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与偶发

回复一条评论,主要谈及行为艺术中的偶发因素,以及观众的娱乐方式:

1,我并无藐视普通观众的意思。我指的匮乏不是一无所有的那种匮乏,而是缺乏以心灵的真诚来回应现实的能力(无论是一件行为艺术或其他事件),反而被娱乐节目的方式潜移默化:书写成为一种表演,语言表白成为相互比拼的笑料,同时对意义失去了信心。

2,我对娱乐并不全盘否定,但却是十分警惕,特别是当下中国社会普遍存在的娱乐精神及其方式。

3,我也并没有否定他们的介入行为,否则我就不会让他们介入了。他们的“作品”将来会和我的作品一同展出,包括他们用过的笔、擦过墨水的纸巾、书写过程中的录像和其他细节。他们的态度和反应构成了作品的一部分,但不是核心部分。

4,我对行为艺术现场观众的介入是有选择性地接受,有时我主动去激活它,并以此纳入我作品的核心部分(如“意外死亡现场”、“人人都是政治家”、“洗脚计划”等等)。而有时我不会给观众介入的机会,或者说我不会去激活他们(如“缠什么禅?!”、“盲点”等)。而这件作品,原计划并没有偶发部分,但既然发生了,我就选择性地运用它。在最后展出时使用它们,而不是将他们写的内容直接寄给我的英语老师,直接影响到作品的观念和发展方向。这就像有人在我的画上画了一笔红色颜料,我尊重它选择不覆盖它,但我也不会将就他的那笔未干的红色调出另一个颜色来,因为我此刻需要的是绿色,而不是橙色或粉红色。

5,严格意义上说,我在现场的书写并非表演,只是坐在那里写,毫无观赏性可言,也没有特别的身体语言,我自己并不将它称作行为艺术。正如开幕式上策展人介绍我正在做一个“项目”。如果非要定义,我称之为观念艺术。

相关阅读《“誓言”书写现场》 http://blog.luofei.org/archives/2426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