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水墨

 “迹•象”展之后,两位艺术家为诺地卡的北欧学子分别做了两次工作坊。一次是冯贤波为大家简单介绍书法艺术的常识,分作作为阅读书写功能的书法,和作为艺术的书法。他让大家体会对笔墨的运用,一开始就写草书,对本来就不会写中文的老外来说可能更合适。据说,草书的书写样式最初作为军事用途中为了传递敌国难以识别的“编码”。我理解,也类似于医生在病历本上的潦草字迹,只有开药的人才能“解码”。从草书学写书法,颠覆了很多人对书法的理解,笔墨的感受比规整的模仿更重要。这比一开始学写楷书有趣多了。我上学那会儿曾经学写书法就多次放弃,很大程度上是把这个当作某种“品格修炼”,最后彻底失去耐心。

2013-03-20-887

2013-03-20-889

陈梵元引导的工作坊是基于书象艺术的观念,先介绍东巴文、古埃及文、希伯来文符号、日本书法等具有象形特征的文字和符号。然后是练习,一个练习是让同学们在规定的六个点中用线连接(见下图),随意发挥,背景音响起。另一个练习是盲画。

6points

2013-03-28-902

2013-03-28-900

2013-03-28-897

2013-03-28-906

最后艺术家将六个点按文字结构连接时,发现其实是一个“中”字。当人们去除了文字结构的观念来重新发挥时,具有更多可能性。艺术家说,要回到孩子的样式,什么都不想,只是打发时间,涂涂画画。

再之后是用毛线画水墨,抽象表现主义,或曰行动绘画,正如我曾在“绘画作为行动”展览里所看到的,从绘画到行为的演变,东方与西方之间的互动。这种方式很容易让大家玩high起来。这里也可以看到当代艺术教育和创作观念里“玩”和“游戏”的成分十分重要(作为策略?),“玩”可以轻易突破传统工具和观念的制约,并且找到全新的可能性。

2013-03-28-914

2013-03-28-908

2013-03-28-927

2013-03-28-926

2013-03-28-92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