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境重圆——付美军、李渔钺作品展

“破境重圆——付美军、李渔钺作品展”

艺术家:付美军、李渔钺
策展人:沙玉蓉
学术主持:和丽斌
艺术总监:罗菲
主办:昆明TCG诺地卡画廊
开幕酒会:2012.7.3 20:00 昆明TCG诺地卡画廊
展览时间:2012.7.3—-2012.9.15
展览地点:昆明TCG诺地卡画廊(昆明市西坝路101号,创库艺术社区)
电话:0871-4114692
网址:www.tcgnordica.com

“破境重圆”展览前言

文/罗菲

一次与一位在北京做古城老照片收集整理工作的老外交流,他说,中国没有历史,只有经验。这话让我诧异,因为他精准击中了我们的某处硬伤。

这话用在昆明呈贡大学城,必定更加贴切:这座城市没有历史,只有经验。作为一座空降的卫星城市,这里的艺术文化活动来不及跟身份、历史等“地气”连接,更多只能与当下经验发生关系。其中媒体传播的图像经验,切肤之痛的身体经验是最直接也是最普遍的,这成为许多艺术类学生毕业创作的主要视野和精神状态。他们善于采用各类经典图像与符号混合在一起,并将这个年龄段所固有的游戏态度和青春期焦虑投入其中。我理解,付美军和李渔钺的作品正是在这样的背景和逻辑下产生出来的。

付美军的油画、丙烯绘画采用简洁明快的色块营造封闭却连续的室内空间。灯泡、植物、床、桌椅等零散的家具和人物在画面中形成潜在的叙事逻辑。他主要关注和叙述与青春期身体经验有关的场景。在另一组作品中,他将汉字拆分成残缺的几何形体,与其中的小人物形成游戏关系。同时他将流行文化、网络文化的语言或事件挪用来为作品命名,制造轻松诙谐的效果。

李渔钺的绘画主体挪用了三星堆面具形象,以及中西方美术史中的经典图式,再以玩世现实主义的嬉笑表情来处理,使得原本具有原始宗教色彩的突目人面具,更像是具有窥视心理和调皮态度的卡通样式。嬉笑的三星堆面具、稻草构成的身体、堵塞的罐子以及反复出现的验钞机,这些毫不相干的符号在多重空间组合在一起,隐喻着当今社会支离破碎的超现实般的社会图景。

自然,作为学生阶段的创作,其中不难看到当今各种思潮、图式对他们的影响,和尚待成熟的技巧。然而艺术不只是关于艺术,艺术之路也是认识独特自我,认识创造源头之路,这些也都随着创作过程和人生阅历一同生长。祝愿此次展览成为付、李二人艺术之旅的祝福。

2012年6月20日

破“境”能否重圆
——付美军、李漁钺作品解读

文/和丽斌

西方艺术自现代主义始,对传统艺术的反叛和颠覆一直是艺术变革的主线和动力,直至后现代主义思潮的出现,传统艺术再一次进入艺术家们的视野,对传统艺术的重新认识与借鉴,使当代绘画又焕发出新的生机。中国当代艺术院校的教育亦离不开上述的文化背景,在今天的学院教育系统中,中国传统艺术、西方古典艺术、西方现代艺术、西方当代艺术构成了基本的美学系统,如何在这么大的时空跨度之下,整合众多纷纭的艺术流派与思想,集合为契合于时代脉络的学院教学体系,是今天中国各个艺术高校努力探索的课题。付美军、李漁钺就在这样的教育背景之下学习和开始个人的艺术语言探索,自然离不开上述各种艺术思潮的影响,综合与实验、挪用与重构是他们艺术探索的主要方法与线索。

付美军就学于云南艺术学院油画一工作室,这是一个以从事当代艺术创作为主要教师群体的工作室,导师们对艺术的执着探求精神亦对他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在他的作品中不难看出几位老师绘画风格的影子,这不是问题,重要的是他努力尝试把这些影响转化为自己的语言,表达自己的声音。他的绘画充满了青春期的憧憬与彷徨,像一则则自言自语的心灵日记,有五彩缤纷的幻想、有成功的愉悦、有自省与追问、有迷惘与感伤……青春是美好的,即使忧郁都显得如此美丽,就在于一切仍在期待与希望之中。他把对未来的憧憬和对美好自由的向往,借助绘画的方式编织出来,象一个个梦,但这些梦并不是遥远的,而是现实的折射,我想,有心之人一定会在他的作品中获得感染与启示。在这些充满童真的画面中,传统文学故事、美术名作、自然风景、室内空间自由地组合在一起,以令人惊奇的叙事焕发出新的活力。付美军以轻松、自由的手法解构和重组了我们曾经熟悉的传统文学和美术史画面,以年轻人的视角赋予经典新的解读角度与寓意,这是他的智慧,很期待他在绘画的过程中不只是享受语言重组的快乐,而是探寻到更深层次的生命的智慧与价值,此时语言不再是唯一目的。

李漁钺的绘画作品主要由自然风景、美术史图像、古代面具、当代消费文化符号组成,这些差异很大的元素通过截取与重组,融合成新的画面,与付美军用的是类似的方法,不同的是由于个性的不同,最终呈现出不同的美学特征。李漁钺的作品更多了调侃、反讽、荒诞的意味,还有深深的无力感,画面中反复出现的青铜人像造型来自四川广汉出土的三星堆面具纵目,据今五千多年前的古蜀国国君蚕丛,诡异狰狞的造型传递着远古神秘的气息,那一双夸张伸展出的眼睛和耳朵“可听八方之微音,能观六路之杂形。顺风耳,千里眼,象征智慧和力量,写照权威与神明。”在李漁钺的画面中,纵目的眼睛和耳朵仍然是放大伸长的,但原始神秘的气息消失了,变为调侃和荒诞的感觉,纵目伸长的眼睛看到的是消费时代的各种欲望,而他空洞的躯壳如漂泊的浮萍,与肩上沉重的青铜面像构成滑稽冲突的效果,而他洞开的身体透出的背景,象遥远的理想王国的风景,宁静而深远。李漁钺把这些差异巨大甚至互相冲突的景观放置于同一画面中,而他则像一个隐身者隐蔽于画面之后,让观者自己去判断感知自身的世界,作品是一面镜子,今天,我们是谁?我们该往何处去?这是我们每个人审视自己时无法回避的问题。

相比传统艺术追求的“境界之真”,今天的艺术如今天的我们一样,被放逐到没有边界的荒原上,我们必须再次寻找生命的价值与意义,重寻宁静的境界,付美军与李漁钺的艺术向我们展现了他们重寻意义的足迹,这是他们的艺术最大的价值,愿与之共勉!

2012.6.24于云艺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