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段

一个瑞典餐馆老板问杨汉松,你可晓得中国传统绘画和西方现代绘画的区别在哪里吗?
杨汉松愣了一下,这么严重的问题可不是一两句能讲清楚的。
餐馆老板看出了杨汉松的沉重,立马道明:如果把一副西方现代绘画切成碎片,你拿其中任何一片都是垃圾。但如果你把中国传统绘画切成碎片,它们每片都是独立的艺术品。
杨汉松愕然。

从哥本哈根去曼谷的天上,投影视频里播放着北京奥运会的宣传片,绝大部分都是关于鸟巢的镜头,当作第几大世界奇迹一样观摩,可其中又相当部分是艾未未的镜头,就是那个在国内不承认与鸟巢有关的鸟巢设计师,那个国家的异类。
身边一丹麦伙子侧过来问,你知道吗,在西方,人们拿北京奥运会跟阿道夫的那界奥运会相提并论。
我说当然知道。
那他们一定不能接受了。
那当然,羞死人了。但他们也有解决方案,就是让国民去痛恨这种反华报道,效果还挺好。

曼谷国际机场早晨七点,超级大转盘般的枢纽带,大批大批大群大群的游客,拽着行李箱从容赶路的,缩成一团睡在长椅上补瞌睡的,目光呆滞楞坐着的,抱着笔记本敲着字的(如我),手里拿着文件去解决问题的,但无非都是过客,没把机场当作留念当作应当祝福的地方。同样也都是过客,此时此刻在我背后,一堆国际人聚集在十字路口弹着吉他高唱哈里路亚赞美诗,举行仪式,祈祷,有正规的服装,像是天主教徒,有很好的设备摄影摄像,像是有组织有预谋,在这样的地点敬拜,一定还别有用心。围观人数众多,前来观察事态的机场工作人员也参与唱歌。我忽然间错乱,以为是在国内,第一时间想到的竟然是——警察!
我身旁也坐有几位围黑头巾的穆斯林少女,很矜持地不时向那边又探又望,又慌张地把脸转回来,头低着。可眼前就写有“Muslim Prayer Room由此去”,其实大可不必慌张。

看了80年代末央视的纪录片《河殇》才明白,我们的社会是倒退了。的确倒退了。好歹那个时候中国人是知道:再也不要自己骗自己。

2008年7月9日清晨写于曼谷国际机场

, , , ,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Powered by WordPress. Designed by Woo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