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艺术教育作为一种启蒙教育


展览空间,面具为孙素秋作品

雷姐千呼万唤邀请我去云艺文华学院看展览,是她一个多月在综合艺术工作室的教学成果,不好推托,也想看看学生的作品和他们的状态。

周三下午骑着电摩托就去了,一路运送建筑垃圾的大卡车威武驶过,扬起漫天黄沙,据说这是昆明全城的建筑垃圾运送必经之地。头一回骑车去,风尘仆仆,校园里好像刚洒过水。学校离城区还不算太远,但环境让人有点烦躁,因为这里灰尘特别大,雷姐嘱咐我来的时候一定要戴口罩和墨镜,后来也没戴就去了。

我就想起如今离城区更远的大学城里的生活。有一次我问一个同学,你们在那里除了上课都做些什么啊,他说宿舍里麻将网络都有,一天都可以泡在里面,老生熟悉城区一点,就跑城里来玩,但还是很枯燥,有的同学也去校外找那些站街的附近村子里的妇女。我问,你觉得最大的需要是什么?他说,就是特别需要有什么可以玩的,因为这里太单调乏味了,什么都没有。是啊,谁来看顾和陪伴这些年轻人?谁来引导年轻人的创造力?

有时,开设当代艺术课程也可以给学生予创造的活力,从枯燥环境中找到生活的激情,因为当代艺术创作要求创作者从既定的语言、形式和熟悉的材料中脱离出来,要求创作者以批判的眼光看待现实,要求创作者在表达时要有对现实的敏锐与转化能力,更要求创作者在人格上追求独立。所以当代艺术课程有别于传统美术课程,其实是一种启蒙课程——尤其是当我们的教育里启蒙缺失的时候。通过对高质量观念与形式的表达,去激发学生反思自己和人的处境问题。正如这次展览略略可以看到的一样,我也从展览中隐约感到这代人内心普遍的疏离感、内向。

展览以装置艺术为主,训练学生的在观念与材料上的表达能力,从布展和作品看得出雷姐和学生都很用心。以下作品图片来自他们的指导教师雷燕,文字说明由创作者提供。这里仅贴出部分作品,

刘双
装置《我是一棵蒲公英》
材料 :书、铁丝、纸、乒乓球、大头针、双面胶、橡皮泥、乳胶
内容阐述:蒲公英是一种普通但是却充满梦幻的植物,它没有桃李的花朵娇艳,没有玫瑰月季的芬芳,但它传播着春天的气息,散发着顽强的生命力,它是那么不起眼,但却依然不忘带着美好的愿望在空中自由地飞翔。我渴望做一棵蒲公英,一棵扎根在书本上的蒲公英,这样我就会有顽强的生命力,顽强的适应能力,无论我飞向何方,那里都会是我的天,我的地,我的家。

饶斯琪
装置《粉色的梦》
材料:塑料星管 铁丝
内容阐述:在我小的时候,我经常捡塑料垃圾带到塑料回收站买,虽然只能换几毛钱,但我还是很开心。每次,我都小心地把换来的几毛钱放进裤兜里,然后回家,然后睡觉,睡在自己温暖的床上伴随着开心进入梦乡。你也许还记得童年里的那些童真趣事,那么你是否还记得童年里的那些梦吗?

江晨,罗耸耸
装置:《“拆”下的危机》
作品阐述:当对抗沉默时,那里的和谐是多么的脆弱。

孙素秋
装置:《宅居》
材料:玻璃、胶、图钉、家具模型、鱼
作品阐述:现代社会的竞争越来越大,就业、工作、生存的压力也越来越强。很多人因为适应不了现在的社会,与外界的交流、沟通越来越少。很多时候宁愿孤独也不愿找朋友敞开心扉,把自己宅在狭隘的空间里,也害怕别人的靠近给自己带来伤害。这种现代社会带来的心理疾病在伤害着社会,也在伤害着自己。

施静
绘画装置:《萦梦》
材料:有机玻璃板 墨 丙烯
作品阐述:
昨晚的梦你还记得多少?
记得开头还是记得结尾?
梦中是挣扎还是痛感?
醒来后会不会泪流满面?

梦是什么颜色?
梦里人的面孔是模糊还是清晰?
梦中刺眼的阳光是否刺痛了你的灵魂?

梦中你会不会在过去与现实中徘徊?
梦中你纠结吗?
你是否想留住梦不要醒来?

梦中你会笑醒吗?
是让你捧腹大笑还是笑到全身发痛?
醒来后你希望再次回到那个梦吗?

总之《萦梦》就是这样缭绕在你的睡眠中,像水中的倒影,你想抓住它,而它却一触即散。梦里种种感受就像是人的另一个界面,它可能是你生活中的现实,它可能也是你人生中的某种暗示。回到现实有梦的人是幸福的,有梦的艺术家创造力是最强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