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中国

按:近期开始着手中国艺术家与瑞典艺术家“五年幸福计划”的项目,对幸福这个话题做了一些调查,我把整理来的部分资料贴出来与大家分享。“幸福”这个词是近年来政府、媒体、出版商、公益组织和大众都十分喜欢的词汇,在某种程度上“幸福”是这个时代的“终极问题”。

本来“幸福”是一个很个人化的情感表现,在中文维基百科上,“幸福”词条对应的是“快乐”:http://zh.wikipedia.org/wiki/%E5%BF%AB%E6%A8%82,我想这样更有助于理解什么是幸福。有意思的是,在百度百科上,却有一系列关于“幸福”和“不幸福”的标准解释(http://baike.baidu.com/view/8334.htm),其中一段“基督教神学的幸福观”的解释,让读后人大跌眼镜,居然说“只有在修道院中摆脱尘世的诱惑和纷扰,达到圣洁状态,才最能获得幸福”。这种缺乏宗教常识的百科知识害人不浅,我想最笼统最粗浅对基督教幸福观的解释也应该提到“在上帝的快乐中我们得以分享祂的快乐”吧)。这也是我做网络调查时基本不用百度的原因之一。

================================================

一些关于幸福的书和电影:

happyness-book-cover01

happyness-book-cover07

happyness-book-cover04

happyness-book-cover03

happyness-book-cover05

happyness-book-cover06

================================================

以下为网络上关于“幸福”的摘录材料:

快乐(幸福)是一种感受良好时的情绪反应,一种能表现出愉悦与幸福心理状态的情绪。而且常见的成因包括感到健康、安全、爱情和性快感等等等。快乐最常见的表达方式就是笑。通常我们[谁?]认为达到快乐,是需要工作和爱。
知足的人常常都比较快乐,因为要求都不高,所以很容易满足,因而达到快乐。但是别因为快乐而故意找借口把自己弄得无所事事,无忧无虑,自由自在,这样却是消极的做法。最完美的做法,就是在尽兴之余,也不要得意忘形,尽量控制自己的思绪。
“幸福”这一概念目前已被纳入国家发展指数考核。联合国大会通过了一条由不丹提出的非约束性决议,那就是是将“国民幸福指数”(Gross Domestic Happiness)纳入国家发展指数的考核中。这一概念用以衡量生活质量,在物质与精神之间寻找平衡。

源文档:http://zh.wikipedia.org/zh-cn/%E5%BF%AB%E4%B9%90

国民幸福总值(Gross National Happiness,缩写GNH)是评价生活质量的指数,比国民生产总值更具全面,并注重精神上的感受。
这个术语由前不丹国王吉格梅·辛格·旺楚克于1972年提出。他的对于这个术语的解释是建立一个能够为不丹基于佛教精神价值观的特殊文化而服务的经济环境。和大部分道德上的目标一样,容易陈述而难以定义。然而,它成为这个国家五年计划和其它与经济和发展相关计划的一个统一的愿景。
按照传统发展模式,经济发展成为最后的目标。而GNH的理念强调人类社会的真正发展是物质和精神同步发展的,并且相互影响。GNH四大基本元素是平等稳固的社会经济建设,文化价值的保护和发扬,自然环境的保护和高效管理制度的建立。

源文档:http://zh.wikipedia.org/zh-cn/%E5%9B%BD%E5%AE%B6%E5%BF%AB%E4%B9%90%E6%8C%87%E6%95%B0

世界聚焦“幸福中国” 解读“两会”五大关切

2011年03月09日

“中国由‘国富论’转向‘幸福论’, “中国要成为民生大国”,“经济转型成最优先课题”,“中国进入绿色发展时代”,“抗通胀 中国打‘精准战’”。这样的表述频频出现在世界各大媒体上,作为世界经济的火车头,中国的问题牵动着世界的神经,中国的关切也是世界的关切。

美联社报道说,“幸福”是中国政府今年工作的主题,为此政府将抑制通胀,实现更可持续的经济发展方式。

美国《大西洋月刊》载文说,中国两会召开之际,人们一直在谈论的话题是获得更多的幸福。“十二五”规划的主旨是将发展重点转向“以人为本的经济增长”。中国政府要将“人民的生活”和“生活质量”置于经济快速增长之上。中国有关方面也对不同城市和人群的“幸福”状况进行了调查。

日本《中文导报》7日刊文说,今年出现频率最高、本次“两会”最热门的关键词,非“幸福”莫属。中国在取得经济成长、国家富强的阶段性成果的同时,已经看到了或者说有能力谈论下一个目标,那就是协调发展、国民幸福。由“国富论”转向“幸福论”,由“GDP崇拜”转向“幸福追求”,这是社会的要求,也是世界的潮流。

