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空山·云端

2013-05-09-1017

IMG_5116

城市

临时安排,前几天去了趟思茅,参加一个版画中心的落成仪式。这是我最短途的飞行经历之一,全程四十分钟不到。刚冲破云霄,就下去了。

思茅是一个人口约两百五十万的城市(2011年数据),2007年7月1日更名为普洱,这可能是出于对普洱茶的认领。这个城市和中国任何城市一样,处于无个性的翻新再造中,只是规模小,且零散很多。比街道和建筑更具个性的,是热带地区旺盛的植被。路边好些树上结满了一个个冬瓜一样大的硬壳果实,样子有点像榴莲,只是硬刺没那么长,直接从树干里长出来。后来在农贸市场上看到,原来是菠萝蜜。

有人说思茅像十多年前的昆明。当地人觉得思茅比昆明有意思多了。无论从气候、空气、交通、饮食还是居住环境上看,昆明都糟糕透了。当地人都无一例外地说到,去昆明只是为了办事,办完事就回。这就像昆明人几乎都瞧不上北京,在那儿家里还得装空气净化器,不像人活的地方。

空山

版画中心取名为“空山”,灵感来自唐代诗人王维的“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版画中心位于机场停机坪正对面的小山坡上,坐在院落里,可以清楚观赏飞机起降,大地震动的轰鸣声迎面袭来。

中心由空军营房改造,拥有两个诺大的展厅。整体设计具有典型的文化产业园区风格,红色工业主题。道路两旁立着三只由废弃摩托车油箱和铁架组装的仙鹤,仙鹤胸前分别贴着“欢迎、欢迎、热烈欢迎”,“欢迎参观”等字样。这是中国民俗符号与现代化的绝佳结合。中国的艺术社区早期往往是艺术家们从废弃的工业区或厂房开始,比如昆明创库、北京798,这些艺术区因为上世纪五十年代的工业烙印,具有特殊的历史感,经过改装,显得很时髦,比如五十年代的宣传壁画,以及包豪斯风格的建筑。这种失落的工业废墟与当下的另类时尚,成了最佳搭档,随处可拾。与其说是一种美学态度,不如说是一种在艺术区蔓延的流行趣味,从建筑到T恤到口杯,从绘画到到摄影到公共雕塑。再后来,由政府、商人或艺术家规划发起的艺术区,也都自觉地延续了这种工业遗迹与再造理念,虽然它们完全可能刚从郊区拔地而起。

云端

最后一个换登机牌,离起飞只有二十分钟。过了安检径直朝坝子上那架波音737慢慢走去。这是在小城市的好处,停机坪上只有一架飞机,所有人都十二分悠闲地赶到飞机场乘飞机。像赶公交车那样。

航班穿过黑夜,很快飞离思茅城区,云霄之上,天微亮着。远远望见有别的航班从天边飞快划过。眼下的云层仿佛千军万马奔腾扬起来的厚厚尘土,瞬间凝固。又像巨大的云床,吸引人跳下去试试身手。此时航班突然被墨黑的乌云吸了进去,一片幽暗。透过机翼信号灯周围一圈光晕,可以判断出,目前正在污浊的云里。航班上下颠簸了一阵,仿佛正被乌云消化一通,最终消化不良,又被囫囵吐了出来。平稳落在了凉爽的昆明。

IMG_5090

IMG_5085

IMG_5080

IMG_5103
版画家马力作品(版画中心创建人之一)

, , ,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Powered by WordPress. Designed by Woo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