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荒原独处中默观

helibin

当人从世间万物各样事务中抽身出来,离开喧嚣纷繁的世界,退到一片无人之境:荒原与旷野中独处时,天地间渺小身躯的人,不再只是一个短暂存活于地上有呼吸的动物,人重新获得那关乎永恒与真理的思考,人重新省察自己的价值,身体与意志也不再容易受世界的欲望所引诱。独处者的心平静如止水,独处者的灵得到安息,不再纷乱,独处者在荒原与旷野中默观(contemplation),单单的默观,默观自身,默观所处的世界,默观自己作为天地万物之中的人在这世代的境遇。在默观的过程中,独处者的心和灵都得以敞开,得以释放,去体验那”我在万物之中,万物在我之中”的荒原独处的默观之境。那么,对于一个艺术家而言,为何要选择默观独处呢?我想,艺术家乃是作为活在这个世界上,却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他是人类心灵的看护者。

我想,这是与和丽斌近作《荒原》系列有着深层联系的属灵体验,这体验是每一个独处默观者可以彼此分享彼此造就的。

和丽斌从山水图式中走出来,从材料与符号的象征手法中走出来,在我看来,这是他艺术生命质的飞跃。他从进入到这个世界泛滥的图像与符号中张望,退到一片杂草丛生的精神荒原里默观;他从进入到一片中国传统文人风景图像中对照书写,退到一片现世风景中默观独处的绘画;他从进入到一种符号材料的并置风景获取文化阐释的意义,退到让他自己与精神荒原的并置与对话的生命体验之中。我曾说,丽斌是那种寻求二元对话的情境制造者,如今,那二元的对话已不再是历史的对话、图像的对话、符号材料的对话,乃是他自己作为一个个体有着真实生命与情感的人与天地之间有着呼吸的对话,这是在前面一系列有关历史的、图像的、符号的、材料的对话过程中,逐渐显影出来的。尽管在荒原独处的默观中仍然有焦虑和挣扎,但这就是一个开始走上默观独处道路的人的真实而又真诚的属灵体验。独处默观过程中的孤寂与痛苦,换来的却是恒久的释然。

我想,是荒原,而不是庭院美景,这是中国文人风景画真正的进步。

, , ,

No comments yet.

Leave a Reply

Powered by WordPress. Designed by Woo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