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罗·蒂利希:当代艺术的宗教之维

The Crucifixion painted by Pietro Perugino

The Crucifixion painted by Pietro Perugino

按:本文引自发表于查常平的博客文章的一部分。蒂利希在演讲中主要对现代主义以及向后现代主义转向时期的艺术从宗教维度进行考察,他本人主要倾慕于表现主义艺术,加之时代的局限性,他的部分看法和理论我并不完全赞同,比如“摄影师还做不到一位大艺术家所能做到的事情”,事实上今天这样的摄影师是存在的,虽然数量极少。

保罗·蒂利希:当代艺术的宗教之维
[美]保罗·蒂利希 / 成瓅 译

本文发表于《人文艺术》第11辑,贵阳:贵州人民出版社,2012
本文原文地址:http://blog.artintern.net/article/336092

提要:保罗·蒂利希(Paul Tillich)是美国著名的存在主义神哲学家。在这篇名为“当代艺术的宗教之维”的演讲中,蒂利希首先处理了“宗教之维”这个概念,并对狭义的宗教与广义的宗教作出了区分。他主要讨论那些在广义宗教层面的艺术,即表现了“终极关怀”的艺术。在对具体的艺术风格进行考察之前,蒂利希对艺术中的三个因素——风格、表现力和题材——作了详尽的阐述。这篇演讲给我们最大的启发在于,蒂利希在二十世纪几乎所有的艺术风格中都看到了宗教的维度,并从中得出这样的结论:艺术风格的演进,说明我们与现实的相遇方式发生了改变。艺术家不能退回到以前那个熟悉的世界,使用那些已经不再能充分表现终极关怀的风格。而我们需要做的就是顺其自然并接受这些新的变化。

Abstract: Paul Tillich is a famous existentialist philosophical theologian in America. In this lecture called “religious dimension of contemporary art”, Tillich deals with the concept “religious dimension” first, and then makes the distinction between religion in the broad sense and the religion in the narrow sense. The author mainly discusses the art in the broader religious sense, i.e. the art which expresses the “ultimate concern”. Before his examination of specific artistic styles, Tillich elaborates three elements of art, that is, style, expressiveness and subject matter. The inspiration that the lecture gives us is, in almost every artistic style of 20 cent., we can find the religious dimension. The development of artistic styles shows that the way we encounter with reality is changing. We can never go back to the world that we are familiar with and use the styles that cannot express the “ultimate concern” anymore. What we need to do is go forward and accept the new changes of art. That is the meaning and the purpose of this whole lecture.

由1965年加利福利亚大学宗教研究项目主办的此次讲座,很可能是蒂利希关于艺术问题的最后一次演讲。其重要性主要体现在以下方面:(1)对风格、题材以及形式这些他早期著作中的主题进行了详尽的论述。(2)重新以“维度(dimension)”一词代替“层面(levels)”一词。(3)把抽象艺术与波普艺术纳入了考察范围。

今晚向你们讲演的人,不是视觉艺术的专家,而是视觉艺术的爱好者。我将提出一个考察视觉艺术的新视点,这个视点不同于艺术批评家或美术馆馆长的视角。我在此所采用的进路是由宗教所标示的。这一进路的目的,是要力图理解广义的宗教和视觉艺术的现实这二者之间的关系。我希望在我作为神哲学家的能力范围内,而不是在作为艺术鉴赏家(我不敢声称是这样的鉴赏家)的能力范围内来考察这种关系。因此,我的讲演包含一种基本的理论分析。若没有这种分析,我便不能对这个特殊的题目做出评论。

我的首要任务是要处理“宗教之维”这个概念。其次,我要描述引导世纪之交的艺术向当代艺术过渡的路径。最后,我将阐述最近十年或十五年间艺术中所出现的那些最明显的趋势。

我之所以选择“维度(dimension)”一词,表示我反对使用“层面(level)”和“领域(sector)”这两个词。宗教并不是一个比其他层面高或低的层面,也不是其他领域之外的一个领域。这些语词都传达了一个错误的观念,即认为宗教尽管与文化的其他方面共存,但实质上却是与这些方面相分离的。“维度”这一语词则给出了一种有关深度与高度(或曰“终极性”)的恰当含义。这种含义,贯穿于和存在于人类关怀的一切其他维度(包括一般的艺术和特殊的视觉艺术)。作为终极之维的这一宗教概念,或作为处于一切文化领域与层面之深层维度的这一宗教概念,虽说并未使用传统的语词,但却传达出宗教的基本含义。宗教的基本含义,就是对生命之终极意义的一种体验,这种意义根植于存在之基和终极现实之中。凡在我们询问或回答这一深层维度或生命的终极意义这一维度时,我们就遇到了宗教的维度。这种询问或回答,并不局限于传统的宗教,即并不局限于某一群人的活动,这群人拥有与神圣力量相联系的一套符号和仪式。这种狭义的宗教概念自有其合理性和重要性。然而,却还存在着一种更宽泛、更基础的宗教概念,这就是关于某一终极事物的终极关切的状态。

“宗教”的这两种含义,提供了两种处理宗教与艺术之关系的方式。如果按狭义的理解,那么,艺术的宗教之维,就只能意指艺术对由历史上的宗教所提供的象征材料的使用。按此种方式,艺术便把基督的生平、圣徒的传说以及创造、拯救和完成的那些神话象征用作题材。对这些题材的使用是正当的,有些最伟大的艺术都是这个意义上的宗教艺术;但是,有一些最糟糕的艺术,例如十九世纪末和二十世纪初的宗教艺术,也是这种意义上的宗教艺术。

然而,这类艺术却不是我此次演讲所主要关心的对象。在最近六十年间,甚至自十七世纪中期以来,狭义的宗教为视觉艺术提供的作品却少得可怜。如果我们还记得像文艺复兴这样的世俗化运动仍然是由狭义的宗教艺术所支配的,那么,新近几个世纪中这种宗教艺术的缺席现象便不能不令人感到惊讶了。对这一现象的解释是:在现代所产生的,乃是一种对于生活的崭新态度,即一种与现实的世俗化相遇。从这一发生在生活各个领域——科学、政治、伦理以及艺术——的世俗化进程中,我们都可以看到狭义宗教艺术的这种明显缺席。阅读全文…

, , , , , ,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Powered by WordPress. Designed by Woo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