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行为艺术先驱赫尔马•弗雷德里克森在昆明

最近欧洲著名艺术家,挪威行为艺术先驱赫尔马•弗雷德里克森(Hilmar Fredriksen)和同样作为艺术家的太太安娜·罗夫森(Anne Rolfsen)进驻TCG诺地卡,最近和他们一起紧张地工作,为下周在云艺的讲座、行为艺术工作坊,以及3月15日下午5点的展览、行为表演做准备。这将是2014年诺地卡首个重要展览。

赫尔马•弗雷德里克森生于1953年,他是欧洲著名行为艺术家,35岁开始担任教授。遗憾我在网上能找到有关他的英文资料非常有限,挪威语倒是很多。我想能把他介绍给中国艺术界也是一件幸事。根据他赠送的个人画册上的英文资料,我大致整理出一些基本信息并翻译如下:

Hilmar and Anne

左:赫尔马,右:安娜

—–介绍开始—–

赫尔马•弗雷德里克森活跃于1970年代的欧洲,他被称作是挪威行为艺术的先驱,同时他的创作也涉猎广泛,包括绘画、雕塑、录像、装置、实物、观念艺术和剧场设计。

赫尔马的艺术往往是在日常运动和他所感兴趣的科学、宗教和现代艺术之间,游刃有余地抓住表达的空间。他的行为艺术也给人一种特定的幽默感,借此提出那些看上去像是开玩笑一样的,或大或小的问题。

自1971年起,赫尔马就读过挪威国家工艺美术学院等艺术院校,但都在就读一年后辍学,自行组织前卫艺术团体,创作行为艺术和装置艺术。赫尔马于1980年前往德国,就读于著名的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师从弗里茨•施韦格勒(生于1935年)。在与赫尔马的同班同学中,后来有好几位在欧洲极负盛名。尽管当时约瑟夫•博伊斯和白南准在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的团体开始活跃,但对当初赫尔马没有产生多大的影响。赫尔马最初的理念更多是希望重新挖掘达达主义。挪威国家博物馆馆长、艺术史学家艾顿•埃克霍夫(Audun Eckhoff)认为,赫尔马和博伊斯的根本性区别在于,赫尔马在艺术材料中赋予一种玩笑式的处理方式。

赫尔马曾代表挪威参加过国际上最重要的双年展,并且一些国际策展人把他纳入到激浪派运动来研究。尽管如此,他最初的行为表演并未受到来自激浪派的影响。

赫尔马认为行为艺术是最终极的艺术形式,它是活雕塑,四维的作品,就好像一个人占据了整个剧场:文本、导演、灯光、音响、布景和统筹。

—–介绍结束—–

这次来中国,赫尔马的讲座和展览主题都定为“艺术真容易”(Art is Easy)。由此可见,他的艺术哲学与博伊斯的“人人都是艺术家”异曲同工。这也是激浪派的哲学。最近我们把一本他带来的厚厚的骨灰级的《激浪派行为表演手册》翻译成了中文,里面有大量的“事件乐谱”和“戏剧指令”,将会在工作坊中使用。

下周的讲座和工作坊时间,我将会陆续发布,请大家关注!

FLUXUS Book01
激浪派表演与观念艺术手册

FLUXUS Book02

Hilmar-works10

Hilmar-works09

Hilmar-works08

Hilmar-works07

Hilmar-works06

这件作品叫Communication Piece“交流”,一个“看不见的人”推着“无法动弹却能看见的人”前行,关于相互依存的关系,这是赫尔马的代表作之一,在艺术史上非常有名。

Hilmar-works05

Hilmar-works04

Hilmar-works03

Hilmar-works02

这是另一件代表作

Hilmar-works01

, , , ,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Powered by WordPress. Designed by Woo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