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李爻:打石头的恩赐

时间:2009年5月15日晚上9点半-11点
采访方式:QQ
采访对象:李爻

撒把盐 21:23:39
今年打了几件石头?

李爻 21:24:31
现在只完成5件,我以为早就六件了,结果总是有问题,调整了整整两个月

撒把盐 21:25:06
为何?

李爻 21:26:16
没有充足的时间确定最终的结果。总是被打断,我们总是心存侥幸嘛

撒把盐 21:26:46
还是头像?

李爻 21:27:06
对,我没钱做别的

撒把盐 21:27:45
你打石头以来一直是做头像是吧?

李爻 21:28:38
对,本来刚开始是为整体的做准备,结果一准备就是5年

撒把盐 21:30:19
整体是指什么?

李爻 21:31:05
整个的人体群雕

撒把盐 21:31:54
什么样的人体群雕?有没有想过?

李爻 21:33:26
我一般不在事前考虑具体形象。以前或许有挣扎,现在是是些平静的姿态

撒把盐 21:34:22
为什么是人体或头像,这些学院体系非常关注的方式,而你又没有受过艺术学院教育是吧?

李爻 21:36:33
我对人这个物种更感兴趣,这是我们能够接触到的最有意思的物种。我始终不明白那些人在学院里干什么。我们传统里的雕塑家,工匠没有几个人留下名字,也没学院

李爻 21:37:22
我不知道学院能给我什么,我想学到的东西都能自己找到

撒把盐 21:39:26
你说“对人这个物种更感兴趣”,是为何?你好像是以局外人的语气说这个

李爻 21:44:12
圣经上说,上帝按着自己的形象造人。佛经上说,性空缘起,一念而生万物,而人类的世界是兼容并蓄的世界,这个种类是难得而且容易成就的。“宗教”其实很多时候是教导我们从本身之外看到真理,所谓不识庐山真面目。其实真理又在本性之中,不出去,我们就看不到。这很绕口
李爻 21:45:06
人没什么了不起嘛

撒把盐 21:45:30
所以你希望通过打造人像来接近人的本性

李爻 21:47:41
开始的时候是一种证明自己活着存在着的方式,工作使得我充分感受到自己,生命,生活的伟岸。人像也是对自身的探索,后来就变成一种表述了,再后来只是记录

撒把盐 21:48:15
记录什么?

李爻 21:48:22
更像是修行

撒把盐 21:48:44
因此打石头对你而言是从启蒙到修行?

李爻 21:49:36
一种更接近智慧的方法
我觉得打石头教给我一切
李爻 21:50:40
是的。我是被教育了

撒把盐 21:51:18
是因为打石头过程的艰难?还是什么

李爻 21:53:04
说实话,我并不认为艰难。反而觉得太轻易了,这种轻松有时候觉得是一种恩赐

撒把盐 21:53:49
轻易打造,还是轻易从中得到满足?

撒把盐 21:54:28
那是什么力量让你从中被教育,并且可以教给你一切?

李爻 21:55:57
当你觉得人生是一种恩赐的时候,人生所有的痛苦就只是体验而非折磨了。这个力量可以是生活本身,也可以是信仰,现在我不能确认
李爻 21:56:22
或许只是工作
李爻 21:56:38
我不知道,很小很大都可以

撒把盐 21:57:30
你是从打石头这个过程中参悟到这个道理的是吗?还是从生活本身

李爻 21:58:41
我的生活从前一塌糊涂,以往我是个无可救药的酒鬼

李爻 21:59:21
没有石头,很多人认为我早就腐烂了

撒把盐 22:00:25
打石头让你腐烂的过程放缓,成为白白的恩典

李爻 22:01:38
不是放缓,它在一点点清洗我的尘肺,我不想怀念过去,2008年12月之前我生活在地狱里

撒把盐 22:02:10
2008年12月发生了什么?

李爻 22:02:45
一个狂妄,骄横,目中无人,伴随酒精与噩梦的地狱
李爻 22:03:34
接触了一种教育方式

撒把盐 22:03:51
具体是什么?

李爻 22:05:46
有人叫宗教,有人叫信仰,我认为是正确的教育方法。我因此把从前自己已经形成的一切世界观全部颠覆了

撒把盐 22:06:20
以前的世界观是什么?现在的世界观是什么?

