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定义为艺术的骑车运动

艺术家薛滔被定义为艺术的骑车运动

文/薛滔

可以为五斗米奔忙,不可为五斗米折腰。2014年5月18日我们一行18人又开始了骑车环行滇池的运动,我们为此次活动定义为艺术运动,为参加活动者定义为艺术家。是的,我们事先定义了这个概念,那么事后必然的就与这个概念产生关系。就像美国定义每个在美国领土上出生的人为美国人一样,只要在美国领土出生必然的就是美国人。那么我们定义了这次骑车运动为艺术运动,那么必然的它就是艺术运动。只是美国的定义有宪法和军队保护,而天朝则要求运动者办暂住证暂时居住在自己的祖国。所以我们今天定义了艺术,让每个参与的人定义为艺术家,不需要任何条件,唯一要求是"只要你愿意"。难道我们要花重金去威尼斯或者巴塞尔弄个展位才叫艺术?算了,咱不干那种勾当。

huandian-art03对于滇池,劣五类的水质完全是春城人的耻辱。春城人民一直以自己的城市四季如春而骄傲。一群生活在废水池边的市民,有什么值得沾沾自喜的呢!劣五类的废水既挑战了春城的智商又挑战了春城的勇气,在大美云南的弱智愚弄中,春城以及云南的所有人民将亲自品尝沉默与胆怯带来的恶果。今天在滇池,明天就可以在抚仙湖和洱海,这是天朝系统性的灾难。如果山鬼他们的"过境计划"是对丽江茨满村的"临终关怀",那么我们的"骑车运动"就是对劣五类滇池的"超度"。这里面没有子丑寅卯ABCD,只有在31度的烈日下12小时完成130公里。这是可以随时爆胎的情况,实际上确实有三人在途中爆了胎,这不但挑战了单车的质量也同时挑战了队友的心情。如果没有足够的准备,途中爆胎这种事情实在让人太过崩溃。

在烈日烘烤下的奔波中,让人丧失了看风景的心情,只剩下焦急与疲惫。全程除了意外加入的四人以及开车补给的二人外,计划中的十二辆单车全都在太阳落山之前到达终点。并且在一身疲惫中把冠军的旌旗颁给了实际上的最末一位达到终点者。末位冠军,这是人类历史上的第一次颁奖,在此之前没有任何一次运动把冠军颁给末位。难道我们要遵循弱肉强食的动物法则?做为注重灵性成长的人类,我们关怀并鼓励每一个虽然吃力但却坚持完成行动的队员,所以我们把旌旗颁给末位到达者。在优胜劣汰适者生存的自然法则下,地球上很多动物被人类逼到绝种的边缘,在哺乳动物中只有老鼠族群伴随着人类同样的茁壮繁衍,也许最终人类将只剩下老鼠这类亲戚,这对人类文明无疑是极富想像力的讽刺。

骑行结束后,再没有意外发生,每个人又都陷入为五斗米奔忙的庸碌之中。不过,在体力恢复以后,也许在下月,也许在下下月,我们又会无怨无悔的再次开始定义为艺术的骑车运动,又会开始亢奋的独立思考。艺术!总是一如既往的好了伤疤就忘了痛。

2014-5-20

huandian-art02 huandian-art01

, ,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Powered by WordPress. Designed by Woo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