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江行

束河的篝火每回参加星光的笔会都受益匪浅,这回在丽江,对我来说是莫大的方便,回想前几年都是我风尘仆仆赶往京沪,这回改大家长途跋涉、中途借宿、转机转车,来到充满神秘色彩的彩云之南。哦,还是蝴蝶王国!

在丽江的几日与从事写作的朋友们分享艺术,谈论创造,交流心得。稍显尴尬,因为我从小语文就最差,何况当代艺术在大部分人眼里,难以理解,因此我的其中一个任务,按基兄的说法,就是要讲得很科普。分享、讨论、脑力激荡,倾述、凝听、交流、彼此鼓励,晚会、庆祝、购物、吃吃喝喝,欢欢喜喜、渐渐散去、中途偶遇……这都是恩典,只有活着的人才有的福分。

束河,意为高峰之下的村寨,茶马古道上保存完好的重要集镇。第一回去是03年,一拔艺术家去做活动,古镇正准备开发,小四方街冷冷清清,开发商找到我们,带着看院子,希望我们尽快拿下一个。不知是开放商急着脱手,还是那个院子另有蹊跷,一个院子一万块!即便这样的跳楼价,还是没人理会。彼时的艺术家个个追求波西米亚生活,对发财致富没半点兴趣,当然也没经济能力。时隔近十年回到束河,已另一番天地,真假古镇浑然一体。皮具、银器、民族鼓,披肩、吊饰、花靴子,酒吧、客栈、取款机,还有端坐水边的婚纱女奶油男在拍照,云南的古镇都这样,人们来这里戴上墨镜和头巾,白花花的阳光下享受慢生活,或者遭遇艳遇。作为过客,只展示自己最美最自信的一面。

再讲一件回来路上发生的事儿。清早七点抵达昆明火车站,和以诺兄帮一位农村妇女扛四大包相当沉重的行李出站,她还带着个小女儿。帮忙的时候我们把自己的行李先留在了站内,我们回头去拿行李,一堆工作人员上来阻拦,不准进去,怎么解释都没用。争执一阵之后,让从安检通道进入,但只能一个人进去,可那么多行李一个人也不好拿啊。工作人员说里面有他们的“小红帽”可以帮我们拿出来。本来一夜卧铺没睡好觉,心里有点燥,我一听这话就来气了,对他们咆哮了一通:“你们哪有什么小红帽啊!人家一个妇女带着小孩子扛四大件行李都没见一个小红帽出现!我们帮忙完了回头拿自己的行李你们竟然不准!”况且我们是最后几个出站的,他们明明就看见我们把东西送到门口转身进来却不允许,非要让走程序!这程序明显不是为乘客设计的,而是为权力设置的。这些工作人员也不是为服务而工作,而是为制度而工作。假设我认识他们中任何一位,这场冲突根本就不可能发生!繁缛的程序其实是为底层人民设计的,就像那个妇女把四大包行李从火车上一点一点挪下来,下到地下通道,再一点点磨上来,整个几番上上下下的通道竟然没有电梯!所有人都拖着超负荷的行李上上下下——俨然当代中国的缩影。甚至也没有怨言——中国农民的缩影?!后来以诺兄为了平息冲突,答应他们的条件,独自进去扛行李。出来时,也没见什么“小红帽”。

束河

PS. 这个禁止的标识在这次束河聚会中意味深长。亲们,你们懂得:)

, , , ,

6 Responses to 丽江行

  1. 现在可以叫老杜 2012/11/04 at 4:47 下午 #

    甚为难得。在现今,几个人跑那么远聚在一起,不是为了发呆、拍照、等待艳遇,不是聊发财、聊房产、聊时弊、聊黄段子、聊所有的人生五味八卦。前晚我们一小群人在景德镇也如此聚了喝茶,居然还喝出了感觉,又约了要继续下去,看来有戏。

  2. 撒把盐 2012/11/04 at 10:51 下午 #

    杜老师也尝到了喝茶的佳境,有戏!对了,下回远聚也应该叫上您才对!我记得您也写博客的。

  3. Zoe 2012/11/05 at 3:01 上午 #

    因为有粉多“大灰狼”,所以不见“小红帽”⋯⋯

  4. 撒把盐 2012/11/05 at 9:47 上午 #

    应该是吧。

  5. 游客 2012/11/08 at 4:07 上午 #

    可惜此行与君无暇深谈,深以为憾。(临风)

  6. 撒把盐 2012/11/08 at 9:47 上午 #

    小弟同样遗憾,每回都从临风大哥的分享中深深受益。

发表评论

Powered by WordPress. Designed by Woo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