缺失先锋精神后的当代艺术

当代艺术若不继续探索前卫性,最终必然落入媚俗(其实这已经发生了)。地方性当代艺术群体尤其如此,若不走先锋前卫之路,不但会落入媚俗,还始终无法摆脱自卑的跟风者角色,不论在市场价位还是风格上都是如此。那么前卫与先锋的首要立场是批判,要重启地方性当代艺术的先锋性,首先需要兴起批评性艺术和批评性策展。拒绝语焉不详或四面讨好的作品和策展。这就是我们为什么看到越来越多的展览,却越来越失望的原因所在。

One comment

  1. 与艺术家郭鹏在微信上的交流:
    郭:我有几个问题想听听罗老师的看法。1.批判的对象是什么? 2.用什么去批判? 是否有批判的能力? 3.“地方性”指的是地域概念还是与“中央”相对的那个概念? 如果是与“中央”相对的那个概念,那么“中央”在哪里? 美协? 学院? 北京?上海?纽约?巴黎?伦敦?。。。。。

    罗:我理解,批判与持守是艺术的两面,有所批判即有所持守。
    我在《当代艺术家的使命向度》一文(待出版)里有过这样的观点,“形式、心灵、文化和公共事件……这四个关键词将展开有关当代艺术家使命的四个向度:作为形式实验的艺术家,作为心灵守望的艺术家,作为文化关切的艺术家,作为公民诉求的艺术家。这四个向度组成了当代艺术的内核,其中形式实验是内核中的内核,它使得一个艺术家的作品区别于其他人和其他时代的艺术,也使得心灵守望、文化关切和公民诉求具有在时间和空间里持久的生命力。”由此看来,批判的对象即是有问题的形式、心灵、文化和公共事件。艺术家之所以称作艺术家,是因为有一双区别于其他角色的手(如哲学家),这双手就是艺术家的能力。
    关于地方性,肯定是和中心相对的。我们不得不承认,城市化进程肯定造成某些超大型城市的存在,在那里聚集了所有优质的资源、知识和推动世界变化的首要因素。总体而言,中心城市的强势是不可避免的,但艺术为人们打破某方面或某个阶段的格局带来可能性,这便是艺术的价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