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昆明艺术家罗菲:民间活力对艺术发展至关重要

LUOFEI-portrait-newspaper

对话昆明艺术家罗菲 民间活力对艺术发展至关重要

2014-10-20 08:32:13 来源:昆明信息港

罗菲对艺术有着敏锐与深刻的思考

记者杨海冬/摄

和罗菲聊天是一个相当愉快的过程,尽管刚过而立之年,但他的人生经历极为丰富。2002年开始自己的行为艺术创作,而此后经历了“江湖”(由其发起的艺术项目)的短暂辉煌,到2007年入主创库诺地卡画廊担任总监,罗菲的艺术观也渐趋成熟。他说2011年创库的一场大火让他更加坚信自己正在做的事情是有价值的,他说以前崇尚自由的自己现在更看重活着的意义。

今年8月,罗菲的新书《从艺术出发》由上海三联书店出版发行,聊到这本被艺术评论家査常平称为“全球视野下的云南艺术地方史”的新书,罗菲却说,自己也不知道能给受众带来怎样的影响,但他始终挂在嘴边的是,“文化自信很重要,中国人身上的包袱太重,墙外开花墙内香的现状,必须改变。”

新书

艺术背后的故事更精彩

记者:还是先介绍一下这本《从艺术出发》的写作缘起吧。你对这本书是否会有曲高和寡的担忧?

罗菲:其实我自己虽然一直都保有写作的习惯,但都没有过结集出书的想法。在去年年初的时候,一些艺术家和身边朋友的提议让我开始考虑(出书)。在翻阅了自己的文章后,发现内容还是非常庞杂,经过筛选选出了其中一半不到的文章,并且围绕着筛选过程中发现的五个主题。我认为只要你对艺术稍感兴趣,那么你就能从书中找到合你胃口的东西。里面的一些访谈其实也都是从中国或者云南的大环境下来做探讨,从中也还原了很多艺术之外现实层面的东西。

记者:本书在出版上选择了中英双语的方式,这有怎样的初衷?

罗菲:因为平时我的工作也是经常和西方的美术馆或者文化机构打交道,书中也涉及到了很多西方艺术家的访谈。当时他们听说了这本书后就非常感兴趣,被一些个人和机构买来收藏。而且从我的角度出发,在拥有跨文化背景的前提下,我的工作还包括了很多中西文化上的协调和阐释,怎样在这其中起到更好的桥梁作用是我必须考虑的。另外开句玩笑,即便你对里面的内容不感兴趣,用来学学英语也是可以的。

记者:我注意到第五单元“以艺术筑桥”部分的内容很特别,能详细介绍下吗?

罗菲:这部分主要是我去拜访2011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托马斯·特朗斯特罗默的内容,以日记体的形式来呈现当时的旅行、展览,包括与托马斯的对话。这种艺术背后的故事其实更精彩,相比较起来也更接近散文,很轻松,易读性也很高。

北欧

关注大自然的特质与云南很像

记者:你个人和北欧的文化交流很频繁,能否为我们介绍下北欧艺术的特点?

罗菲:北欧其实更为人熟知的是其设计业和工业,当然他们也出过很有影响力的艺术家,比如那幅很有名的《呐喊》的作者蒙克,就来自挪威。他也被很多中国艺术家视为心灵导师。

记者:这些年来你致力于连接北欧和云南的艺术交流,你认为这二者之间存在相通点吗?

罗菲:相通点是存在的。首先北欧整体的气质和我们熟悉的南欧完全不同,那是一种很内敛、矜持、干净的气质,同时在艺术上更多地关注大自然,和人的内心。那么这一点就和云南很相似,因为我们也有优美的自然风光,我们的艺术家也有着注重表达大自然的传统,这点也是区别于北上广那些大城市的一个特质。这些相通点也是我们能和北欧合作得很愉快的基础之一。

记者:你认为这种日趋日常化的国际交流,能为我们带来什么?