源文档: 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1-03/09/c_121162034.htm

================================================

From: China Real Time Report

March 6, 2012
via: http://blogs.wsj.com/chinarealtime/2012/03/06/china-watch-spreading-happiness-facebook-partnership-political-bling/?KEYWORDS=facebook+partnership

Following the footsteps of Guangdong province, which uses a Happiness Index in addition to GDP as a measure of government performance, the southern city of Nanjing has signaled that it too plan to employ Happiness Index readings in judging the performance of government officials. According to a report on Xinhau’s website, 70% of the new index will take into account “objective” variables like income distribution, public safety and public services. The remaining 30% will be based on “subjective” readings of public satisfaction with education, employment and the like. The decision to adopt the happiness Index came out of a study launched in Nanjing last August called “How to build a city of happy people”, Xinhua said.

Link to original story in Chinese: http://news.sina.com.cn/c/2012-03-06/190424069872.shtml

南京将用幸福感指标考核干部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3月06日19:04  新华网

新华网南京3月6日电(记者蔡玉高) 在南京,群众的幸福感将成为考核干部重要内容。这个市6日出台《关于建立幸福都市考核评价指标体系的意见(试行)》,明确用“幸福指标”考核区县和部门的工作,并将此作为任用干部的重要依据。(阅读全文

================================================

From: Asia Times Online

Nov 30, 2011
源文档: http://www.atimes.com/atimes/China_Business/MK30Cb01.html

A series of safety disasters since the beginning of the year have taken the pride out of China’s fast, money-intensive and many say reckless economic development. Fast-speed trains have collided, roads have collapsed, and more poignantly, scores of young children have died as a result of greed, corruption and poor supervision.

Until not long ago public displays of wealth and economic power were the criteria to go by when assessing the aspirations of Chinese people. But of late, words like happiness and dignity have been filtering the parlance of officials here. Even the latest five-year plan that Chinese mandarins approved earlier this year as a guide for the country’s economic development has been described as a “plan for happy China”.

After more than 60 years of almost unchallenged monopoly of power sustained through the delivery of constantly rising living standards, the Communist Party is worried that this may no longer be enough for its citizens.

================================================

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

happy-china2

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是一个以市民的幸福感指数为评选标准的一个评选活动。目前,在中国较有影响力和权威性的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的评选主要有两个:一个是由中国国家统计局与中央电视台联合主办的《经济生活大调查》所评出的;另一个则是由新华社《瞭望东方周刊》主办的《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大调查》所评出的。由于评选的媒体不同,会出现不同的名单,但是“最具幸福感城市”的评选可以反映出一个方面,那就是现在的人们越来越认为金钱并不能直接的等同于幸福。

国家统计局评出的中国十大最具幸福感城市

2007年
1杭州 2沈阳 3丽江 4厦门 5青岛 6大连 7成都 8苏州 9香港 10福州

2008年
1杭州 2宁波 3昆明 4天津 5唐山 6佛山 7绍兴 8长春 9无锡 10长沙

2009年
1宁波 2长春 3南昌 4上饶 5南京 6长沙 7昆明 8杭州 9成都 10西安

2010年
1杭州 2成都 3枣庄 4昆明 5南京 6长春 7重庆 8广州 9通化 10无锡

2011年
1广州2合肥3南昌4杭州 5上海 6北京7昆明8济南9成都 10长沙

源文档:http://baike.baidu.com/view/2534420.htm

================================================

happyness-book-cover02

中国人为何不幸福?

2011年04月21日 14:59 PM

“金钱买不到幸福,但确实带来了一种更令人愉悦的痛苦形式”——喜剧演员斯派克•米利根(Spike Milligan)这句著名的俏皮话,看上去就像是对“具有中国特色的共产主义”的简洁描述。

尽管中国经济飞速发展,薪资大幅增长,人们普遍感觉中国“正在崛起”,但最新的盖洛普健康调查(Gallup Wellbeing Survey)表明,大多数中国人情绪都很低落。

基于受访者对个人生活的描述,这项涵盖全球124个国家的调查将他们分成了三类,分别是“蒸蒸日上”、“勉强糊口”和“非常痛苦”。

尽管中国是全球增长最快的主要经济体,让步履蹒跚的欧洲经济体和美国深感羡慕,但调查结果并不理想:感觉生活“蒸蒸日上”的只有12%,“勉强糊口”的占71%,“非常痛苦”的为17%。

