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这次写作

对于文中(就地造境)的学术性特征与价值立场,需要说明我个人的写作初衷与原则是基于这样2个理由:

1,主题的学术性写作,而非以往的随笔式或新闻式写作。这要求写作逻辑的严谨慎密,用语的规范并力求精准,思想上的严肃,避免感觉的浮漂,如此也就自然形成一种学究味较浓的风格,也自然为许多读者制造了阅读障碍。所以我对该文的第一批读者说,你们能读下去就给我意见,不能读下去立马撇开就是,不用紧张,因为这只是“内部讲义”。据说古希腊哲学家写作须具备两种能力,一种是非常严肃晦涩的学术性文章,被称作内部讲义,仅供师生间使用——这一方式延续到后来就是我们所知道的德国哲学的写作方式。而另一种写作是针对公众的,由于那时人们的受教育范围不够普及,受教育程度也不深,所以哲学家必须写成故事,让大众能明白一些哲理——这一传统延续到了俄国,所以今天看俄国只有小说家如陀思妥耶夫斯基,而没有哲学家。但并不意味着俄国没有哲学。对我而言,这次写作是先写“内部讲义”,再写新闻稿,最后与大家讨论,是这样的顺序,因为我首先要知道我自己要对自己说什么。写作中我也尝试过用通俗易懂的方式,但我发现那样的写作让我在主题观念的表达上会出现许多漏洞。

2,文中的价值立场,即含有并表达一种价值信念,这一点也是写作的初衷。时下一个展览的艺术评论或相关文章总给人一种花瓶的感觉,只见知识的铺张,行话的絮叨,虚无的蔓延,不见价值的立场。以谨慎的态度对待事情自然重要,但当怀疑的结果就是为了继续怀疑,而非对绝对真理的靠近(如果相信真理是相对的,那么就只能继续怀疑),那么无论怎么努力仍旧是一种虚无,虚无本身就是当代社会价值意义混乱的表现,艺术家对当代社会进行批判却不碰“虚无”,如同隔靴搔痒。对价值意义的期盼与肯定不只是社会与普遍人的需要,作为精神活动的艺术及其主体艺术家本身也更需要整体的价值意义(艺术的、美学的、人文的、生命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