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牺牲还原为代价

收到雷姐的画册,和她的作品一样朴实而耐读,其中口述般的文字记录着她的军旅生活,记录着那个年代作为军人的艰苦、快乐和满足。于是,读着读着,又想再说点什么。

雷燕的作品,无论是讲述1979年中越反击战中死去上万十八九岁年轻人的《子弹穿过年轻的心》,还是近期那些冻在冰块里的女兵肖像与徽章的“冰冻系列”,

它们都源于艺术家心中那起初最朴实的感动,源于生活中的一些故事。譬如,在雷燕一生中唯一一次醉酒时,正在炮弹频繁落下的焦灼土地上,一个男兵说,这也许是我今生最后一次和女人喝酒了,或许明天就再也没有机会了······这不是壮行酒,只是一次前线的部队餐会。

在这些与军旅生涯有关的作品中,雷燕把军人还原为了男人和女人,把国家机器还原为一张张嫩稚的脸,把英雄纪念碑还原为一座一座人的墓碑,把牺牲还原为代价,把国家主义还原为人与人之间的相濡以沫,把革命浪漫主义还原为封存历史中的情怀,我想,这就是雷燕的作品感动我们的原因。生命本身所彰显出的分量与尊贵,比起历史长河中任何一种短暂的主义或国家,都要重要得多,因为生命是有灵魂,而灵魂则会不朽。

如果真要谈女性艺术,我觉得在雷燕身上所呈现出最可贵的,是女性身上细腻丰富的情感和思绪没有被历史和理性所吞噬,她的灵感不是源于观念、主义、点子、样式,她的落脚点也不是批判、反思、文化针对性、话语权,虽然她的艺术经过了上面部分词汇,但却以温柔朴实的方式对生命原初感动作出了精彩回应,这些作品也如同甘泉滋润着人的记忆与心灵。所谓女性主义或女权艺术,不过是在权力斗争的荒漠上另起炉灶,尝不到甘泉尝到话语权对于有些人来说也是一种安慰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