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马年

入冬以来春城已然下了三场雪。

最近一直很少更新博客,大家越来越习惯在微信朋友圈分享。并且几个月以来我的日程安排发生了不小变化,以前写作的时间都拿去给孩子辅导功课了。

下半年,艺术界也风起云涌,许多新的画廊、经纪人、策展人和艺术项目接二连三登场。经济低迷之后,一个新的时期已经到来,我还有点反应不过来。愿这一切像寒日里的雪一样,成为丰年的兆头。

似乎马年必将成为丰收的一年,马象征着自信阔达、自由不羁、敏捷、永远驰骋、梦想实现、高贵和赢得战斗。每个人手里都有自己的计划和筹码,蓄势待发,谁都不想在这一年错失良机或跌倒。马年是必胜的一年。

然而现实可能并不是一部贺岁片。现实有时让人感到烦厌和混乱,马变成了苍蝇。

正因为此,我们需要更加沉静下来,简单一点,厘清混乱的生活和思想。混乱是无法聚焦、节奏失控,不再真实。

我才意识到,混乱会以任何形式到来,往往在我们毫无察觉的时候,牠已慢慢浸透了我们的生活。如果我们的生活没有确凿的根基的话,马年将可能意味着更加的混乱不羁,性情暴躁,生活失控。对我而言,那根基是为我牺牲的基督。一切的自由和丰盛在他那里才得以真实,不羁与驯良在那里得以整全。

回顾2013年,我随意选了三张近期拍的(或画的)图片来分享,后来发现,它们可能分别代表:友谊、艺术和家庭。它们是我2013年所蒙的祝福,也将带入2014。我也要为它们在我生命中的作用,带到十架前。

anders-web

图注:2013年10月我和瑞典弟兄安德士一起徒步虎跳峡,这完全是一次令人震撼而奇妙的经历。后来根据他在虎跳峡吃饭的照片,我在平板电脑上画了一幅画送给他,当做生日礼物。我很喜欢甚至羡慕他那总是十分满足的笑容,像成年的丁丁。

另,我已经十年没画画了,最近用平板电脑和手机画画,又激起我的热情。

helibin-performance

图注:2013年末,艺术家和丽斌邀请我去呈贡梨园为他的行为艺术拍摄录像,他用一天的时间,以树枝筑巢的过程。一贯的和氏浪漫主义风格;-) 在他的微博上可看到那天资佰拍摄的作品图片以及丽斌写的诗。最近他一直尝试把诗和视觉艺术融合在一起。这也是我2013年最后一场参与的一场艺术事件。

2013年,我个人在诺地卡画廊参与策划和主持的展览主要有五个,分别是:

毕竟空:金大伟个展(担任艺术总监)
景观制造:资佰作品展(担任学术主持)
当代艺术中的风景,瑞典艺术家奥斯卡·弗贝肯(Oscar Furbacken)座谈及展览(策展)
迹•象:陈梵元、冯贤波当代水墨书法艺术展(策展)
圣愚:约瑟夫•梅勒戈德(Josef Mellergård)个展(策展)

它们都是非常不错的展览,感谢这几位艺术家为大家呈现的劳动成果,也让我不断去思考艺术的价值可能性

feet-washing

图注:这张照片是2013年12月31日晚上的最后一张照片,当时一家四口在泡脚,其乐融融的样子,本来是一张很平常的照片,我们经常在一起泡脚,在微信上却引起朋友们的极大兴趣。

这一年大女儿上学了,家附近的公立小学,我们一家又重新被抛回了中国现实,在成绩至上、集体至上的文化里重新去爱孩子,重新进入周遭的文化,可是不小的挑战。但愿2014年,我们靠着那奇妙的恩典,可以度过每一天。

, , ,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Powered by WordPress. Designed by Woo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