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个体

或许,只有从群体身份、群体利益以及群体精神肖像中逃离出来,人才能真正得以踏上自由的路途,尽管这是条窄路。但却是唯一有可能真正认识自己的道路,这条道路通向自我生命的自由。

从这个意义上说,任何一个群体的复兴,都必须鼓励群体中的每一个个体去经历这条通向个体自由生命的窄路。无论是民族、国家,甚至教会团体在内的任何一个关于人的群体。

从这个意义上说,我要学会放弃创作基督教艺术或者神学艺术的所有想法,这或许才能使我得以真正的自由,也不要去做中国当代艺术,或者任何一种以群体特质来界定的艺术,我需要回到我自己最真切的生命体验之中,视一切的话语为谎言。

, ,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Powered by WordPress. Designed by Woo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