李爻 22:07:39
我想我们身上发生过同样的事情。是关于一个斗争的世界进化的世界,与平静温和爱的世界的变更
李爻 22:10:48
艺术总归是一个精神的生活,主要看这生活得诉求是在物质基础上的还是基于灵魂的

撒把盐 22:11:16
嗯,那你认为这个世界有神吗?神和世界是什么关系?

李爻 22:12:55
我们看到的大多数艺术品都是”器“是物质的,触动我们的有灵魂的力量。神?在我的理解里是天人吧?神与世界是一体

撒把盐 22:16:06
你认为世上可能没有神,只是有天人(与尼采说的超人有何区别?)。即使有,这个神也不会超越这个世界,自然本身就是终极的对象,是吗?

李爻 22:18:06
我想是,这是不同体系的问题

撒把盐 22:19:37
嗯。回到作品本身。我感觉你的石头头像有一种原始雕塑的朴实和张力,你在打造时有参考形象吗?

李爻 22:20:16
具体形象没有,我不打草稿

撒把盐 22:21:43
因为你的有些头像让我联想到三星堆或者其他古老的形象。

李爻 22:23:27
原始的雕塑有一种敬畏,像人类在那个时期的一样,并不是说现在没有了,在农村我们还是有传统的比如‘头顶三尺有神明。我想把这种敬畏找出来,并不是不存在了。我想是这个共同的敬畏,与信仰的联系吧

撒把盐 22:24:29
对石头的选择有讲究吗?是否容易找到你需要的石头?

李峰 22:25:40
我喜欢文艺复兴前的西方雕塑,像米开朗基罗以前的。我只用石灰岩,大多数用的泰山山脉出产的石灰岩,在北方,山东嘉祥与河北曲阳的石头都好,我也用过昆明西山的石头

撒把盐 22:26:47
那你每次购买一些石头回来堆在哪里?

李爻 22:27:19
堆在工作室外面,每次买五块,半年的

撒把盐 22:27:19
你有工作室?还是与居住的地方共同使用
撒把盐 22:28:08
据你的了解,北京还有其他人打石头吗?

李爻 22:29:34
现在我有个院子,两件房子,有客厅卧室厨房什么的,还有个书房,很奢侈了。北京有些石匠在打,有刻墓碑的,所谓的当代艺术家们,好象没有,大家都雇用工人,用机器了

撒把盐 22:30:00
那你的石头是否会有翻模出来好几个?还是都是唯一的?

李爻 22:31:34
我自己也复制不了,除非换材料,没意思。我不想复制,为了卖钱的事情没必要。
李爻 22:31:50
都是唯一的

撒把盐 22:32:11
那你喜欢的雕塑家有哪些?

李爻 22:34:18
比起米开朗基罗我似乎更加喜欢莫迪里阿尼,也许因为他离我们更近。大多数都是没有留下姓名的,比如你说的三星堆,还有大足云冈以及复活节岛,玛雅,非洲的一些

撒把盐 22:35:21
总的来说你喜欢原始味儿较浓的,而非当代气息

李爻 22:37:21
我不知道什么是当代气息,我觉得张晓刚画里的形象就挺原始的,当代的我更喜欢些杜尚,博伊斯之类的艺术家,我觉得他们都挺原始的

撒把盐 22:38:04
那你的头像各自都有不同的名字吗?

李爻 22:39:10
就是一个年份一个数字代表这件是哪年的第几件作品

撒把盐 22:39:41
你总共打了多少件石头了,记得吗?

李爻 22:40:55
二十八件完成的,三件半成品,一件在昆明,一件山东,一件正在做

撒把盐 22:41:25
几年了?

李爻 22:41:37
5年差不多

撒把盐 22:42:28
你自己怎样去评判那些头像的好坏?或者说你怎样推进?

李爻 22:44:56
有些自己挺喜欢,有些完成后别人特喜欢,反正作品都有自己的命运。我争取不太强势,而是按着事物的本来面目去推进,许多时候我只是一个工人

撒把盐 22:45:54
那你认为你的作品中有非常好的和不好的吗?以什么为标准

李爻 22:47:44
没有吧,我会不断的触摸那些突起,只到他们变得柔和

撒把盐 22:48:25
那差不多就这样了,你看还有社么要补充的吗?

李爻 22:49:51
我不想总结那些过程理论什么的,没有必要自己来界定些事物。也没什么补充,你想知道的都问完就行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