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梁”现场(1)

“混乱与秩序”(Chaos and Order),材料:亚麻绳,铁钉,糙米。瑞典艺术家与中国艺术家合作

10月7日。瑞典艺术家使用亚麻绳编制的半圆结构给中国艺术家带来了挑战,我们围绕材料和形式反复讨论,最后糙米高票胜出。我说他们用线,那我们就用点和面,基本元素的运用。

一开始做了半个太阳,毛时代那种金光闪闪的政治波谱样式,后来发现也不好,尝试用一根线条来破圆。用极简主义来对比他们的极多主义。但“少即是多”,往往是最难的艺术,说最简炼的话,却有最丰富的意涵,这是考验艺术家能力的时刻。同学们把这个重任交给我,我就跪在作品前冥思苦想许久,反复尝试,都不满意,回头告诉他们,我觉得一个纯粹的半圆就足够了。大家说还是简单了点,我又回去跪着继续冥思苦想。正当此时,瑞典艺术家进来,惊叹我们的杰作——一个纯粹的金黄的半圆是对他们最完美的最智慧的回应!顿时大家都松了口气,欢呼鼓掌。方与圆,繁与简,线与面,结构与平铺,运动与静止……

后来瑞典艺术家们也分享他们集体创作中的争论,是继续缠下去还是停下来,争论何处该停下来。与之相反,中国艺术家们却用很长时间讨论我们该在何处开始。多么有意思的对比。当我们焦虑该在何处开始时,殊不知,作品已经完成了。艺术家常常面临这样的困境,表达的局限与无限,少与多,提炼与繁复,句号与省略号,单词与排比句,以及自知之明——明白自己的处境和作品的生命状态。

“混乱与秩序”(局部)

 

艺术家合影

展览终于在雨夜中开幕,准备得几近于完美,但连续几天的大雨,参加的人比以往少了一点,当然,还有国庆收假许多人不能到场,另外也和同时间段里另一个更叫人振奋的颁奖仪式冲突。

开幕式上的一件现场表演作品是和丽斌准备的,他用许多线将衣裤与墙面连接起来,将自己的影子钉在墙上,然后奋力从中挣脱,时间约5分钟左右,短促有力,伴随着砰砰砰的闷响声。艺术家试图表达从自我的阴影中挣脱获取自由的决心,这件作品被大家评为展览中最有力量的作品。

和丽斌行为表演“影子”

 

挣脱之后留在墙上的衣物,让人想起博伊斯

我的互联网作品“天堂词汇表”也在现场展出,许多观众在那里围着去点击网页中的链接,看樱桃小丸子、黑猫警长、卡拉OK和网页,看得出来,大多数年轻人对这件作品很有兴趣。一个媒体的朋友问我:“为何想到天堂一词,你有信仰吗?”我说我是基督徒。但这件作品我不想谈论一个宗教概念,我更相信各种文化中的人都对某些词汇具有类似的理解,正如词汇表里那些出现频率非常高的词如“自由”、“永恒”等,我相信它们在描述一个模糊的天堂轮廓,更多这件的作品的想法,可以看这里。这件作品被评为该展中最具娱乐性的作品。而我也相信,游戏可以激活思维。

我的互联网作品“天堂词汇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