杉本博司

1

前段时间在北京看了一个摄影展,知道了杉本博司,也重新知道了摄影。他的部分作品之前在各种媒介上倒是见过,但见原作还是头回,十二分震撼。

看了这位日本国宝级摄影师的原作才进一步体会了作为原作的黑白摄影,除了拍摄美学,还有几近绝代的完美的冲印技艺(明胶卤化银照片)。原来照片里黑白灰的每一个色阶都可以丰富到一个如此极致的地步,在远景天空有数不尽的白,在黑漆漆的剧场和海景有如交响乐般丰富的黑,在一个物体的质感表达上可以让观看比触摸更真实。

2

由于尺寸、工艺和媒介的不同,印刷品或屏幕所呈现的摄影是会误导人的,比如下面这件作品,我在这件作品前停留许久,被吸引的不是这件机器的齿轮或手柄部分,而是下面“几”字形底座的肌理纹样,这也是整张作品的聚焦所在,其实整个上面部分都是模糊的。而它缩小在屏幕或书本上时,信息彻底反了过来。

印刷术之后,尤其是数字传播的图像时代之后,常给人一种基于便捷的体验认知,以为见了图像就见了原作(当然在数字时代“何为原作”也是另一个值得探讨的问题),正如听了mp3就不必去演唱会,电视里看了球赛就不必去现场摇旗呐喊,电脑里看了碟就不必去电影院,看了画册就不必看展览(尤其是摄影)。然而优秀的现场始终具有其他任何转译媒介永远无法企及的扑面而来的强度,这也是球赛现场令人疯狂的原因。

3

杉本博司所拍摄的对象大多很静态,纹丝不动,建筑、博物馆、模具、蜡像、大海……《闪电原野》系列算是展览上极富动感的一组作品,也是让我琢磨很久却始终不得要领的作品——这闪电怎么拍的啊?怎么那么丰富,好像生机勃勃的植物根茎一般!原来《闪电原野》这组作品中杉本博司并未使用照相机,而是在暗房里将未曝光的胶片放到预先设计好的、能够产生不同电压电流的设备上,以创造出特殊的效果。《闪电原野》以有机物的组合结构以及原始形态为主题,流淌着奔放的动态和能量,影射着生命起源之时迸发出的第一个火花。

4

在展厅里,我脑袋里突然迸发出一个看上去毫无关联,却与生命起源有关系的命题:极富创造力的作品一定指向一位极富创造力的作者,这位作者投入了毕生的精力心血来创造作品。越是优秀的作品越是让观众急切地想要知道谁是作者,而且一定想要认识他、记住他。平庸的作品绝不会给人带来这个体验,正如一个平庸的球员没人想去关注他一样。

而我们生活的这个大千世界,充满奥妙的宇宙、精密的身体构造、无以计数的动植物种类,这些绝不亚于顶级摄影师的照片质量,难道这一切是冥冥中自己诞生的吗?这就像说这些照片是一些纸在药水里偶然自己成像一样荒唐。这个精彩绝伦的世界难道没有一位极具创造力的作者?其实,在真正的创造面前,艺术家的创造显得像小孩子过家家一样。正如我手里最好的照片和杉本博司相比,也只是小儿科。

看大师的展览常常让我受益的,不只是艺术上的享受,更是生命上的启示与祝福。

更多资料见:
http://pacebeijing.diandian.com/post/2012-05-10/17799564
http://pacebeijing.diandian.com/post/2012-05-16/17580447
http://www.douban.com/photos/album/31921588/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