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趣味与现实”

刘邓、李凡、李纪华、雷炜、严仁奎、严琳骁和张兴旺7位艺术家于2006年陆续入驻昆明麻园村艺术社区,2009年,麻园村艺术社区面临拆迁,他们搬到了当时租金相对便宜的“明日城市”小区,而“明日城市”在很短时间内聚集了近五十位本土年轻艺术家,形成了近年来云南本土最大的艺术家工作室社群。

在一起画画、吃酒、喝茶、踢球、闲侃,所以要一起做个展览,这是云南艺术家一起邀约做展览的常见动机,这在许多城市已不多见。通过展览重新审视一个阶段的创作,通过展览与更多朋友见面,交流意见。

从此次展览的7位艺术家的作品中,我们留意到他们在使用材料、创造形式以及主题关怀等方面各自不同的趣味倾向,以及其中对现实的关注。

趣味概念最早是道德性的概念,而不是审美性的概念。在美学史上,第一个从理论上明确提出“趣味”问题的是18世纪英国经验主义美学家休谟。在中国传统诗词绘画里,对趣味的兴趣也有深远的传统,发展到梁启超那里,趣味不单是关乎审美的问题,他把趣味放置在对人生具有根本意义的本体论兼价值论视阈上。把趣味提到生命本体的高度、放置到人生实践的具体境界中来认识。而把审美当作人的一种生存状况,一种人生境界,是中国传统美学的一大特色。因此,中国美学精神可以说是一种人生美学精神。这种精神也同样在今天年轻一代艺术家身上有所延续,通过艺术来追求独特的人生境遇和境界。但在中国当下转型期的特殊情境中,并不是每位艺术家都能聚焦于自己独特的趣味样式,并将之发展为个人的生存境界,现实的焦虑叫人不能回避,因此在这个展览中,我们看到部分艺术家将对现实的关注放在更明确的位置,使得这个展览在趣味与现实之间,保留了一个较平衡的视野,看到艺术家们各自看待世界的方式。

在刘邓、李纪华的纸本绘画中,我们留意到他们二人在夜深人静时的修炼,有意无意间营造线条和点的形式感,细微之物的生机,显示出他们二人对严谨和形式的趣味。不一样的是,刘邓的画面幅幅几经设计营造,显出园艺者的别具匠心,而李继华的画面更近似显微镜下微生物的繁衍。

liudeng
刘邓作品

lijihua
李纪华作品

李凡的油画把历史场景和时尚选美搁置在一个悬空的沙盘上,残酷的战争被赋予玩偶般的小剧场感,别具玩味。历史被当作一匹正在播放三维电影的幕布呈现在观众面前,时尚亦被当作巴掌大的秀场供人娱乐。古往今来的世人在一个他者的视野下,被呈现,被观看。

lifan
李凡作品

雷炜的雕塑将花卉嫁接到性感女郎的头部,搔首弄姿的身体暗示着肉身欲望在都市生活中的试探无处不在。肉身化的都市生活是给人带来精神上的快感与慰藉,抑或是道德的危机?这或许是艺术家留给观众的主观题。

leiwei
雷炜作品

严琳骁的作品通过数字技术将自娱自乐的古典诗词或打油诗转译为QR码,并绘制在画布上,将阅读切换为传输和识别,将文学切换为信息,最终落实为冷抽象的QR码图案。打油诗作为一种个人趣味对当下的嘲讽揶揄,在数字时代的艺术家手里,被转译为识别码,显出艺术家善于糅合传统文化和数字信息的独特趣味。


严琳骁作品

严仁奎近两年的油画色彩雅丽,造型轻松,通过描绘寓言般的人与人、昆虫与昆虫的关系,以及人们对待未来和陌生事物的兴趣,呈现出清新的童趣和幽默感,勾起人们对童年生活和乡村生活的点滴记忆。

yanrenkui
严仁奎作品

张兴旺的录像装置将轻薄的泡沫状的玻璃,笼罩在正在播放的电视屏幕上,让正在播放的政治、体育、经济、健康等节目图像暧昧不明,原本熟悉的电视和节目显得陌生。艺术家试图借此指出电视文化对当代人的影响,在媒体信仰的年代,图像信息中暗藏泡沫危机。

zhangxingwang
张兴旺作品

以上文字为9月17日将在TCG诺地卡画廊开幕的“趣味与现实”艺术展的前言,提前预告,敬请关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