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行者

展览作品海报

潜行者
文/罗 菲(TCG诺地卡画廊总监、策展人)

几经易名,这个云南艺术家十一人作品展的主题最终被艺术家们确定为“潜行者”,这个命名符合低调、勤劳、训练有素、经验丰富等特征,也暗示了他们正处于某种环境,等待行动,吻合参展艺术家们的实际思想状况。而这个词也让我联想到另外两个词:“潜伏”和“越狱”。

反特剧《潜伏》的走红,说明了我们对待历史真相有怎样的兴趣,不特如此,还要加上好莱坞电视剧《越狱》才算有了两盘主菜,较温柔地将人们对阴谋论的偏爱再次摆上了桌面。

阴谋论来自两种背景,一个是世俗的,自由主义的政治学对人性和国家权力怀有一种深度的怀疑,哪里有权力哪里就有阴谋。如前段时间盛行的金融阴谋论将全球金融危机归到美国某集团的精心策划;再比如911是美国政府自己策划为要发起战争的借口;最著名的的阴谋论之一是肯尼迪暗杀事件,认为美国政府某个秘密组织暗杀了肯尼迪。另一种阴谋论背景源自对部分基督教理念的放大,认为撒旦暗中掌控了世界,每件事每个符号的背后都有属灵国度的争战,这是受基督教国度观和末世论的影响。如宝洁公司因其旧版Logo中含有“666”的魔鬼印记,被指控崇拜撒旦。

和老美相比,中国文化对阴谋论的领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除了《潜伏》,还有《金枝玉孽》、《康熙大帝》、《雍正王朝》、《无间道》……何况我们的文化在勾矩之术、长短经、阴谋韬略方面如此发达。作家冉云飞说,《孙子兵法》及所有中国谋略,无非坑、蒙、拐、骗、诱五个字。虽然听起来不中听,不过看看我们的教育环境,从幼儿园、小学到大学再到单位,没有一个地方是无权谋用武之地的。

哲学家波普尔解释阴谋论为“宗教世俗化的典型结果”,他认为“相信荷马史诗中众神的阴谋可以解释特洛伊战争的历史,这个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众神已经被抛弃。但它们的位置被有权的人或集团填补——罪恶的压制集团的诡计要对我们所遭受的一切灾难负责——诸如博学的犹太教长老、独裁分子、资本家或者帝国主义者之类”。

不幸的是,人们宁愿恐惧一切不幸的背后都有一个阴谋,也不愿相信一切故事的背后都有一个隐藏的恩典。当代人破碎恐惧不安的精神图景昭然若揭,仿佛总有一天你我都要在阴沟里翻船。那么有没有一种恩典能够胜过阴谋,有没有一片憩息之水滨可以替代阴沟呢?“越狱”的哲学意味,更符合“潜行者”的期盼。正如一位诗人写到:周密的越狱计划,是从娘胎里密谋好的。

《新约·马太福音》里耶稣说:你们要灵巧像蛇,驯良像鸽子。这谈到了作为“潜行者”的素养问题。如果这十一位艺术家正如他们所宣称的那样,的确怀揣着一份潜行(潜伏)之目的,那就是他们筹划着要温柔驯良潜伏在各自环境或体制里,灵巧机警地找到自己独特艺术语言的阳谋。还好,他们的谋划关乎艺术,而非他人。

展览海报

潜行在学院派美学里的杨一江和沙智滨各自专注于自己的艺术理念,艺术图式上属于安分守己那类。杨一江通过对人体模特造型微妙而试探性地摆布,渐渐触及到一些敏感又无可名状的神经末端。沙智滨则在雅致忧郁的灰调下排列组合静物与人体、人体与山水之间的图案关联。

潜行在国家意识形态里的吕力、向卫星和张永宁将各自对国家历史的记忆和思考转换为熟悉而陌生的图像。吕力的“迷失系列”将80后青春美少女搁置在大跃进时代的废弃工厂,在摆拍中凸显不同时代质感之间的差异与荒诞。向卫星的“龛”系列将全国代表大会、美女选秀等事件以浮雕形式植入电视机壳内,命名为龛,尖锐地指出人们将媒体事件当作偶像供起来的伪信仰。张永宁的“徽章”系列将儿童形象制作成领袖像章,借此关注普通个体,也暗示权谋意念正在儿童中扩散。

潜行在市井里的有王玉辉、朱小林、张志民和胡俊。王玉辉通过幽默的狗的生活和游戏来展开对生活场景的臆想和揶揄。朱小林的“游戏人生”描绘着市井生活里的无聊感。张志民则以略带伤感的眼光留意那些被遗忘的琐碎什物和不经意的场景。胡俊通过描绘疲软而冷漠的婚姻关系来引起人们对传统价值的反思。这些作品都带有明显的自传色彩,保持着对市井生活的亲密与警惕。

还有潜行在历史图像里的李雪丰和赵刚。李雪丰透过马赛克滤镜重新审视那些经典的历史人物与场景,通过视觉上的模糊将历史记忆锐化出来。赵刚则挪用样板戏的图式,将卡通玩偶般的样式植入其中。

出于对艺术的期盼,艺术家不得不潜伏在现实之中,从中获得一面创造的镜子;出于对今生的期盼,多少人不得不潜伏在现况境遇之中,从中获得“越狱”的地图。

这十一位艺术家都在忠诚地扮演着“潜行者”的角色,将“潜行”中的发现与人们分享。自古以来,艺术家总是潜行在世上默默行动的一群人,他们在游戏、寻索、思考、积累经验并锤炼语言中进行创造,企图从现实中“越狱”。这个过程漫长沉闷、凶险而艰辛,唯有在创作中每一次或微小或巨大的突破,总让人感到欣慰。艺术的恩惠为“潜行者”预备着一份憩息之水滨的想象,使得人们能想象现实之外仍有救赎之可能。这正是艺术的魅力所在,“潜行者”的期盼,光明正大的“阴谋论”。

以上絮叨,是为“潜行者:云南十一位艺术家当代艺术实践”艺术展序。

2009年12月13日,于春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