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问题

自由与幸福之夜

“自由与幸福”项目算是画上了句号。两位瑞典电影人,四位中国电影人,六位中国艺术家,尝试了几轮前所未有的合作和探索。都不按常理出牌,10月27日晚上的活动,纯属即兴游戏。

活动现场把电影、表演和事件乐谱糅合在一起。很严肃的话题,很轻松的方式。如果世上没有真理也无法经历真理,幽默和游戏可能是回答基本问题的唯一有效方式。比如,你幸福吗?我姓曾。这就是绝妙的回答。正因为此,凸显了媒体的粗暴浅薄。但幽默和游戏也是寻找答案的有效途径,尤其是当我们对那些基本问题感到很不自在的时候。越基本的问题,越难回答,也最容易被忽略。那么还是需要幽默和游戏,使我们可稍微舒服地开始讨论一下让我们尴尬的问题。但这种方式也会让一些人感到难受,以为这是艺术家们在调戏公众。现场就有一个拧着酒瓶子较真儿的男人表示抗议,可我实在听不懂他在讲什么。

现场问,你幸福吗?大约有一半的观众举手。这个问题最近特别火,新闻上说,全国至少18个省市区提出建设幸福社会。这注定是一场看上去很喜剧的悲剧。“幸福”这把用肉心打造的尺子,一旦放到众人面前成为衡量生活品质和社会公义的标准,就等于把这个词给毁了。跟“小姐”一样。

如果说现代主义时期的终极问题是“你是谁,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后现代社会的终极问题就是“你幸福吗?你开心吗?”当人们在找不到良药的时候,便开始热炒药引子了(它可以是好听的歌、有意思的问题、好看的艺术等等)。最后药引子比药还贵,还神奇。从来都这样的,不是么?

这个艺术项目其实本来是关于“自由”,两位瑞典艺术家在瑞典已经完成了对他们社会对“自由”的理解调查,但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我们最后选择了在中国调查和讨论“幸福”这个话题。自由是真命题,幸福是假命题。不信我们可以去问问耶稣、释迦摩尼或孔子,“你幸福吗?”他们会如何作答?

幸福问题不过是终极问题的药引子、催化剂而已。

自由与幸福之夜
约瑟夫表演事件乐谱,一只鞋里舀出酸奶,一只鞋里舀出胶囊吃掉。说的是一双皮鞋最终的结局。(事件乐谱作者:孙国娟)


我和乔安娜、卡琳在介绍项目

看纪录片
观赏电影人黄舜创作的片子“自由”


我在《幸福五年计划提案》影片中扮演主席:)

自由与幸福之夜
中国艺术家扮演的代表团


表演“孤独是安全的”(事件乐谱作者:孙国娟)


瑞典老师柯林娜和她的孩子表演“为了挽留住雨,我成了湖泊,为了来到你的湖泊,我成了雨”(事件乐谱作者:孙国娟)


和丽斌与心怡一起表演“思绪”(事件乐谱作者:和丽斌)


程良春在收集墙角的灰尘(事件乐谱作者:程良春)


沙玉蓉在表表演和丽斌的事件乐谱

, , ,

2 Responses to 幸福问题

  1. 方勇 2012/11/05 at 8:54 pm #

    虽然没参加这个活动,但是看你的博文觉得这个活动很有意思,并且以一个很特别的方式展现出来。PS:很开心三个星期在Nordica和你面对面聊了聊,谢谢你送我的书。looking forwards to meet you next time

  2. 撒把盐 2012/11/05 at 8:59 pm #

    是的,有时候陌生的形式会让我们对熟悉的事物有重新思考。也感谢你把诺地卡的介绍发在爱肢体上! 下回见!

Leave a Reply

Powered by WordPress. Designed by Woo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