罗菲:表面的东西我就不多说了,有一点想强调的是,对于很多中国人来说,其实看待国外艺术家时都抱有一种看“国家队”的印象,就是一个人代表了一个整体。但事实上西方都是非常强调个体差异的社会,所以看得越多,越有助于改善我们这种以偏概全的错误观念。国家是国家,一个简单的个体怎么可能代表国家。

“江湖”

它就是艺术界的“超级女声”

记者:你提到个体风格的差异化,这让我想到了前几年你发起的,在昆明甚至全国影响很大的“江湖”艺术项目?

罗菲:说起来那都是遥远的2005年了(笑)。当时我还年轻,此前一直致力于行为艺术的创作。而我们一群同好也都想去多尝试一些实验性的、超越常规的艺术创作,比如让艺术离开展厅,去到街道、酒吧、校园这些更开放的空间,然后让更多专业或非专业的人都参与进来。我记得当时我们的每场展览都像一场庙会,人气特别旺,很多人都是坐着绿皮火车来昆明参与其中,确实是一个很轰动的事情。而且当我们把街头文化、传统文化和当代艺术混迹在一起时,那种很怪异又很好玩的感觉很棒。

记者:那么站在现在回看的角度,你又怎么评价“江湖”的历史地位?

罗菲: 它前后持续了两年,在全国产生了一定的影响,直到今天也依然是云南民间群体艺术运动的高峰。我把“江湖”比作同样在2005年开始的超级女声,两者都足够接地气,即便有些作品很不专业,但足够多的量依然能形成一种气场, 对普及艺术很重要。

记者:不过我也看到有人苛责“江湖”没能产生高质量的单件作品?

罗菲:对,这的确是事实,但我必须也要说,产生高质量的单件作品其实也并非“江湖”的本来目的,我们希望的是,在这个表达自由的平台,有更多的人,特别是非专业人士能够被吸引进来,他们无论表达什么都能得到鼓励,这都是你日后成为艺术家所迈出的第一步。“江湖”带动了民间艺术创作的活力,这个才是最核心的。所以即便“江湖”没能如超女般产生出李宇春张靓颖,但它的价值不能轻易被否定。

环境

不能用短跑冲刺的态度发展艺术

记者:你如何看待现如今中国的艺术产业?

罗菲:其实不论是现在昆明的创库,还是北上广的那些艺术社区, 在权力和资本的夹击下,真正的艺术都早已被赶走,留下的就是创意商品的买卖。

记者:你提到了创库,从创建开始到现在这十几年,创库的命运好像一直都很波折。

罗菲:应该说作为国内艺术社区开先河的拓荒者,创库在2001年刚创建时还是很繁荣的,北京上海后来诸如798这样的艺术区的形成,也或多或少是受了创库的影响。到2005年左右,艺术在全国都迎来一个黄金时代,那时候的市场兴旺到离谱的地步, 但是那注定是个大大的泡沫,2008年信贷危机后,美好的时光说没就没了。昆明的艺术社区从2010年之后慢慢增多,对艺术家而言,现在的环境也是一个很大的考验。

记者:你对未来的艺术发展环境有怎样的期许?

罗菲:我们要有耐心,艺术发展不是短跑冲刺,不能用体育那种“举国体制”来束缚。而是需要民间自发的力量,民间的活力对艺术的发展至关重要。这也引出最后一点,就是不仅要有耐心,还要给出足够的空间和自由表达的权力。你要知道,艺术的发酵期是很长很长的,也许现在看来太过先锋的实验,在100多年后会成为大众追捧的文化。

名片

罗菲1982年生于重庆,2004年毕业于云南艺术学院美术学院版画系。2002年起从事以行为艺术、录像、装置等形式为主的当代艺术创作,同时积极参与艺评写作、跨文化交流和展览组织策划等艺术实践,作品在国内和国际展出。目前在昆明TCG诺地卡画廊担任画廊总监及策展人工作,2014年8月出版新书《从艺术出发》。

名词解释

江湖是丽江工作室和ALAB实域艺术空间共同策划在2005年里的12个艺术活动的总称。由于其参与者来自五湖四海和完全不同的行当,其艺术活动也在不同的地点发生,故统称之为“江湖”。(记者 张阳)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