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云昌“行为的翅膀”

看到阿昌一个月前的展览信息。阿昌的作品是我比较喜欢的那种,就是对待艺术语言如同煅炼剑法一样的毅力和能力,以及最终呈现出来的行为本身的质感。那种一贯的狠劲、尖锐,述说着浪漫、残酷而荒诞的现实。

这组以他本人一根肋骨为主要元素的作品脱离了表演艺术在特定时空内的规则,延伸为一个隐秘的生活化的仪式,一个毫无理由的体内手术在艺术家本人生命中、同时也在与那些亲密女性的关系中得以延续。女人,作为男人身上肉中的肉、骨中的骨,原本在伊甸园里合二为一的亲密关系,在俗世中演绎着另一种属血气的亲密,更多的是平庸、纷乱、冲突和焦灼感。

那些绘画也很有意思,不只是对行为图片偷懒式的复制,一系列行为艺术的延伸产品,而是以一帧帧定格的荒诞叠加在一起,像是吸食毒品后的幻听幻视,想起《猜火车》里Lou Reed的”Perfect day”响起,在毒品里的最佳状态,便是真正的陷落,陷入大地里的失重感、满足感和焦虑感杂糅在一起……这些画面正丰富了这个行为的言说,虽然看上去什么都不曾说过。

以下图文来源(可见更多图片):http://show.artintern.net/html.php?id=2030

==========================

《一根肋骨》项目中的作品都源于一个发生在公众视野之外的行为艺术。2008年8月8日,艺术家为将自己的一根肋骨从体内取出而接受了一个医学上并不必要的手术。由此,何云昌身处紧闭的手术室大门背后;在药物的作用下,他在大部分手术过程中都处于无意识状态,在这种状态下体验着自己的行为作品。他刻意地让自己没有能力在手术实施时去控制它,因而颠覆了他过去作品中的一个核心要素:即行为作品的成功与否很大程度上由其对身与心的毅力强化呈现来决定。

同何云昌早期的作品相比,《一根肋骨》充满了更加私密而带有情感宣泄性的存在主义内涵。无疑,这是一个强悍浪漫而疯狂冷酷的项目,也是一件充满诗意的杰作。取出肋骨不仅代表了这个行为艺术的终结,也标示着其它关联作品的起始。但不同于早期作品的是这个作品通过一个物体——肋骨——来实现何云昌所称之为的“整个项目中最重要的文献”。充满着象征意义的肋骨被做成了一根项链,在后续的五张摄影作品中承载了至关重要的观念含义,还反复在纪录了整个项目不同阶段的影像作品中出现。

项链名为《夜光》(2009年),由肋骨和400多克黄金制成。何云昌将一种粗糙、坚硬、有乌青色泽的材料(未经处理的肋骨)和另一种珍贵、柔韧、暖色的材料(黄金)组合在一起,表达了人们通常对赋予各种事物的价值上的质疑。项链的黄金颈圈打制成了双头神兽的形状,龙头分列在蛇形颀长主体的两端。何云昌项链中的龙仅仅是出现在他诸多作品中对神话传说和哲学理论引用的例子之一。

除了引用中国文化的元素之外,《一根肋骨》还参考了基督教传统的元素。《圣经》给何云昌带来了灵感,特别是“创世纪”第2.21-2.23章中的记载:上帝用亚当的一根肋骨制造了夏娃。何云昌感兴趣的不是将这个上帝造人的神话用艺术转换的方式在今日重现,而是肋骨的象征意义——男人和女人之间永恒的关联性。

这种关联通过《一根肋骨》的图片进一步得到了强化,这组图片由何云昌分别与五位曾经或现在和他有着非常亲密关系的女性所拍的照片组成,其中有他的母亲、夫人和前妻。在这个像是某种供奉仪式的场景中,这些女性戴的项链是一个为避免肋骨变形而采用普通未经加工的金属材料制成的“临时”版本──项链最终将用黄金打制。这五张在不同时间和地点拍摄的照片(159.8 x 126cm)有相似的构图:画面中的人物都在相同景深的距离内相依而坐,背景相同,有着能令人想起老式家庭照片的椭圆轮廓──当然老照片颜色没有这么鲜艳,人物着装也没有这么现代。照片中的背景是用在不同的照片中喷上不同颜色的干花做成;照片中人物则有着复杂的表情、姿势和细节,使人能察觉到他们的情感和关系——即便有的关系已成为历史。由于何云昌对这种半遮半掩自嘲在作品中的拿捏,俗气的背景板和人物之间的对比使这些照片有了各自的特点。

和他早期的许多画作一样,何云昌通过《一根肋骨》项目而完成的现实主义油画则忠实参照了用来纪录整个行为艺术的照片。如果这些作品可以被看作是另外一种帮助大众理解他的行为艺术的方式的话,那么,对于艺术家来说,它们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种知识形式。借助这些作品,他可以采用另外一个角度去观察并重现这个行为艺术。

相关文章:“乌托邦梦想”的践行者——艺术家何云昌访谈(视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