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访谈

1,你为何选择昆明这个城市作为你的创作根据地?
我的创作根据地不在昆明,而是在我心。
不是我选择了留在昆明,而是在没有选择的时候,我只能欣然在此地耕耘。

2,为什么你选择行为艺术,怎么接触上这种艺术形式的,你想通过它到达什么目的?
一开始仅仅因为它很直接很尖锐,可以捅破现实虚伪的马甲。
当你开始了解现代艺术史,就不可能不知道这种艺术形式。

3,你心中的创作根据地应该是什么样?
自由、包容、充满热诚和想象力

4,诺地卡是怎么经营的,名声和经济的收益如何,今后怎么样发展。
非营利文化艺术机构。
名声得去问艺术家和观众。
今后也一如既往地实践我们的意象:以多元艺术形态激起对人类价值的反思。

5,从你的一些文章当中我发现你对昆明的城市文明(例如都市人的价值观,都市人的生活方式等等)不是很满意的,这对于你的创作有什么意义。
请列出具体不满意的例子。如果你很满意,请谈谈对于你的生活有什么意义。

6,你认为云南人有一种质朴、散漫、忠于生活状态的人文品格,这种人文品格和乡土艺术的发展有没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如果有,是种怎样的联系?
这可以是一篇博士论文,无从三言两语谈到其必然性。但如果你去过乡下,就明白了。

7,你创作的一些作品或是你在评论文章中提及到的很多作品都带有悲伤或是恐惧等比较刺激人的一类元素(例如死亡等),为什么你欣赏这一类的作品?
我不知道哪些是不刺激人的元素(例如活着?)
如果悲伤、恐惧、死亡等事情可以叫我们忽略不计,那我们作为人存活的意义在哪里?
人们“欣赏”苦难,是因为人们既恐惧又满怀期盼了解其中的含义,具体详情可以去问那些排队买票看《唐山大地震》的人们。

8,你创作的作品或是你在评论文章中提及到的作品以人和社会为主体的比较多,你希望艺术能带给人们什么,改变什么?
一切真实的,可敬的,公义的,纯洁的,可爱的,有美名的,有美德的,都值得称赞……。以此激起人们去触摸真实的生命与灵魂,而非粉饰过后的现实。

9,通过你的文章我了解到你认为现在的本土艺术是处于一个振兴阶段,那么你在其过程中扮演或是希望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我好像没有写过本土艺术处于“振兴阶段”。
我扮演服务者的角色,帮人筹备展览、打电话、编辑资料、挂画、设计海报、贴标签、导览、写作、邀请、联络、清扫空间等等。

10,“江湖”实验艺术虽然已经终止,但是就这最近的三年而言,它对整个艺术和艺术家群体有没有产生过更多积极影响,有没有生出一个“后江湖”。
可能让人们更期待那种放松的、立体的、可以相互交流的、跨界的、带来更多惊喜的现场,而不是死气沉沉的陈列馆。至于更多影响,还需要时间来检验。
“后江湖”?!请你谈谈这是什么?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