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范例的“风景日志”

下周六范例的风景油画展,这里贴出一篇精品消费报刘昊发来的采访。欢迎大家关注:2009年12月19日,20:00

精品:请从策展人角度,介绍一下“风景日志”范例个人油画展。
罗菲:其实这个展览并没有策展人,正如一本日记并不需要主编一样。因为它们已经在那里,记录着艺术家生活中眼见的那些场景。

精品:范例在什么时候、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完成了“风景日志”中的作品?
罗菲:绝大部分是范例近两年在昆明大街小巷所作的风景写生,以及他过去一年在北京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做访问学者期间的室内写生作品。

精品:2003年5月,范例曾和另外3名云南艺术家在TCG诺地卡举办《片断》群展,那个时候范例展出的《被切割的风景》和今天的《风景日志》有怎样的联系和分野?
罗菲:生命的每个阶段都带给艺术家不一样的世界观,有时认为世界是由保守与先锋分割、正义和邪恶分割、美的和丑的分割,但当我们忠实于自己的生活本身,眼见的风景就还原为“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的那片自然。

精品:和丽斌在论述2000年以后云南艺术家对风景题材的理解,提到两种艺术分流:“一部份承袭了上一代艺术家的焦虑情境,具体在作品中则体现为自我放逐和反都市化的倾向;另一部份则崇尚并身体力行地实践酷、炫、流行的、瞬时的美学观,把自身抛入都市消费文化的场景中,来获取新的灵感与创作资源。”范例更倾向哪一部分归类?
罗菲:他夹在中间,寻找着自己的道路。

精品:范例的作品,让我联想到上世纪60、70年代的“昆明外光派”,你认为两者之间是否有某种延续?
罗菲:是的,范例的作品延续了外光派的一些特质,这也是云南风景艺术的基本特质和艺术家的生活方式。

精品:本次展览和今年TCG诺地卡发起的艺术讨论“就地造境”有着怎样的联系?
罗菲:这个展览是今年TCG诺地卡画廊关注云南本土风景艺术的一个尾声,我们从今年四月的“就地造境”艺术展关注云南风景与艺术家心境之间的联系,到范例这个“风景日志”以朴实的生活化的方式呈现,都反映出云南艺术家将风景作为创作母题的倾向,也流露出一种云南艺术家特有的生活方式和艺术理念。很多像范例这样在艺术院校从事教学的艺术家,对他们而言,风景写生不只是一门课题,而是承载生活痕迹的日志。

精品:你在《就地造境》一文中提到的“默观”(contemplation),在范例的作品中是如何得到体现的?
罗菲:默观往往指艺术家或文人在面对自然时结合自身处境的情感抒发,而范例的风景更多是将自我隐藏,留意眼见的风景本身。

精品:云南艺术家在关注工业景观与自然景观冲突的案例中,有哪些艺术家或者作品是比较突出的?
罗菲:曾晓峰曾经有一批作品与工业景观有关,其他艺术家的某些作品会看到这样的影子,但总的来说云南艺术家的作品与工业相关较少,与土地联系更多。这是地域性格造就的。

精品:云南乡土艺术和当代艺术、现实主义批判观念的结合,近年有着怎样的变化、新意和突破?
罗菲:云南的乡土艺术很少有真正尖锐的批判观念,更多地是对土地的怀念,一种生命情感的流露。在年轻一代风景艺术家中,人们在持守云南外光派以来的生活方式的同时(经常外出写生),也有一些不仅满足于“写境”的艺术家,他们开始“造境”,他们开始越来越关注自己内心的那个景观,人类普遍的那种心灵景观。可以说,云南的乡土艺术、或者说风景艺术正在悠哉悠哉地往人性深处走去。

更多信息见:http://www.tcgnordica.com/archives/1986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