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凉的房子

匆忙中回了趟重庆,看父母,看即将被拆除的建筑,不是国家文物,是承载记忆的一栋栋荒凉的房子。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有这样的情结,在思绪飘溢甚至是在梦里,就好几次想起小时候在表哥家过暑假的日子,小孩子总喜欢跟大孩子玩,特崇拜似的,总能在他家里捞出一摞一摞的卡通书、港台流行乐卡带、健美杂志,去他就读的学校看看会很满足。也常常想起那时好几个大家庭在节日时聚集在一起,闹哄哄的,乌烟瘴气,大人打麻将,小孩儿自己玩自己的。那时没有电话,如果看到谁快到开饭时间还没来,或者有什么口信要捎给哪个亲戚,就派小孩儿跑腿,谁都不愿意去,一去就是个把小时,但去的有奖励,最后会评出这家里谁最喜欢走路,谁最懒,遗憾我小时候好像并不喜欢走路。然后吃完饭小孩得送婆婆去乘车,也是一段路,这个责任一般由家里的长子来完成。我在家族里的小孩中排在中间,也没我的事。我并不擅长逗趣耍嘴皮子,也不懂得搞关系,他们夸人聪明的时候从来与我无关,所以我只能成为一名观察员,一直到今天,曲终人散,人去楼空,各家根据各自的收入情况迁入了新兴小区,来往越来越少,童年一起长大的孩子们也几乎没有来往。我又回去那间屋子看看,看能否闻到当年的气味,侦查那些似懂非懂的蛛丝马迹。

在空楼里细细打量,卫生间、厨房、阳台、壁橱、角落、隔壁邻居,楼上楼下……算是把一些碎片的记忆串在了一起,算是喂饱了混沌饥饿的记忆。

原来,小时候那么熟悉的房间竟然那么小。

原来,每一栋房子每一块地,都要如此荒凉,不再纪念。

2 thoughts on “荒凉的房子

  1. 我也有老房子情节,有段时间疯狂的拍了很多,就怕被拆了记忆就不在

  2. @羊 从数据库手动恢复了你的评论,呵呵。其实老房子也有数据库,在我们记忆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