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景疗伤

不得不承认,“就地造境”展清冷的现场与清高的主题都自然地把大众、包括大多数艺术家都拒斥到了一个边界上,一边是以往观展经验里所期待的视觉餐宴,一边是需要观者自觉留意那隐微的声音。从喧嚣热闹的艺术party退下来静下来,是件很难的事,从日常繁忙生活中退下来,进入别人和自己的一片静瑟的内心,更难。这是一种境界,需要制造,所以叫“就地造境”。

风景在东方人的审美功能里,不只是一个被欣赏被描绘的对象,更是观者在其中冥思默想,获得医治的场,特别对于艺术家而言。有时需要这样的经历,在风景的图像中、风景的场域中,让自己的内心得以完全敞开在万物面前,在朽败的花里看见自己内心的伤口,在峻拔的大山面前看见自己的卑微,在荒芜的旷野里看见自己的迷茫,在日出之际看见自己的盼望,在垃圾成山的风景里看见自己的贪婪,在华美的花朵身上看见自己的繁华顺利也不过如此,在不种也不收的空中的飞鸟身上看见造物主的恩典,在天空与大地间看见一种奇妙的作为,人的尊贵。

如果说风景艺术在当代还有值得深入推敲的价值,那就用风景来疗伤吧。

广告:前几天我、丽斌还有雷姐接受昆明电台都市调频楠月的采访,谈“就地造境”艺术展。节目将于本周六(5月9日)晚上8点03分播出,昆明电台都市调频fm102.8兆赫,节目约9点结束。欢迎昆明的朋友关注。

,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Powered by WordPress. Designed by Woo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