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安克:几乎是一个圣人

多少年来,城里的家长都在为自己孩子能进最好的学校而拼命,争取起跑线上的决定性胜利,能力强的,则送出国寻求更好的发展。然而现实是,绝大多数家长和孩子只能在自己能在的学校甚至偏远的山区里学习,在庸碌平凡的中间和底层辛勤攀爬,在漫长又缺水的马拉松跑道上抱怨造物弄人。

大学时候,一位老师对我说,学生对学校是否有感情,关键在于学生和某位老师有没有感情,学生对老师没感情,对学校也就没有感情。想来也是这个理,不过在我们的文化里,从小就要求人们对抽象的组织效忠并献媚。稍微对我们好一点的人,我们会怀疑他们别有用心。

从我的经历来看,一位榜样作用的导师、善于因材施教的良师益友,对一个年轻人生命的塑造,其影响是非常巨大的,而这个关系建立得越早越持久,影响的效果就越深远。今天我身上的许多品格,包括一些事业上的理想,很大程度上都来自高中时候一位叫杨志的年轻老师对我的影响,他让我从自卑退缩迈向勇敢坚强,他鼓励成绩优异的同学坐在差生中间去辅导他们,他带着班干部一起探访那些身体软弱的同学,他鼓励同学们多问问题(包括非常奇怪和他不能回答的问题),他鼓励他自己和我们要向自己最软弱和缺乏的一面发出挑战……教了我们一年以后,他在带同学们出去写生的途中,不幸在乌江罹难。一粒麦子就这样死了,许多籽粒多少年后继续生长。

卢安克的故事,让我非常感动,想起我自己的经历,也再次看到爱的力量是何等奇妙,在这个被自私和物质所吞噬的国度,我体会到一种微小而崭新的力量,带着种子破壳而出的那种毅力和决心。

就在写这篇文字之前,我一直在搜索“卢安克+基督徒”,试图找到支撑卢安克背后的信仰,从网上的信息看,没有定论,虽然有人坚定地说他是基督徒,却没有证据,也有人说他所实践的华德福教育理念是泛神论结合了自然主义理念,柔和了佛教、基督教、道教、印度教等,鼓励学生在自然中追寻隐秘的呼召。无论如何,真理和爱的光辉都已从巨大的黑暗中透出丝屡,照耀在山区留守儿童的心里,给他们带来希望。至于卢安克个人的认信,留给上帝去评判吧,作为人,众人看为美的事,我们当留心去做。

卢安克简朴无私的生活方式也为我们澄清了物质主义和精英群体的谎言,选择由精神和爱来引导我们的生活,而非物质和竞争。相比之下,这是一种缓慢艰难而有序的方式,他说,中国现在的问题就是,无论城里人还是农村人,都太急了。不是么,“发展才是硬道理的”。正如卡夫卡写的一段笔记:人类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耐心,人类因为没有耐心,被驱逐出伊甸园,人类也是因为没有耐心,始终不得重返伊甸园。

没有耐心,所以人不相信真理;没有耐心,所以人开始没有爱;没有耐心,所以我们宁愿赚得全世界,而赔上自己的灵魂。

在卢安克著的《是什么给我力量》一书的引言里,他写到:

“只有我们感觉和意识到并承受环境的痛苦,我们才会停止给环境带来新的痛苦,只有我们让精神在物质中表现出来,我们才会有改变情况的力量”。

正是他对这个世界周遭的痛苦深怀怜悯,相信意志的力量强过物质,相信未来可以充满希望,才一丝不苟地作出温柔而有力量的回应,去最边缘和最底层的地方做改变的工作。我在想,这个国家如果多几个这样的人,刀客就会少很多很多。也就是说,如果我们都为身边相关或不相关的人服务,人和人的关系就不至于冷漠。如果一个人为另一个人或一群人舍己,那些被服务的人就会相信,生命虽然充满苦难,却有人会和他们在一起,因为生命可以成为他人的祝福,而非咒诅。有意思的是,卢安克在关闭博客声明中写道的,这样的行为竟然会伤害到一些人的自尊心,以善胜恶的行为,如保罗在《罗马书》里所言:就是炭火堆在那人的头上。

我相信,卢安克的学生是有福,他们没有在省会一流的小学接受奥数训练,没有“全国著名教师”的辅导,却接受到一生莫大的祝福,他们中一定有一些已在心中立志,将来要做这样的老师去帮助山里更多的孩子。

耶稣说,“人为朋友舍命,人的爱心没有比这个大的”。为他祷告。

如果你还不知道卢安克是谁,推荐看看柴静做的专访“与卢安克面对面”: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stM8CuU8WTE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