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的旅行

一天的旅行,从昆明到宣威,然后返回。一座对我和艾瑞克大叔来说都很陌生的城市。没有确切的目的,只是为了上路,去一个陌生的地方走走。

艾瑞克大叔来自挪威,能自己开火车,他看了下我们的和谐号,没问题,就三个档。驾驶火车比汽车容易多了。“可为什么火车头前面有铲雪设备呢,昆明完全用不着。”大叔纳闷道。哦,我还以为那是站人的。

城市

一路看到许多田地因为常年干旱,成了沙地。城里的河渠也成了污泥沟。

成群的苍蝇在躺在泥沟边的婴儿脸上跳舞,一个妇女跪坐在一旁乞讨。看到这一幕我很难过。我不知道是大人在那孩子脸上涂了什么引来成群的苍蝇,还是那孩子就要死了。我经过了他们两次,很遗憾,什么都没做。

宣威是座很小的城市,似乎每个人都知道谁是本地人,谁是外地人。一个外国人,一个艺术家,一路被人指指点点。外向点的年轻人会得意地跟我们打招呼——哈喽!甚至有几位年轻人尾随我们很长一段路,听我们讲英语。

年轻人都向往去到更大的城市,结交更多的朋友,有更好的发展。我注意到,从昆明到宣威的我所在的车厢里,满载的中老年人,几乎都是买站票的背着箩筐和编织袋的民工。而从宣威到昆明,几乎都是学生、青年人。坐我对面那个女孩,手里同时玩着两个iPhone。

交通

和大城市相比,这里的交通还算十分通畅,但人们并不按规矩驾驶。一路上很多车都习惯性地按喇叭,几张车在一块不小的地盘也会堵在一起,像聚众赌博,没人愿意妥协。哔哔声不绝于耳,但没人知道谁在哔哔,哪个方向在哔哔。不只在这里,在许多城市都这样。有时大城市会更严重,人们在路上焦躁不安。艾瑞克大叔说,我有个梦想,有一天有人在我面前哔哔,不是为了让我赶快让路,而是他下来问我是否需要帮助。他说,在挪威,一般从巴基斯坦来的司机会这样粗野地按哔哔,那我会告诉他,我俩在这条路上付的税是一样多。

和很多中国市级市一样,出租车其实是另一种公交车,需要议价和拼客。面包车是最完美的拼客方案,火车站、农贸市场、学校门口都是面包车。合法公交车数量少、线路死,效率低,这为黑市留下巨大的运营空间。我们从火车站出来,一边往城里走,一边试图打车,结果走了一个多小时也没有打到。最后拦下一张已经载人的出租车,拼车。

饮食

街上没有一家西餐厅和咖啡店,至少我们在市中心绕了无数圈也没有发现。问年轻人,他们也不知道。西方饮食方式尚未攻占这里。茶店倒是不少。当然,这里的火腿是全国知名的。

IMG_4685

IMG_4699

IMG_4753

IMG_4696

IMG_4703

IMG_4716

IMG_4730

IMG_4722

IMG_4737

IMG_4728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