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摄“幸福中国五年计划提案”

happy01

8月23、24日在玛丽安娜隆德拍摄“幸福中国五年计划提案”的电影,早上6点工作到晚上11点,一部十来分钟的小电影。导演、制片、录音和摄像都是从斯德哥尔摩赶来这个小镇,密集工作两天,很专业的团队。我们戏称玛丽安娜隆德为“玛丽坞”(Hollywood? Bollywood? Maliwood!)。

这是中国艺术家和丽斌、孙国娟、雷燕、苏亚碧、程良春还有我,与瑞典电影人卡琳、艺术家乔安娜(Karin Wegsjö & Janna Holmstedt)合作的项目。这个项目最初是讨论“自由”,卡琳与乔安娜通过艺术方式对“自由”在瑞典社会做视觉考察。后来到中国,考虑到中国国情,和对自由的表述可能太宽泛太抽象太政治,太流于文化差异的表层,于是我们讨论出“幸福”这个主题,这是一个比“自由”更有魅力的词汇。全世界都一样,人们用幸福来衡量一切。尤其在中国这个混杂的时代,土壤问题尚未解决,各种奇花异草却遍地开花,很奇观不是?

合作方式是,先由我们中国艺术家创作有关幸福的“事件乐谱”(Event Score,又译作“事件说明”或“指示作品”),1960年代激浪派(Fluxus)艺术家的主要创作方式,国内还没有标准译法,我将它翻作“事件乐谱”,是因为考虑到激浪派艺术家很多是音乐家背景,创作“乐谱”的人并不一定是表演的人,每一个人都可以演绎他人的“乐谱”,这和音乐乐谱是一样的。事件乐谱作为行为艺术的脚本通常只有几行文字,由一些说明构成。以诗的方式呈现,“以事物写诗”。“以事物写诗”也搭建起连接政治行动主义的桥梁。艺术家埃里森·诺尔斯(Alison Knowles)这样描述“事件乐谱”:“事件乐谱”涉及将简单的行动、想法和日常生活中的物体重新赋予语境,转化为行为艺术表演。“事件乐谱”是一种作为行动方案或说明的文字。“乐谱”的概念即意味着音乐性。像音乐的乐谱一样,“事件乐谱”能够由原创者以外的艺术家来实现,具有变奏和阐释的开放性。(曾经发过一篇博文有相关例子)

然后,卡琳和乔安娜在此基础上阐释并编写为一个电影剧本,剧情是说,一个中国委员会团队(可以是公司的也可以是政府的,无所谓,由中国艺术家扮演)在北欧考察幸福指数较高的国家和地区,他们来到玛丽安娜隆德这座典型的瑞典小镇,有湖泊、森林、红房子、高质量的空气和水等等,他们讨论是否复制瑞典模式,如何考察幸福指数,最后他们在此宣布中国将如何实现幸福。电影结合了艺术片和剧情片的特点,拍摄了很多角度和特写。片子尚未完成,两天只是拍摄了瑞典的部分,10月份还要拍摄中国部分。从目前看到的效果来看,将会相当相当精彩。

角色:我扮主席,丽斌扮秘书,雷姐、苏亚碧和小程扮专家。衣服都是剧组在H&M店根据我们尺寸买的。隆重感谢导演卡琳,十分专业、细致、温柔、耐心和辛苦的工作,还有剧组里的制片、后勤等童鞋也相当相当辛苦。离开的时候,卡琳拥抱着跟我说:“你很有表演天赋,下次有合适的剧本我还要找你演”,嘿嘿。遗憾不知是我表演太自然以至于没有人发觉,还是表演太迷人,以至于居然没有一个人反应过拍一张剧照!(主席很郁闷!!)

……其他童鞋表演也不错滴,不信看看下面的图片:-D

happy02

happy03

happy04

happy05

happy06

, , , , , ,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Powered by WordPress. Designed by Woo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