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一个重生后的艺术理想主义者

很感激你的坦诚!读了你的来信很感动,想起我刚信主的那一两年,甚至信主前两三年的状态,在思索与疑惑、理想与信仰之间徘徊犹豫,的确如你所说,就是一个真实的信仰历程。

我不知从何说起,能与你分享什么,什么可能会对你有帮助。这是缺乏彼此认识所带来的障碍。

的确,无论是今天还是从前,做艺术是边缘而冒险的事情,信仰上帝之后的艺术家就更将自己置身于火焰般的对话之中,没有多少人能理解那种理想与信仰之间的焦灼感,几近于双重异象叠加在一起的混沌,无论是其他艺术家还是教会都很难真正理解这种内心的挣扎。毕竟,真正深入信仰艺术而后又开始信仰上帝的人是极少数(不过我相信会越来越多)。但感谢上帝,祂的爱让我们在今生今世就得以重生,也因着祂的爱,我们的煎熬和挣扎就变得更有意义,正如林后7:10里说“因为依着神的意思忧愁,就生出没有后悔的懊悔来,以致得救;但世俗的忧愁,是叫人死。”所以,在这个备受煎熬的过程中,只要我们愿意完全向上帝敞开,持守住对祂的信心,这必然成为被医治和面对呼召的过程。只是,这一定是很困难的,所以需要曾经走过相同道路的人们一同搀扶前行,所以我很感激能与你就这些话题交通,因为我们都在路上。

首先是医治。不只是我们身上的罪得到主耶稣宝血的遮盖和赦免,更是得赦之后靠着圣灵活出新的生命来。这个过程好比天国的种子在我们里面生长的过程,而种子生根发芽则需要好土(如主耶稣所比喻的),而今我们里面那片土正是在经历祂的护理。或许我们在认识祂之前,和很多当代艺术家一样,常常浸泡在虚无主义、存在主义和各样后现代生活方式里面,我们则充满了怀疑、焦虑、自省、内观的气质,这里面有好的也有不好的,无论怎样,上帝都会使用这一切,我们已经是新造的人,我们生命里的每个故事都会被重新赋予价值和意义。但我们里面曾经的疑虑和虚无,俨如一片坚硬干枯的土地,所以圣灵就在每时每刻每件事上做松土的工作——就是医治,帮助我们不是更像老我(自我),而是更像主耶稣。

然后是面对呼召,或者说是艺术和上帝信仰之间的关系。这是一个庞大而深刻的话题,我从信主的那一刻直到今天,几乎每天都在思索着这个问题,然而感谢主,从主所领受的道如今已经让我不再为这个问题而焦虑。

就在当年我犹豫是否要信的时候,其中一个最重要的祷告就是,我说上帝啊,在我来到你面前有个绊脚石——就是艺术,分不清艺术理想和上帝信仰之间的关系,我曾经把艺术当作信仰,把自己交给艺术,做了艺术的信徒,而今我却要面对你,是要放弃艺术呢还是怎样?这个石头如此巨大,如同堵在埋藏主耶稣的空坟墓前的巨石,我完全不能靠自己的能力去挪开它,看那已复活的主,除非主的使者亲自动手挪开要让我们做见证。

艺术之于艺术家,就像黑夜里的月光,当我们迷失时,它可以为我们照亮摸索的道路,探寻未来的可能性,但这月亮并不是自己会发光发热,而是来自太阳。因此可以说:是上帝的光穿过了艺术,如同太阳光穿过了月亮一样。

因此,从圣经的角度说来,艺术不会构成上帝对我们的应许之地,就像太阳的光照不是为了让我们从月亮获得希望,而是祂本身。因为上帝并不应许我们说艺术会成为你的或者我的(如同耶和华上帝对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的应许),让我们在艺术(圈 / 市场 / 史)里有名分,因为艺术本来就是祂已经赐给我们的一份礼物,我们有极为强烈的创作冲动以及表达的技巧就已经证明了这一点。而借着这个礼物——我们好好掌管它(艺术创作的才能),按着上帝的心意使用它,就必蒙祝福(或者这层含义是你谈论“应许之地”的初衷)。至于是否要做艺术家或者职业艺术家,这是一个很具体的问题,不能简单判断,这涉及到上帝在我们生命中的具体带领,以及这段具体的时期的具体带领。另外关于环境周遭,这些或许也不是最核心的问题,因为我们不是注目在自己和他人身上,而是上帝身上。

关于艺术和上帝信仰的关系,十分奥妙,也十分简单,或许今后有机会更深入交流。就你所提及的而言,我想,如果我们做艺术是出于自幼年起就感受到的隐秘的召唤,那么如今,当我们认识上帝之后,我们就在开始学会面对这个召唤的源头。这期间往往会有短暂的“失明”,但不用惧怕,因为上帝的爱胜过了一切,我们生命的价值也因着祂的爱而不是艺术(上的成功),得以完全。这时的焦躁不是因为我们没有看到希望之光,而是我们正在面对那光。这也是我上周刚做的一个行为的想法。

以上是我对你的来信大概的一些想法,不知是否有所帮助,误解之处望谅解。另,我有篇博文也谈到我过去的部分经历,参看《成全更大的见证》。

愿圣灵保守并坚固你的心!我也在祷告中纪念你。

以马内利!

, , , , ,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Powered by WordPress. Designed by Woo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