忙于拍照,部分观众屏住呼吸观看,部分观众上前试图帮忙,部分观众忙于交谈,这种对待“难民”的差别也和当下欧洲难民问题造成的民众间的意见分歧形成微妙的影射。不少瑞典人在facebook上直播了这场行为。

对我而言,这件作品不只是表达作为政治议题的难民处境的艰难与挣扎,也希望通过表达难民议题来反思终极意义上人类的处境,在人遭遇绝望痛苦时,谁能无条件接收自己成为他的“难民”呢?

注:此次行为表演为“艺术家的角色与规则”——中国-瑞典当代艺术交流展”开幕式的一部分。

“艺术家的角色与规则”——中国-瑞典当代艺术交流展

艺术家:

中国:雷燕、罗菲、薛滔、资佰

瑞典:Madeleine Aleman, Jannike Brantås, Rikard Fåhraeus, Ylva Landoff Lindberg

开幕式时间:2016年8月19日

展览时间:2016年8月19日—9月11日

地址:Studio 44画廊, 瑞典斯德哥尔摩Tjärhovsgatan 44号

项目支持:NKF北欧艺术协会(瑞典)、TCG诺地卡(中国)、KAiM文化学院(瑞典)

, ,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Powered by WordPress. Designed by Woo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