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蔓延的爱2007”座谈会记录(节选)

时间:2007年9月8日下午3点-5点半
地点:TCG诺地卡二楼画廊空间

主持:罗菲
参与艺术家/诗人:黄佑华、张翔武、张永正、刘军、窦宇、王军、和丽斌、周雷

此次研讨会主要分为两部分,首先是罗菲与大家分享两周前在中缅边境下乡采风的录像与图片资料,并介绍戒毒所的情况,之后大家主要围绕个人创作与公共关怀等话题展开讨论。

艺术家创作是自身心灵的行走,做的是自己的东西,但是在创作艾滋病这种作品的时候却发现有些困难,因为自己又没这种经历,要获得一种关怀,但又和对自己的关怀还不一样,我想这是一个转换视点的问题,从关注自我转换到对另外一个人群的关注。那么,他们和自己有什么联系,我想这是还是没想清楚的,因为关怀的点转换了。如果你是纯客观的一个视角看待这个问题,肯定做出来的东西是表面的,所以我觉得他者和自己心灵上应该是有一个对应的关系,这样才能真正体会他们。……我当时参加这个展览,其实也是对这个比较感兴趣,因为它和其他展览不同,它带有很强的关怀态度。这其实对艺术家来说是很值得去做的一个经历,我觉得以往很多的展览,还是比较空洞,就是一个所谓的学术,它其实是一个文本系统里的游戏,而这个展览感觉是很实在的,所切入的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可能我们都不知道,身边到底有谁是艾滋病人,可能随时都在我们身边,这是当时比较感兴趣的一点。
——和丽斌

我觉得艾滋病只是一个非常狭窄层面,面对疾病的隐喻,其实是更宽泛的思考。艾滋病之所以受到人们关注,不仅是因为它致命,否则有很多病值得你去关注,像以前的麻风病,或有些不能根治的病。大家都很关注麻风、艾滋之类,很抵触它、很排斥,或许是因为一种不洁感,这也是致命性的。如果你是把它当作一个疾病的征候,一个隐喻,这实际上可以让更多的人感觉到它不仅是一个艾滋病的问题。在这种疾病状态下是怎么生活的?其实每个人都在一种疾病的状态下生活!
——周雷

我们是以艺术的名义在关怀艾滋,还是以艾滋病的名义在做艺术展览?我想这是完全不一样的思考和工作。如果是后者的话,我觉得有些东西始终会觉得很表面,这个表面不能说作为艺术展览或作品做的不好,有些时候它是好作品,但它跟我们的初衷有一定的偏离,就是去关注、关怀艾滋病问题。说到关注,通过讲座和培训,人们知道艾滋病是怎样一回事,有哪些途径可以传播,然后附上一些数据让我们知道艾滋病目前的形势,这是第一步:关注。然而这些东西还不会帮助人学会去关怀,数据性的东西只是让人们知道它是什么。而学会去关怀,这对艺术家包括对我来说是一个突然转变的事,以往都是关注自己,现在反过来你要关注一个你不太了解的人群。像周雷说的,把艾滋提到一个疾病隐喻的范畴,它会有点意思,你可以试着去理解一个受伤的人、一个失恋的人或其他任何一种破碎的情感,因为这些东西人性里面的脆弱是相同的。并且,当我们提出关怀的时候,不是以居高临下的身份,因为我掌握数据、知识、医学,我掌握大众媒体资源……而是我们以将心比心的心态去理解他们,去感受人类共同破碎的心和灵魂,这样的关怀会变得有力量。
——罗菲

其实你说做一个展览能改变什么?改变不了什么,是吧!只是一个表达自己感受的契机。其实艾滋病没什么可怕,很多病其实都治不了,糖药病什么的都治不了,艾滋传播还可以阻断掉,你还知道大概从什么地方来,但一个人得了癌症他都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这个是更可怕的!其实艾滋这只是一个疾病的蔓延,而更可怕是这种疾病精神的蔓延。
——张永正

, ,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Powered by WordPress. Designed by Woo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