和其它国家进行一下对比,可以让我们对这些数字有更直观的认识:中国有12%的人感觉生活“蒸蒸日上”,这与阿富汗和也门相同(不过此次调查是在2010年完成的,当时也门还未发生动乱)。

71%的“勉强糊口”比率,与海地、阿塞拜疆和尼泊尔差不多。

与此同时,感到“非常痛苦”的人的比率为17%,比苏丹、巴勒斯坦地区和伊拉克还高。

上述结果与最近的其它一些调查结果相符。比如,中国社会科学院(Chinese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去年12月的一项调查显示,在中国不断壮大的中产阶级当中,绝大多数人对生活并不满意。当时,《中国日报》(China Daily)指出,人们情绪低落的部分原因在于:现代生活的严酷、竞争激烈、担心失业、偿贷压力和日益增长的物质主义。

源文档: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38200

================================================

happy-china3

构建中国国民幸福指数

胡鞍钢 为环境网站中外对话撰稿

一、发展与发展的测度

二战以后,GDP逐步成为国际通用的衡量国家经济实力的指标。随着人们对发展认识的深入以及GDP所固有的局限性(例如GDP没有反映国民收入分配以及环境损失),90年代以来国际组织开始利用复合指数衡量发展。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玛帝亚森提出,自由的扩展是发展的首要目的和主要手段,他所发明的人类发展指数(HDI)成为重要的衡量发展的指数,涵盖健康水平、教育成就和实际人均GDP三个方面,体现了经济发展应与人力的发展相结合。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从1990年开始利用HDI代替GNP作为衡量发展的指标。此外,1995年世界银行又提出了绿色GDP核算体系来衡量一国或地区的真实国民财富。该核算是在传统GDP核算的基础上扣除了自然资源枯竭以及环境损失,体现了要重视经济发展与资源环境之间的协调发展。

对于发展的测度随着人们对发展认识的深入而不断完善。当前,国民幸福指数(Gross National Happiness,GNH)逐步成为国际上衡量发展的新探索。该指数最早于1970年由不丹国王提出的。当时的不丹国王认为,政府施政应该以实现幸福为目标,注重物质和精神的平衡发展。基于此,不丹政府把政府善治、经济增长、文化发展和环境保护视为国家发展的四大支柱。

时至今日,“国民幸福指数”这一概念逐渐得到国际认同。例如,2008年,法国总统萨科齐组建了一个专家组,成员包括以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约瑟夫•斯蒂格里茨和阿马蒂亚•森等在内的20多名世界知名专家,进行了一项名为“幸福与测度经济进步”(Happiness and Measuring Economic Progress)的研究。该项研究认为应当对国民经济核算方式进行改革,将国民主观幸福感纳入衡量经济表现的指标,以主观幸福程度、生活质量及收入分配等指标来衡量经济发展。

二、从“GDP挂帅”到“以人为本”

2003年,中国人均GDP首次超过1000美元,2008年达到3267美元(根据世界银行世界发展指数)。随着高速的经济增长,中国正在逐步由中低收入国家向中等收入国家发展。作为全球有影响的大国,中国正处在工业化、城市化的关键时期,经济发展正面临诸多挑战,包括经济增长模式的转变与经济增长的可持续性问题、经济增长与收入分配问题、经济与社会协调发展问题。

首先,经济增长的结构性问题愈来愈突出,经济的可持续发展需要迫切解决经济增长方式的问题。基于投资驱动的经济增长模式使得经济结构在消费和投资上出现严重失衡,这种失衡状况甚至不断恶化。而且,中国已经不具备支持这种高投入发展模式的国内资源基础。其次,收入分配格局随着经济增长也趋于恶化。居民家庭收入占GDP的比重在1996-2006年期间下降了大约10个百分点,城乡差距和居民内部的贫富差距仍趋于扩大,并且仍看不到扭转的趋势。毫无疑问,收入分配问题已经成为建设和谐社会的重要隐患之一。第三,相对于经济的快速增长,民生领域的发展仍然是中国全面发展的“短板”。随着计划经济体制下福利系统的解体,“读书贵、看病难、房价高”逐渐凸显成为普遍关注的社会问题,食品安全、生产安全、环境恶化、腐败案件、群体性事件频发等一系列的问题均对政府治理提出挑战。

总结过去三十多年中国的发展经验,分权化的经济改革形成一个以“GDP挂帅”的政绩观,经济增长不仅成为地方政府政绩的主要显示指标,同时也被认为是社会稳定器。然而,随着社会开放性的不断提高以及快速城市化、老龄化带来的社会结构转型,中国的发展模式迫切地需要从“GDP挂帅”转向“以人为本”的发展模式,即经济发展应当从粗放式、高投入的增长模式转向注重经济增长的质量、注重经济增长的公平性、注重经济发展与生态环境、社会环境的协调发展,否则就有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危险。

