杯具

bike-gate我所在的小区昨夜停车棚被盗六辆电单车,我的也在其中。盗贼将车棚后门的锁钳断,破门而入。

守车棚的是一大家子人,还有个刚上学的小女孩儿,住在狭窄昏暗的小屋里。常常看见他们挤在节能灯下一起搓麻将、做饭、看电视剧。清早,女人红肿着眼睛,说:被盗的都是新车和好车。另一个中年妇女在小屋里捂着头蜷在铺上,泣不成声,因为她们要面临两万多的赔偿,对于这样一个靠守单车棚和麻将桌上的运气来维生的家庭来说,这样的打击是惨痛的,他们不得不四处借贷。其他几个男人在车棚里慢慢地走来走去、查看、眉头紧锁,像办案民警,镇静地登记丢失车主的电话号码。

我的车四千多,新款,才骑了三个月。其实自己更喜欢骑自行车,因为这是我唯一能保证可以长期进行的运动项目,我实在挤不出时间去运动场或爬山之类,另一方面,我一天坐的时间实在太多,需要保持运动,否则精神和体质越来越差。当初买电单车,是因为考虑到有时特别累,不想再过多运动。尽管如此,很多时候我还是电单车和自行车交替使用。

车被盗了,对我而言,虽然带来一些不便,但我其实更为守车棚的那些人难过,因为他们要负全部责任。我跟他们说,这事儿物管也应该负部分责呐!首先,保安为何没发现,夜深人静大铁门被撬,六张车被推出去(肯定不可能骑出去,因为没钥匙),守大门的在睡觉吗?其次,守车棚的有多少能力负责赔偿,如今电单车越来越多,随便丢一辆都好几千,而原来停车的地方从安全系数上讲是不够的,这种情况,他们应该有保险才对,否则谁能保证绝对不出事呢?如果守车棚的人没赔偿能力,或逃之夭夭,那小区里的车棚是不是形同摆设的?他们很无奈地说:物管不负责。我觉得这很不公平,这么大的责任事故丢给底层的一个家庭或个人来承担。听楼下发廊的一个人说,曾经附近小区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守车棚的觉得物管也应该负责,于是打官司,但最后判决物管不用赔偿。从情理上说,我觉得这里可能有法律和管理漏洞。而真正令人难过的,是那个守车棚的女人说:不要去争了,没用的,怎么争得过他们呢,算自己倒霉吧……

倒霉的总是底层的那些人,他们不仅要为自己的过失负责,还要为这个社会的漏洞负责。这种不公的感觉不只是这件事,而是深觉这个社会是如何把底层百姓逼到更加艰难的境地。

今天新闻又说,某地砍伤几十名幼儿园的小孩(出处)。这样的新闻连篇不断,矗立于愤怒的日常生活。但又有多少人,在倾听和关怀那些动手之前的、底层的、边缘的、沉默的、痛苦的人们呢?要么沉默,要么爆发。自Yang Jia以后,这个国家的刀客就出现两种,一种专砍权力机构里的人,一种专砍手无缚鸡之力的幼儿。多么杯具。希望接下来的工作,不是管制刀具,而是疏导人心。

, , , ,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Powered by WordPress. Designed by Woo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