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因为等待而有了意义

最早看到白双全(Pak Sheung Chuen)的作品是07年在奥斯陆的“中国电站2”上,印象非常深刻,因为他的作品朴实、小巧(轻便)、幽默、亲切,和其他人巨无霸式的深刻的调侃的作品拉开了距离。一件作品在感官上震撼刺激,自然会有其分量和效果,正如电影院的大片,但如果一件作品的外观在感官上不那么刺激,是否更考验艺术家的智慧和能力?

后来我跟一个朋友讨论行为艺术,我觉得中国大部分行为艺术作品(performance)都有一些共同特征,比如让身体陷入困境,通过困境让身体处于非常状态,肢体语言处于被拓展的态势。通过困境,让人们看到行为艺术并不那么容易。但在白双全的作品中,我看到的是生活化日常化的行动(action),比如购物、走路、等待。他的作品由许多生活的细节构成,比如时间、地点、人物,显出对生活的真诚。艺术家将生活的含义、艺术的观念隐藏在一次次行动的背后,人们看到的,仍旧是生活本身。而这些作品(通过展示和出版),在人们看了之后,唤起人们有一种试图立即重新生活一次的冲动,重新体验所生活的这座城市。城市生活在他那里变得丰富细腻而有趣,艺术也由此更生活化日常化,变成有价值的游戏。

以下选自白双全的部分作品,是我比较喜欢的几件:

$132.30的神迹

我在超市买了八件货品,若果你从购物单上把每件货品名称的第二个字读下來,你会得到:信祂的人必得永生。(约3:16)

【评注】这件作品将信仰与消费联系在了一起,本来最不应该联系在一起的事物,却在一张单子上“神迹”般地出现。

***

等所有人都睡着了
深水埔 (东京街东宁大廈)
27.12.2006 (22:30) – 28.12.2006 (06:00)

我站在深水埔一栋13层高的大廈面前,等待所有人睡著了,我才离去。相片的時間:22:38 / 01:40 / 02:36 / 04:09 / 05:04。

***

等一个朋友
九龙塘地铁站 (进又一城前的大堂)
29.12.2006 (12:47-16:38)

有和任何人约定,我只是随意在香港挑选一個地方站着,等一个我认识的人出现。這这一次我在九龙塘等到一个很久沒有见的大学同学Jacky,他问我:“你怎么知道我会经过这里?”我答他:“其实我并不知道,只是我等了你很久。”当我在等我「这个」朋友时,我想起耶稣说的《好撒玛利亚人》的故事,我想我也是在等一个好的撒玛利亚人。

【评注】我在奥斯陆看到这两件作品的原件展出方式,一些照片镶在黑边相框里,还有一张影印的港版竖排版的约翰福音。白双全在另一篇文章里写到:“时间因为等待而浪费了,时间也因为等待而有了意义”(出处)。一个个为陌生人或朋友守候的行动,让城市人离开急匆匆的焦躁状态,进而为等待赋予了含义。通过看似无聊的方式,让意义突显。

作品图片和说明引自:
白双全公园:http://pakpark.blogspot.com/
二楼五仔记事簿:http://oneeyeman.blogspot.com/

, , , ,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Powered by WordPress. Designed by Woo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