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梁II”在乌普萨拉

瑞典中部已经开始有入秋的意思,森林的绿色不像南部那么润,稍显从盛夏走过来的疲惫。乌普萨拉这座古老的大学城开始活跃起来,游客离去,学生返校,学生、教授、表演团、艺术家,一路匆匆疾走。

下火车后拎着行李直接被送到乌普萨拉博物馆和布鲁豪斯博物馆(Bror Hjorths Hus),分别看场地,与馆长会面,谈空间布局。拿到一张两周密集的日程表,布展、聚餐、开幕式、工作坊、座谈会、出行……

住在老城区的公寓酒店里,全新的房间,开张一个月,楼下可以望见不远处雄伟的乌普萨拉哥特式大教堂的两个耸入天空的尖顶和十架。这里曾是斯堪地纳维亚半岛的宗教中心,同时是瑞典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派别的中心。行走在街头,不难感受到充满活力和节奏的氛围。

从公寓到博物馆,快步行走也要半小时,两间博物馆相距约十五分钟的步行距离。由于展览在两边博物馆同时举行,布置、会面、吃饭,一天来回两边要走好几趟,然后再走半小时回公寓。大伙儿的脚腿子明显结实多了。还好,这里空气总是清新,一路穿过古城、森林、墓地、林奈的植物园、城堡和大学城,倒也享受。

连续早出晚归工作,中午带着早晨备好的便当在博物馆里用餐。跟着几位贤妻良母出行真是莫大的幸福,吃的从不操心,还负责缝补衣服。一群各种气候、性情和运行轨迹的艺术家在一起工作和生活,形成了一幅独特的图画,堪称完美。

开幕前两天开始下起雨来,没有停的意思,尽管如此,开幕式上还是来了好多人,尤其是好多在瑞典的朋友驱车或搭火车几个小时前来捧场。印象中,瑞典展览很少有人山人海的效果,这回实在稀罕,实在感激。

相关链接:我写的展览前言《以艺术筑桥》Using Art to Build Bridges

以下是有关展览的部分照片:


乌普萨拉博物馆在一座古老的城堡里,当代艺术馆在四楼,“桥梁II”展场之一。2005年的时候,诺地卡举办的“航海日志”也曾在此举办。


博物馆对面是城堡的后花园,后来被一条马路隔开,成了林奈的植物园。


布鲁豪斯博物馆(Bror Hjorths Hus)是乌普拉萨雕塑家Bror Hjorths的工作室,后来去世,留下做博物馆。


城里的路牌、路灯下可见展览的海报


贤妻良母们在给丽斌准备表演的服装


丽斌在开幕式上的行为表演“影子II”


丽斌的空气瓶子


程良春的画作


孙国娟因为签证问题,没能到场按原计划实施作品,最后将整个签证申请、申诉、抗议过程和原方案等的文件展示出来,仍保留有“糖”的影子。


Johan Fremling的作品,仿佛巨石阵,拍着长龙的队伍,窃窃私语


展览现场,左侧为Johan Fremling的素描,左侧雕塑为Kasja作品。


雷燕在乌普萨拉博物馆的作品,迷失的鸟


迷失的鸟(局部)


迷失的鸟(局部)


雷燕在布鲁豪斯博物馆的另一组布雕作品


雷燕在布鲁豪斯博物馆的另一组布雕作品,(教堂,局部)


苏亚碧的作品,心情


苏亚碧的作品,心情,局部


Sanne Sihm的作品(左),程良春的作品(右)


Sanne Sihm的作品


集体作品,重做了我们在昆明完成的作品。


郭鹏作品“桥”,拍摄了南京长江大桥上的雕塑和局部


我的录像作品,让我们吹起这纸


Kajsa的作品,人不在他鞋子所在之处,而是在他梦想所在之处。(局部)


TCG诺地卡创办人之一孟安娜在开幕式上发言,介绍诺地卡


我和Kajsa Haglund代表中瑞双方艺术家发言


在乌普萨拉博物馆的开幕式上,馆长伊丽莎白发言


布鲁豪斯博物馆馆长托马斯抱着女儿看和丽斌的空气瓶子,里面有她女儿的气


艺术家合影

2 comments

  1. 是的,展览非常成功,大家都十分满意。现在我们正在准备周六晚上文化节的集体作品,关于签证问题,活动之后我会再贴出来。祝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