在党的十七大报告中,胡锦涛总书记明确提出,“以人为本”是科学发展观的核心。温家宝总理在十一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的政府工作报告也指出,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要让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严,让社会更加公正、更加和谐。因此,提高国民幸福水平就是建立以人为本的发展模式,基于提高国民幸福感的公共政策将成为中国建设和谐社会的基础。

三、以国民幸福提高看待发展

国民幸福问题已经成为学术界的研究热点。在幸福问题的研究中,国际上最有影响的研究当属“世界价值观调查”(World Values Survey)。迄今为止,该项调查已访问了全球98个国家/地区。利用该数据,国际研究幸福问题的著名学者Inglehart把生存和福祉(survival and well-being)与人均GDP的关系划分为两个阶段:经济收益阶段(Economic Gains)和生活方式多样化阶段(life style)。在前一阶段,福祉提高对经济增长比较敏感,福祉随着经济增长明显提高;而到了生活方式多样化阶段,经济增长对福祉提高的作用并不显著,即当人们的收入达到一定水平之后,“主观幸福”和GDP的增长就不呈现出显著的正相关关系。

根据Inglehart研究结论,5000美元(以1995年美元的购买力作为计量标准)是经济收益阶段和生活多样化阶段的分界点。1995年的美元购买能力相当于2009年7038美元,而中国人均GDP水平在2010年将超过了这个临界点(按照IMF的估计,2009年以PPP计算的中国人均GDP为6567美元)。因此,从国际比较的视角,当前中国人均GDP水平(按照PPP计算)已经进入Inglehart所定义的第二阶段(即居民的幸福感提升对经济增长不敏感),旨在促进国民幸福的发展政策将不应该单单以GDP增长为中心。从这个意义上讲,当中国逐步进入中等发展阶段,对于国民幸福问题的研究是政府制定公共政策的重要参考。

四、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国民幸福指数体系

早在改革开放之处,中国就提出了建设小康社会的发展目标。建设小康社会是中国政府对中国人民的发展承诺。此外,我们提出构建国民幸福指数,不仅为了更全面地衡量中国小康社会发展,也是提出一种新型的“政绩观”,即“发展旨在提高国民幸福水平”的政绩观。

各级地方政府是促进发展的规划者和实施者,促进辖区范围内居民的幸福水平是各级地方政府的义务。如果“旨在全面提升人民幸福感”的治理模式能够在各级地方政府实施,这将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重要体现,将极大地提升中国政府执政为民的形象。对于构建中国国民幸福指数,我有以下几个看法。

第一,指标体系的构建要体现中国特色。当前,很多国家都在尝试构建国民幸福指数,尚未统一的指标体系。我认为,由于各个国家发展过程中的传统、文化等因素的差异性,国民幸福指数应当具有国家特色。

第二,指标体系要全面,但是也不宜采取过多的指标。构建GNH指标体系不仅要包括HDI所反映的内容(人均GDP、预期寿命、教育成就),同时也应该把政府治理、环境适宜度、安全感、社会资本、收入分配等衡量发展的重要指标纳入其中。在指标选取方面,要选取充分反映上述个指标发展的关键变量,变量不宜过多。

第三,指标体系不仅要包括客观指标,也要包括主观指标。与以往的发展指标体系不同,GNH的最大特色就是引入主观指标,让老百姓对一些难以用客观指标测度的指标进行定性评价,例如环境满意度、安全感、地方政府治理满意度等。

第四,重视和鼓励地方实践。当前已经有不少地方政府进行了相关的实践,例如“五大重庆”、“幸福江阴”等。这些地方实践体现了“以人民幸福提升看待发展”的政绩观,这必将推动政府在施政过程把公共资源的应用于直接提升人民幸福的领域,并在实践中提升居民对地方政府的满意度。

(注:本文原载“中外对话”网站。中外对话 http://www.chinadialogue.cn 是一个致力于环境问题的中英双语网站,总部位于伦敦,是一个独立的非营利性组织。作者简介:胡鞍钢,中国著名经济学家,任中国科学院和清华大学教授、国情研究中心主任,是一流的政策智库成员。他同时任供政府高级官员阅读的参考刊物《中国国情研究报告》主编。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助理教授周绍杰博士对本文亦有贡献)

来源: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37130

, , , , , , , ,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Powered by WordPress. Designed by Woo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