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梁”项目工作日志(2)

10月5日,周二,多云

周一开始布展,今天进展很大,个人作品都布置得很顺利,展览雏形已经出来,大家都很满意。这也是我今年做的最满意的展览之一,当然,主要功劳都是艺术家的,大家都非常投入,拿出力作来。

这次参展艺术家的年龄跨度非常大,从40年代的Kajsa,到80后的一小群。作品样式也非常丰富,云南很少有如此丰富艺术样式的联展。特别是在数字艺术方面长期欠缺。所以我这次来开一个互联网艺术的头,但策展事务缠身,所以也没有做到特别理想的效果,但也算抛砖引玉吧。

但很多人都病了,我自己也感冒。瑞典艺术家集体禁食3天,饥饿疗法,还在努力坚持工作,很坚强,而且总是面带微笑!我把这段话发在twitter上,瑞典汉学家杨富雷Fredrik Fällman)在facebook上回复说,这就是维京人!我就感到深深敬佩这群探险家、武士、商人和海盗——早期维京人的身份!哪里像汉人完全靠药罐子和汤罐子养着,弱不经风,所以,中国药店最多,唯物主义早就有生存的土壤。孙姐说,40年代出生的中国艺术家现在都只能在家画画国画,养鸟下棋,不可能再出来打拼,折腾装置艺术了,这也是这个展览年龄跨度大的原因,中国艺术家对新兴艺术样式感兴趣并努力实践的,都是年轻人,和极少数50后——比如孙姐和雷姐这种中坚份子。

雷姐带来了体委的火腿月饼一起分享。间歇喝茶,谈到年轻艺术家的创作,我和孙姐都觉得现在很多年轻人在大都市都去尝试那些很多人都在使用的技术和语言,好像很对路的那种当代艺术样式,其实还不如回到最初创作时的感动上,就是很少人尝试的一条路,比如手工等。孙姐说,艺术创作跟基督信仰一样,都要走窄路,对不对?如果一开始就走宽路,那种很多人都在走的路子,那么这个艺术家基本就没戏了,只可能越走越窄。但如果艺术家一开始走窄路,特别是年轻人,那么他们慢慢积累沉淀下来,将来会越走越宽,走到一片开阔之地。孙姐将艺术与窄路联系在一起切入这个问题,让我颇感意外,深表赞同。

10月6日,周三,阴

布展还在继续,中国艺术家今天只有雷姐来继续营造她的地震现场,瑞典艺术家开始做集体作品了,用他们带来的亚麻线织成了一个半圆,像个3D的建筑模型图。很酷。看得出来他们十分熟悉材料,能将普通绳子发挥到这个地步。

Kajsa很喜欢孙姐的“甜蜜书架”,她站在作品前十分感动,一边掐自己的手臂给我看,一边描述说,那种感动是一种切肤之痛的伤感。一个书架被一层厚厚的糖遮盖,封存,我说,那糖,明明是上个世纪遗留至今等待我们抹去的尘埃罢!Kajsa却说,不,是木乃伊时代留下的。

我也喜欢Kajsa制作的盲文图书,她选择了几句对她一生最重要的几句话配上自己的平面作品,句子都是盲文,旁边有文字说明,以下是我翻译的句子:

Listen to the body or it will scream, listen to the soul or it will be silent.
—- Bo Strömstedt
来倾听你身体的微声,否则它将令人触目惊心。
来倾听你灵魂的微声,否则它将沉寂失语。

Next time the road turns I go my own.
—- Loesje
当下次峰回路转,我就要走我自己的路了。

Art is a guerilla movement that should belong to the ministry of defense. Is the minister of war informed?
—- Sven Wollter
艺术本该属于一场防御事工的游击战。可军政大臣被告知了吗?

Man is not where his shoes are, but where his dreams are.
—- Jan Fridegård
人不在他鞋子所在之处,而是在他梦想所在之处。

If Jesus had asked for asylum in Sweden today, He would be rejected.
—- Loesje
如果今天耶稣来瑞典寻求庇护,他将会被拒之门外。

午餐和雷姐聊天,聊起本土环境中的女性艺术,女性的尊严是求来争取来的还是自己活出来的。又聊起许多艺术家开始很认真的学佛,有的人也由此开始平静下来,懂得放下。又谈论信仰问题,如果一个人已经懂得放下,已经很平静,没有焦虑和繁重的欲念,是否还需要信仰呢?讨论佛教与基督教的差异,讨论信仰除了为自己的好处是否还有其他?谈论人生的价值,中国今天的变革问题。无所不谈,聊的挺投机。她也谈到对我的印象,把我表扬得都不好意思,她很好奇我这些年是如何改变和成长的,一边说一边装出我以前总是斜眼看人的那副骄傲的模样。一定是你们上帝的恩典吧!她说。我说,不是我做过了多少重要的事情(何况我做的都是小事),虽然每件事我都尽量参与并做好,但都会有遗憾和无能为力的时候。我更看重的,是真实的自我,越是深查内心和行为,越是发现自己是需要恩典的人,是残缺的人。

雷燕在用纸布置地震废墟

今天基本布完,调灯,翻译标签。明天中国艺术家继续集体作品的下半部分,我想挑战不少,如何合作,决定使用什么材料,材料如何搭配,又如何与上半个圆形结合为一个整体。

PS.这里发布的展览照片都是未完成作品的状态,或者作品局部,开幕式后将发上完整的资料。展览将于本周五(10月8日)晚8点举办开幕酒会,欢迎您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