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来的天鹅:李峰

李峰要为我们的新婚寄一床被子来,棉花是从他自家地里刚收来的,然后他老婆一针一线亲手为我们缝好,从山东农村寄过来。说实话,我是已经不记得有多少年没盖过一针一线缝起来的棉花被子了,那几乎是童年的味道与温暖。我清晰记得母亲花一个下午或者一整天的时间坐在床边,用很粗的针缝家里的几床被子,大概我在念小学,端着独凳,假装在旁边做作业。自从市场上有了一种”筒筒铺盖”之后,大概是没有多少城里人愿意花一下午甚至一整天的功夫来如此折腾如此奢侈的罢–瞧,那刚从地里收来的一朵朵棉花,似极了嫩稚可爱蜷缩一团的小婴孩!

李峰是他们山东农村的一介农夫,长相与打扮都泥土气,脾气较倔,但不务正业,不觉中操起诗歌、打起石头、抹起油画来,他听着时下最地道的先锋音乐,写着网络博客,他家藏有上千张的打口CD,他和国内一些知名诗人音乐人有密切往来。他住在山东的一个农村,四围是田地和荒坟,我是不知道他是怎么和那些东西扯上关系的,那明明是城里人的小资、愤世嫉俗、青春的荒废方式以及理想的巨大翅膀。他也因此成了他们村的精神贵族–不对,这里的描述应该是这样:上帝本就赐予他作为一名精神贵族,所以他本该如此去生存。

李峰曾把自己比作天鹅,一只有自知之明的天鹅,他不像别的天鹅那样呱呱呱地昂着脑袋向前冲,他懂得他是唯一的一只贵族天鹅,他也懂得洁身自好。当他去到一个适合的族群中的时候,他便在时间中显出他那从自家棉花地里生长出来的朴素独一而旺盛的魅力来。

这只天鹅目前去了上海,本是要去展示他的羽翼,只可惜东方明珠里的许多人都对这农家来的天鹅不屑,他们告诉他说:”你的羽毛应当这样长,你的嘴壳子应当那样长,你走路的时候屁股最好再翘一点,以便我们动物园的票房得以保证,更重要的是你今后的主人愿意花钱来欣赏并把你带回家。”……东方明珠的人们是不大懂得那从自家地里拾起来朵朵棉花并一针一线缝起来的被子,是最体贴最温暖最有人味儿的,他们习惯于超市里的被子,10公斤型,15公斤型,而不是 11.35公斤或者7.664公斤。他们希望闻到被子上有一股香水的味道,而不是泥土和手的味道。他们希望那个被子往被套里一塞,两手抓住两个角抖几抖,便可以赶紧睡个安稳觉去–明天还要上班哪!而不是花一下午时间坐在床边一针一线浪费生命,还有刺破娇嫩的指头的危险……

超市是要各从其类便于识别和查找,供人选好自己喜欢的东西就付款,赶紧用坏赶紧又回来的。超市绝不零售那种过于独特的商品,因为过于独特的商品无法摆上他们事先做好的标准货架上。

超市养不活一只贵族的天鹅!只是这贵族的天鹅生命力极其旺盛性情倔强,愿意离开贵族庄园到俗世里去拼打,尽管他也不屑于超市里那些等候品尝的烤鹅,但他却有改变这一切的勇气与能力,靠着他不凡的贵族气息和实践精神。他告诉我说,艺术如果需要坚持的话,那还做什么艺术!……只要上帝敢看,我他妈就敢 做!

末了,需要说明,是昨近深夜接到李峰从上海默默家打来的电话的,聊了许多,看到这样一只山东天鹅的真诚与倔强,世上已经不多了。出于感激与纪念,床头书写此文,累了,睡去,今早爬起继续,写就此文,谨表谢意。

2006年2月24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