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的终结之后》读书笔记(二)

艺术的终结之后

《艺术的终结之后》读书笔记(二)

【按】对于很多尚不理解当代艺术的人而言,《艺术的终结之后》是一本比较激进、晦涩同时值得推荐的著作。我自己从中得到很多清晰的历史逻辑和启发。由于其中有趣和值得讨论的内容太多,我就不在博客上细致写完整本书的读书笔记了。之所以写“二”,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之前有过“一”。以下摘录内容是从书中二、三章里零散截取的部分,与大家分享。

  • 丹托试图宣布艺术的历史发展发生了某种结束(closure),在西方持续了大约六个世纪的艺术创新(creativity)的时代走向了终结,并且宣布从此以后创造的任何艺术都将打上作者准备称作为后历史特征的烙印。但艺术终结的论点和市场没有关系,市场就是市场,受供求关系的驱动。
  • 汉斯·贝尔廷《相似性与在场:艺术时代之前的图像史》认为,“艺术时代”始于公元1400年前后,尽管之前创作的图像是“艺术”,但是它们的构思观念却不是这样,艺术的观念在它们的形成中并不起作用。贝尔廷认为,约公元1400年前,图像受到尊敬,但不是从审美上被崇拜,这样他就很清晰地把美学建构成艺术的历史意义。但丹托认为美学观照(aesthetical considerations)并不适用于“艺术终结之后的艺术”——20世纪60年代后期生产的艺术,他认为“艺术时代”之前曾有艺术与之后具有艺术表明,艺术与美学之间的联系是一种历史偶然性,并不是艺术的本质的一部分(注:此观点详见《寻常物的嬗变》一书)。
  • 丹托声明说,他绝对不是说艺术将要被停止创作了!艺术终结之后还是有大量的艺术被创作出来,如果确实是艺术的终结,正如贝尔廷的视野看去,在艺术时代以前就创作了大量的艺术。
  • 每一种叙事都是公开的宣言,宣言属于20世纪上半叶的主要艺术产品。宣言定义了某种运动、某种风格,宣言或多或少宣布这些东西是唯一一种有意义的艺术(其他则是异教的)。现代主义是宣言的时代。作为艺术历史的后历史时刻的组成部分,它免除了宣言,而要求一种彻底的批评实践。艺术批评是一种意见分歧的实践。形成美学学科的时候正是艺术无论是实践还是观念上都保持稳定了几百年的时候。
  • 宣言时代的关键是,把它认为是属于哲学的东西带到了艺术生产的核心。接受一种艺术是艺术,就意味着接受了赋予这种艺术以权力的哲学,而哲学本身在于一种对艺术的真理的规定性定义。因此,艺术的终结在于走向艺术的真实哲学本质的意识,这个思想完全是黑格尔式的。
  • 艺术的差异性的扩散发生在宣言时代。每个宣言都伴随着从哲学上定义艺术的再次努力。
  • 现代主义时期的哲学争论,都是关于如何进行绘画性再现的差异,而不是质疑争论者认为理所当然的整个再现前提的差异。
  • 关于印象派,它们最初引发了激烈争论,它的第一批观众没有看到它们所追求的东西。印象派作品具有审美上的愉悦,它部分解释了为什么它受到不是特别支持前卫艺术的人们的普遍欣赏,也解释了它为什么具有那么强的表现力:它保留了曾让批评家恼火的记忆,同时,它又如此令人享受,给那些收藏它的人某种知识文化上和批评上的优越感。
  • 艺术真正是什么以及本质上是什么的问题是哲学问题的错误形式,关键在于提示问题的真正形式应该是什么。当艺术品与非艺术品之间不存在看得见的差异的时候,什么造成了它们之间的差异?关于艺术本质的哲学问题的真正形式只有到可以历史性地去提问时才可以问——即要等到历史性地可能出现像《布里洛盒子》一样的艺术品的时候。
  • 艺术已经终结的一个标志是,不再有一种具有决定性的风格的客观结构,或者,如果你愿意,应该有一种在其中什么都行的客观历史结构。
  • 黑格尔声称艺术、哲学和宗教是绝对精神的三个阶段(moment),这三者本质上是彼此的变换结果,或是用不同的键弹奏同一主题的变体。

『评注』

在我前几天去环滇池骑行的时候,看到有一公里我称之为“展览”的土地抗议现场。在环滇之前,我一直以为环绕滇池骑车是比较能享受风景的好去处,结果发现除了个别景区,沿途基本都处于开采状况,城市膨胀、空气污染的证据。而那个在农村并不鲜见的抗议土地被官商勾结买卖的“展览”,我认为是很有启发性质的活动,如果我们把它理解为“后历史艺术”中的“风景艺术展”的话。沿途插满了迎风飘扬的国旗,扩音器里播放着宪法、土地法,展板上全是新中国以来的领导人、开国元勋以及航天事业等伟大人物、事件的照片,这一切代表着胜利和荣誉的符号(现成品),都集中展示在这座已然沦陷的村庄里。当然我村民可能没有意识到这是反讽,反而以为是“尚方宝剑”的当代运用。那我想,这些“现成品”移植到中国任何一个村子里,都具有令一些人不安揣测和另一些人试图尽快掩盖的作用。我想这就是丹托所说的,后历史艺术的判断不再由美学支配,而是开始进入批评。在王南溟《批评性艺术的兴起》一书中写到,创作批评性艺术的艺术家,首先是批评家。

另外一点,当丹托说道艺术终结的标志是不再有决定性的风格的时候,我忽然想到这是否也是一个不再有决定性的真理(或宗教)的时代,或者,如果你愿意,应该是一种在其中什么都行的时代。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为历史划出了历史起源和目的,而后历史时代却宣称这一切已然结束,现在没有共同目的和方向。这是一种历史与信仰的断裂,仿若一架空中折翼的飞机,自由仅仅与坠落有关。

* 轴心时代(英语:Axial Age,或Axial Era),由德国哲学家卡尔·雅斯贝尔斯提出的哲学发展理论。意指西元前八百年至西元前两百年之间,在这段时期中,世上主要宗教背后的哲学都同时发展起来。

, , , ,

One Response to 《艺术的终结之后》读书笔记(二)

  1. 游客 2013/02/28 at 10:28 pm #

    感觉带有进化论的调调。

Leave a Reply

Powered by WordPress. Designed by Woo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